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 心乱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总之,你们不要担心我们没钱就行了。”陈曦耸了耸肩说道,“不敢说太多,但是必要的情况下,我可以分批次抽调出四十亿钱的现款,在真正紧急时刻,可以调用到三百亿钱,再多的话,整个大汉朝商人估计就会被我统统挤死了。”

    “感觉我们辛勤一辈子,也不及你的一句话。”糜竺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面对这种完全就是怪物级别的家伙,他根本没有了奋斗的动力。

    “不一样,你们是一家之财,而我是以国家来运作的,差别很大,整个大汉朝虽说经过黄巾之乱和董卓乱政还有一些战争,人口有些下滑,但是依旧保持着四千多万,积少成多而已。”陈曦笑了笑安慰道,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情需要糜竺自己想通。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这些人也早有准备。”糜竺摆了摆手示意陈曦不需要劝解,他们早都有了心理准备,陈曦在这方面的强大有目共睹。

    “你能想通就行了,反正我不可能去搞商业,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欺压你们。”陈曦笑呵呵的说道,他还不会变成范蠡那种倒霉孩子。

    “算了,不说这个了,回归原本的话题,商法用试行法,可以随时调整,周期是六个月吧,也就是说现在改了六个月后就生效,所以伯∽宁,你修订的每条律法都标上时间。”陈曦示意不要再提这些事情,转而询问其他。

    “这样也可以。”满宠点了点头,和他想得差不多。既然随着商业不断的繁荣,不断的出现新的情况。那他就不断的修订商法,直指某一天圆满为止。

    “至于宗族法。这个简单,你将核心写出来,然后按照让宗族核对基础条文,只要不和你核心条文冲突就行了,当然他们如果想加一些自己的族规,你告诉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宗族使用,而且要补订的话,留下底版。”陈曦对于宗族法本身没报什么希望,毕竟这东西只是最初约束世家豪族的律法。不能限制的太明显。

    “这样的律法还有什么意义?”满宠不满的询问道。

    “意义在于,会随着时间流逝步步紧逼,以后迟早会达到我们想要的程度。”陈曦平静的说道,“现在还不行,我们要的只是这份约束,至于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会有后人去做,我们只需要给后人准备好进发的方向。”

    “……”满宠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曦,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不可能在一个时代将千年的事情做完,我们只需要迈出第一步就可以了。后人自然会承接我们的方向,只要方向正确,步伐的大小只是影响了过程,至于结果则是早已注定。”陈曦扫了一眼众人之后说道。

    “注定了吗?”荀悦默默地说道。他知道陈曦的话是什么意思,刘备的誓言是根本无法做到的,而且这个誓言会导致后面每一个承接的后人都无法完成。超宗越祖啊,当刘备倒下的时候。他也会成为要被超越的对象!

    陈曦之后又分配了一些杂事,然后默默地工作了起来。没有了鲁肃,他也就需要自己亲自动手,而这对于陈曦确实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中午过后不久,糜竺先一步离开,他需要去处理商会的事情,至于今天听到见到的一切事情,他已经挖坑埋在了心底,根本不会告诉任何人。

    随后满宠和荀悦前后脚也离开,他们需要重新核定法律,并且提前对于民法和刑法进行预热。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贾诩也离开了,有些情报需要他去处理,真正的袁刘大战要开始了,而不是像现在这种小打小闹,一颗颗的棋子都需要他去确定,调用了无数人力物力的计划,终于到了收割的时候。

    王异后来也在李优的打发下离开了政务厅,回家处理水利网络铺设的相关材料,鲁肃当初完成的半成品工作现在全部落在了王异手上。

    夕阳西斜之后,陈曦默默地坐直,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对面也跟着坐直身体,面无表情的李优,对方少有的流露出一丝忧虑的神情。

    “文儒,有什么事,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可以说了。”陈曦先一步开口说道。

    “我最近有些心神恍惚的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李优面无表情,但是眼睛之中流露出深深的忧虑。

    “天天都有事情发生,你说的是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陈曦无奈的说道,就凭这点信息,他也没有办法。

    “我一生只有两次是真正恍惚了,一次是诞生精神天赋的时候,一次是仲颖走向灭亡的时候。”李优看着陈曦,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陈曦却感觉到了凝重。

    “玄德公有变化?”陈曦第一反应,当即开口道。

    “不会,我仔细观察过,没有什么不同。”李优摇了摇头说道。

    在前不久李优注意到自己开始恍惚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刘备身上,毕竟当年董卓的事情对他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一个智者错一次可以,但是两次同样的错误,那绝对是不应该。

    “不是玄德公的问题,那能有什么问题。”陈曦无所谓的说道,“既然玄德公无碍,你觉得就我们现在这个情况能有什么问题,我们已经有了独战天下的能力,最多现在一口气将天下打一个残破!”

    李优点了点头,也知道这些,但是不自觉间心中却还是有些不安。

    “安心吧,只要不是玄德公的问题,这世间不会有人能击败我们的,我们最初的那一桌每一个人都已经走上了正轨,就算后来者有问题,也最多给我们添点麻烦,不可能阻挡我们的。”陈曦也看到了李优的不安,于是劝慰道,他们已经不再畏惧任何的挑战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有些不太安心。”李优微微摇头说道,“原本希望你能看出点什么,结果你也不能。”

    “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陈曦没好气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