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王者的觉悟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的直觉很好,其实在得知曹操入司隶的时候,陈曦就有一种感觉,曹操会获得天子,但是他好奇的是曹操是如何获得天子,毕竟现在的曹操太羸弱了。

    至于曹操获得天子会对刘备造成什么麻烦,陈曦只能说一句,除非曹操和天子能像汉哀帝和董贤一样,否则迟早出衣带诏,自古权臣没有好下场,全身而退的不是皇帝心宽就是臣子能干。

    【曹操成也罢不成也罢,对于我来说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影响了,定鼎北方之后只要不像历史上袁绍那样自己作死,基本不存在输的可能。】陈曦默默地从刘备的身上收回目光,心中感叹。

    说来刘景升和曹孟德都可以称为世之枭雄,不过这一世两人都过得不好,曹孟德败于老兵全灭,刘景升败于治下百姓稀少,虽说有通天的抱负,手下也有猛将良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庸碌之辈坐守中原。

    有时候陈曦就想起曹操成天挂在嘴上的话,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现在的情况,曹操不缺谋臣,不缺大将,缺的却是他一直都没当一回事的士卒。

    “子川,你在嘀咕什么?”刘备眼见陈曦嘴唇动,却没有声音发出,于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想起了曹孟德情况。”陈曦平静的说道。

    “没有骨干老兵的大军,跟一盘菜没有丝毫区别,就算是由云长去率领新兵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像丹阳兵和我们的城市管理部队就算没有大将率领,他们从生死间掌握的战斗经验也会让他们知道该怎么战斗。”刘备也是浮现了一抹笑意。“不过这种兵很稀少。”

    “一线军团的老兵绝对不能低于一半,说到这里我就有些可惜当初从曹操那里俘虏的数万老兵,两年不见血实力大概都掉到我们的二线军团了。”陈曦一脸可惜的说道,那些士卒不能杀,不能放。真的非常可惜。

    “当初曹孟德真的做错了,大汉朝以孝治天下,并不是让人以孝为名义迁怒于别人,还好他也算是知错能改,但愿以后不要再出现这种事情了。”刘备一脸感慨的说道,“曹孟德此人有时候太极端。太偏执了。”

    “知错能改?”陈曦不解的看着刘备询问道,“他有承认错误?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刘备刚准备调笑陈曦又昏头了,但是看到陈曦一脸迷惘的表情,将去年年前曹操认错的事情简单说了两句,顿时陈曦吃了一惊。

    “还有这事?”陈曦紧皱眉头。“不应该啊,不说我没听到什么风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没有反应?曹孟德私信给各个刺史,并且上表天子?”

    “曹操发的是檄文。”刘备的话彻底让陈曦震惊了。

    “怎么可能这么好的时机,我们应该乘胜追击,至少也该让徐州百姓和我们同仇敌忾,彻底将治下整合为统一团体,更何况二袁。二刘怎么可能没反应?”陈曦一脸的难以置信。

    陈曦一边吃惊一边回想当时的情况,面色一阵青白之后才反应过来当时是怎么回事了。

    “子川你想起来了?”刘备眼见陈曦面色恢复,于是开口询问道。

    “戏志才……”陈曦嘴里吐出一个名字。随后叹了一口气,“罢了,和一个死人没必要计较了,遭了他的算计了,那一个玉璧果然是送给我吃的!对于人心的拿捏当真是不差丝毫!”

    “怎么了,你还遭了戏志才的算计?”刘备也想起了当初那个来泰山拜访时。身穿青衣,面色泛黄。但是眼露精光的汉子。

    陈曦将自己分析出来的东西挑选了部分告知刘备,随后苦笑了一句。“此人也是精明,临死之前的算计恐怕连荀文若等人都不甚清楚,曹孟德有此誓言在前恐怕日后行事也不会再犯这种天怒人怨的过错。”

    刘备连连点头,感慨连连,对于这种临死之前也要帮扶一把自己主公的忠贞臣子也是敬佩不已。

    【恐怕曹操都不知道那一份檄文真正的作用吧,不愧是亲身接触过刘备的顶尖谋臣,这算是后路吗?不过要是让曹操,荀彧,荀攸这等人知道估计会引以为耻吧!】陈曦神色平淡的想到,【曹操如果在最后知道了事实,恐怕会不知道该是哭还是怒了吧。】

    【果然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最恨的就是这种有心算无心,恐怕曹操,荀彧他们都没想到戏志才会算计他们一把。】陈曦望天,若非刘备无意提及,恐怕这件事这地隐藏于历史之后了。

    【算了,也不追究文和的问题了,他也是看到了益处大于害处才会如此选择,同样曹操这边也没办法追究了,事情过得太久了,更重要的是志向,果然在我知道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去追究了吗?】

    陈曦望着苍天,刘备的志向太大了,单凭本身已经无法完成了,只能借用外力,而那份曹操发出来的檄文随着岁月的沉淀便会变成外力,而且是如此强大的外力。

    陈曦苦笑,真的是好大的一个诱惑,若是当初曹操才发出檄文的时候,陈曦可能还不明白,而现在他懂了。

    “玄德公,敢问一句,如果天下有一才干之辈可助君完成当初的誓愿,君可敢请之!”陈曦抬手抱拳对着刘备一礼,问了一个问题。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肯定会去请,一次不行,两次不行三次,只要他确实有能力,我就应该去请,不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这大汉朝。”刘备看了一眼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就差加一句,“你问的这话不是废话?”

    “哦,那就好,如果这个人和玄德公有仇呢?”陈曦看着刘备问道。

    “区区私仇,何谓公私分明你能不懂,只要真的是对这大汉朝,这天下人有利,那就该请,不应该因我个人的恩怨去阻挡大汉朝繁荣的机会,齐桓公犹能容忍当初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管仲,我跟谁有死仇?”刘备一副傲然的口气,很明显他在这一方面已经有了很高的觉悟。未完待续

    ps:月末求月票,隔壁的作者开单章,我来写章节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