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强大的气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孝直,你为什么到城下的时候要换乘马车,之前不是骑马骑得好好的。”甘宁驾着马对着坐在车中不显身形的法正询问道。

    “为了保持神秘感。”法正笑着回答道,实际上他只是觉得直接出现实在是不够震撼。

    “这么大一个车架不被攻击才是怪事!”甘宁劝诫道,车架始终太明显了,万一被被强弩狙击了就不好了。

    “放心,他们不会出城迎战的,周公瑾智计惊人,自然知道在现如今这种形势不明的情况下做出怎样的选择才会符合他们的利益。”法正轻笑着说道,“没有云气压制,所有的弩矢你都能拦截住的,我信你。”

    “……”甘宁没在说什么,法正都信他,难道他这个自信的家伙会拆自己的台?

    周瑜带着周泰等人前去府衙之后,袁术没有说其他的话直接带着周瑜朝着寿春北门城门的方向赶去。

    “公瑾,你可有良策?”袁术一边走,一边询问道。

    “寿春,他攻不下来,只能是来耀武扬威的。”周瑜没有说别的,直接给了袁术一颗定心丸,“不过现在要确定的是刘备军是从哪里来的,我可不相信十万豫州军会这么快的败于下邳!”

    袁术点了点头,原本他虽说有些慌张¤∠,但是多年的习惯让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而周瑜的话也让他彻底的放心了下来,寿春,城高陷深,又有智谋之士坐守。想要攻下可能性几乎没有。

    周瑜嘴上说是确定刘备军是从那里的,但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些猜测。而正如法正一早估计的一样,当周瑜猜测到可能的情况之后。立即就有了取舍。

    当袁术一行登上北城城门楼下望的时候,一干世家也都跟着挤了上来,看着下面不算太多的大军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了。

    “甘兴霸!”周泰闷声的说道。

    “他也来了,那他身边那个车架里坐的是谁?”周瑜微微皱着眉头自语道。

    “何不搜刮强弩攻击那架车架。”李家的家主听到周瑜的询问不由得嗤笑道。

    在不少的豫州世家看来若非当时周瑜拍板,他们现在也不至于被逼到兵临城下,虽说当初更多的是世家强烈要求,不过这些人谁会记得自己的错误,能推到别人身上的错误。就不算自己的错!

    “甘兴霸乃是当世绝顶高手,在这等不交战的情况下,没有云气的压制,区区强弩,哼!”袁术给了纪灵一个眼神,然后纪灵扫过一干世家冷笑道。

    “城下何人,犯我袁术治所!”袁术一脚踏上城墙沿颇有流氓气质的怒吼道。

    “汉将甘兴霸,特来讨贼!”甘宁也不是省油的灯,这等形势还难不倒他。果断倒打一耙。

    “天子尚在,刘玄德难道要以宗室之身行征伐之事?”袁术冷笑道,比伶牙利嘴,世家出身的谁没练过。

    “袁公路暗藏玉玺。我主岂能不知,特此讨回这汉室之宝,令其重归汉室!”甘宁冷笑道。刘备这么做有把柄是有把柄,但是你袁术的把柄大的简直没话说。

    “重归汉室?你主刘玄德不过一汉室末枝。借陈家之力崛起,岂有我袁家四世三公之名正言顺。我袁公路明言玉玺在手,但是前有董卓乱政,后有李傕挟持天子,这玉玺在我手上至少能让天下人安稳!我袁公路根本不屑窃取!”袁术冷笑的看着甘宁。

    “……”甘宁这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了,袁术敢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他根本不屑于窃取,虽说有看不起皇权的意思,但也足以让人明白,他没打这玩意的注意。

    周瑜也愣住了,袁术的话让他彻底震惊了,原本他以为袁术是用义气克制住了自己的贪欲,结果现在袁术的发言完全是说,他的骄傲根本不屑做这种事。

    实际上在场这些人也就纪灵知道袁术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袁术需要窃取这种东西?我要么不做,要做就光明正大,偷偷摸摸,我四世三公的老袁家丢不起这个人!

    “兴霸,不用再和他说了,看起来袁术这家伙在原则上还是很坚决的,只是在行事作风上微微有些乖戾罢了。”法正的声音出现在了甘宁的耳边,让准备再辩一场的甘宁熄灭了自己的想法。

    “将军,马车里面的那位喝退了甘兴霸。”周泰在周瑜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此话不由得让周瑜心中一紧,甘宁在刘备麾下地位并不低,能被喝退,而且未有任何的的不满,足以说明车架之中所坐之人的地位。

    “咔嚓~”法正缓缓地从车架之中伸出手来,然后拉开折叠的车门,挺起身来,面色沉稳的站直身体,微微抬头,然后像是察觉到了阳光的刺眼,伸手微微盖住自己的双眼,良久之后缓缓地放下。

    “袁豫州。”法正像一个世家贵胄一般微微的欠身,然后才平和的开口道,“好久不见啊……”

    “你是……”袁术瞳孔微缩,他能感受到对方那近乎周瑜的儒雅气质,但是却完全不记得对方是谁,而且令他震惊的是对方的面貌,年轻的吓人。

    “忘说了,豫州牧应该还不认识我,不过马上豫州牧就会认识了。”法正轻笑,微微摆动了一下衣袖,“某乃法正,益州法孝直,我主刘玄德麾下齐国相。”

    周瑜盯着法正轻笑的神情,心中微微发寒,他已经够年轻了,但是这一刻他却在城下看到了一个更年轻的智者,而且对方即将踩着豫州上位。

    对面城墙之上一片寂静,就算是不长眼的豫州世家在看到法正出现的时候也闭嘴了,那种精神上的压迫在法正出现的那一刻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种感觉就像周泰全力爆发实力的时候,普通人心惊肉跳的感觉,而法正出现的那一刻,对面城墙上大多数人的人都出现了这种危险的感觉。

    “之前的辩论没有任何的价值,袁家四世三公,我主汉皇宗亲,对与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书写这一切。”法正平淡而自信的语气直接震慑住了城墙上的众人,就连周瑜看向城下的眼光都多了一抹谨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