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 混乱之下的局势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侯亲来,我鲍家愿意呈陈侯一个人情,权力任何时候都可以去争夺,但是直面您,和您发生冲突,这天下世家任何一家都没有胆量,我们只敢抱成一团去面对您,但是您若是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不敢。…≦頂點小說,www.”鲍丹说的无比坦然。

    “好,我知道了,鲍家从今日起封门三月。”陈曦扫了一眼面前的鲍家子嗣,缓缓开口说道。

    “好。”鲍丹点了点头。

    【世家叛逆派最后的反扑,或是用尸骸给家族铺平路,彻底顺从刘备的统治,或是剪除羽翼,获得成功。】陈曦看了一眼鲍家的族人,直接扭身离开,他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该说是这天下的世家也不傻!

    陈曦不再说什么,直接上车,由许褚带着他离开平阳,回转奉高,就之前那一番话他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这也就足够了。

    目送陈曦离开之后,鲍家族人才缓缓回到平阳老家之中,然后封闭家门,犹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封门三月。

    “我们就这么放弃?”鲍勋苦涩的看着自己家的家主,虽说他在得知陈曦到来的时候也有放弃的念头,但是如此不加犹豫,干净利落的放弃,什么都没有获得……

    “难道你想和他谈条件?”鲍丹扭身看着自己的孙儿,他能看到自己孙儿眼中的不甘,但是不甘又能如何?

    “不敢……”鲍卲苦笑着说道,“如此也好,我鲍家不参与此事。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谁又知道今日的选择会对于明日有如何的影响。”

    “唉。封门三月,鲍家所有族人不得外出。凡踏出鲍家祖地者,逐出鲍家。”鲍丹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双眼狠辣的扫过一干子嗣,下达了命令。

    “家主,这样我们鲍家的生意怎么办?”一个鲍家的后辈跨步向前,明显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鲍家已经到了少三个月生意就过不下去的地步?不知所谓!”鲍丹一甩袖子直接离开。

    数日之后,鲍家有数人别出鲍家,而鲍丹也如他所说的那样从族谱上划去了他们的名字,但是却没有将他们一脉移出宗族祠堂。

    【鲍家何时才能如荀家。陈家那样有一二惊才绝艳之辈,唉,别出就别出吧,希望他日我会因为我今日所作出的决定如同陈家当初一样感到后悔。】

    鲍丹摸着几案上的族谱,右手不由得有些颤抖,他真的希望有一天后悔的是自己,而不是别出的族人。

    【唉,时也命也。】鲍丹叹了一口气,放下了他心中不可能的妄想。陈曦的存在在所有的世家看来,一方面是证明了世家的能力,一方面也证明了世家的眼力。

    离开平阳的陈曦自然是无法知道鲍家所发生的事情,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到了现在陈曦已经算是彻底弄明白了世家的想法。

    【我,也代表的世家啊。】陈曦谈了一口气,虽说他一直闹着自己站在百姓的角度。但是现在想想,他所代表的阶层实际上也是世家。

    【算了。无所谓这些事情了,我所代表的阶层改变不了。那就让我去改变这一个阶层,至少我现在还是拥有这样的力量的,世家,还真是一种奇怪的阶层。】陈曦仰望车盖苦笑无奈,这个阶层还真是奇怪啊!

    “军师,您没事吧,之前从平阳离开之后,您就一直沉默,难道鲍家有什么问题吗,要不我去宰了他们。”许褚长时间没听到陈曦的声音,于是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问题,只是明白了一些事情,接下来应对也就变得更为容易了。”陈曦笑着说道,“世家对于我有着他们自己的诉求,这种事情想想也该是必然,想必我背后的陈家自迁到泰山之后,也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吧。”

    “……”许褚无语,他再次发现自己和陈曦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再接陈曦的话茬,这个时候该回答“嗯”还是“哦”呢?

    “仲康,回奉高吧,大致的情况我已经明白了,原本我还在奇怪为什么动静闹得如此大,原来是这样啊,对于我的诉求吗?也许我确实该研究一下了。”陈曦笑着说道,鲍家家主的回复让陈曦不由得思考了一下,他自身毕竟代表着世家这个阶层。

    许褚虽说听不明白陈曦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许褚至少能明白回奉高这句话,话说要是这句话都无法理解的话,周瑜就算拉低了智商也没有办法和孙策愉快的玩耍了,这智商也是影响两人和睦程度的。

    陈曦驾车朝着奉高行进,越靠近奉高,听到的流言越多,而百姓则是越发的平静,看得出来数年来的治理,让统治的中心根本无视了流言,虽说百姓依旧会听,也会传,但是只要没发告示,就不会有人去信。

    “看起来形势还算不错。”陈曦一脸欣慰地说道,当初自己花了那么大功夫取信于民,现在总算是有了效果,不管流言传的多广,百姓都当作笑话听,虽说会在茶余饭后当作笑话听听,但是却基本没有人相信。

    “军师,有人拦路奏请。”许褚突然对着马车内的陈曦说道,而且开始命令麾下士卒停步。

    “不用管,郡县之事有郡县之人去管,我现在是军帅回军,不属于我的事情,让他们去找博县县令羊衜,别来烦我。”陈曦平静的说道。

    “喏!”许褚抱拳一礼,之后再无任何犹豫,直接下令拔刀,麾下众将士一身煞气的朝前行去,而原本打算拦住陈曦车架的众多学子瑟瑟发抖的避开了车架。

    “陈侯让你们有事去上报本地的县令。”许褚通过人群的时候高声的吼道。

    直到陈曦离开之后,那些学子才松了一口气,“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比我们早出生了几年,居然如此怠慢我等!”

    “他可未必比你年纪大。”旁侧一人嘲讽道。

    “若是我有他的运气……”还不得被嘲讽那人开口反驳,之前说话之人直接截断了对方,“你也不如他。”

    “你,可敢留下姓名!”被身旁那个文士气的半死的学子愤怒的说道。

    “不才正是这博县县令。”羊衜无所谓的说道,“说吧,你要拦路奏请什么?”未完待续。。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