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争鼎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长安,刘协在听到那一声的时候不自觉的有些腿软,滑下了龙椅,跪伏在了地上,面对着东方,明明有挣扎的力量,但是在软到的那一瞬间却没有站起来。

    陈留荀彧在那一声龙吟出现之后不自觉的眼泪流淌了下来,前途一片黑暗的情况之下,他依旧摸索着尽力向前,而现在他终于知道汉室的国运还是有的,而且还有很多,天不亡汉室!

    并州,正在九原厮杀的吕布一挥方天画戟,斩杀了面前的一个胡人?大将,胯下赤兔仰天嘶鸣,而吕布随后挥舞了一圈方天画戟,直接飞上了天空,顶着无比庞大的压力,吕布就那么伫立在天空之中。

    “区区死物,还想让我的臣服。”吕布冷笑,身上猛地爆发出金红色的光泽,而原本九原城中柔弱的貂蝉享受到吕布跨界传递过来的强横的实力,原有有些柔弱的她也缓缓地站立了起来。

    兖州赵云轻拍着胯下夜照玉狮子的脖颈,安抚着胯下的宝马,避免夜照玉狮子被现在的情况折腾的发飙,至于身上缓缓地出现的金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双眼凝重的看着西方,那里是颜良-田丰和关羽-郭嘉的战场。

    冀州袁绍侧首回望兖州,那一刻他的眼眸之中倒映出了兖州战场正在发生的一切。

    虽说在之前袁绍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在回首那一瞬间,他就明白出世的那两个鼎分别是轩辕天鼎,轩辕人鼎,在回首那瞬间仿佛强制性的被注入了关于这两个鼎的名字——天。人!

    这一刻天下无数隐居之士跨出了自己的隐居之地,默默地望着中原腹地的那悬浮在虚空之中的青铜巨鼎。或是默然,或是激动。或是兴奋,或是贪婪,人生百态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天人二鼎出世了。”王越站当年的未央宫的宫顶,他为官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但是作为帝王暗地里的保护者的身份却一直存在着,他只用保护皇帝不死,至于皇帝想要指挥他就要看看帝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汉天子……”王越蔑视了一眼跪伏在地上的天子,他都能承受这种压力,天子。这就是天子,天子的威严呢?这一拜意味着什么,殿上的刘协大概都不懂!

    童渊眯着眼睛盯着兖州的方向,他知道天人二鼎的出世意味着什么,不光是国运,也是所谓的仙人们窃取福泽的最佳时机。

    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长枪,“仙人吗?塞北以外,任何敢于在这个时候进入中原的仙人,都只有死!”

    时间稍稍倒退一刻钟。兖州济阴,郭嘉经过一系列的算计终于成功将田丰坑到坑中,不过田丰始终非是易与之辈,在被埋伏的瞬间就启动了自己的后手。颜良的大军从后方冲杀了过来。

    可惜郭嘉棋高一着,在颜良出现之后关羽当即率兵而出,和颜良正面对上。胜局在这一刻几乎锁定。

    说真的若没有之后的意外,颜良和田丰绝对要有一个折在这里。可惜郭嘉千算万算最后还是没有算到,天人二鼎被颜良和关羽轰碎大地从地下打了出来。

    随着关羽和颜良那近乎极致的一击。直接打爆了大地,那埋藏在地底下的天人二鼎也在这一刻直接出世,仿若被颜良和关羽挑衅了自己的威严一般,一声龙吟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心田。

    在天空之中大战的颜良和关羽这一刻如遭雷击,直接从天空摔落了下来,而双方大战的士卒也都突然放下手上的武器朝着天人二鼎的方向跪伏。

    这一刻整个战场上仅剩下郭嘉和田丰还咬着牙死撑着站立,相比那无比遥远的大汉各处,关羽,颜良,郭嘉,田丰所受到的压力是无比的巨大。

    “这是……”关羽拄着青龙偃月刀艰难的站立了起来,背后青龙的虚影在关羽缓缓站立起来的时间里越发的凝实,然而关羽却只能看到随着颜良缓缓站起背后那几乎已经凝实的血色龙影。

    另一边距离关羽百多步的地方,颜良盯着关羽,关羽缓缓地挣扎着站立起来,颜良也咬着牙摇摇晃晃的站立了起来,他们的内气这一刻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而且从天空之上没有任何保护的砸落下来,让他们都受到了不轻的伤。

    “轩辕黄帝祭天的天人二鼎……”郭嘉神色凝重的说道,就现在这种威势,郭嘉就算没见过真货也知道现在出现的这两个绝对不是假的,谁家的假鼎能浮现出金色的国运,回应万民的呐喊,并且像是毫无重量一般浮在天空之中。

    田丰双眼狂热,耳边不断升腾的龙吟,还有那处于虚实,盘绕在天人二鼎上的金色蟠龙,令田丰咬着牙缓缓地朝着天人二鼎步行,他已经明白这两个鼎意味着什么,这是大汉朝的国运,六百年的国运!

    “关将军,速速争鼎,绝对不能让大汉朝的国运落入袁绍手中!”距离天人二鼎的比较远的郭嘉,眼见田丰一步一个摇晃,但依旧无比坚定的朝着天人二鼎走去,当即对着关羽大声的吼道。

    关羽闷哼一声,算是回应了郭嘉的吼声。他和颜良都受到了国运的反噬,但是随后却都通过了国运的审核!

    在听到郭嘉的吼声之后,关羽当即睁开双眼,看着悬浮在虚空之中爆发出耀眼金光的天人二鼎大跨步的迈去,至于麾下的士卒,现在能勉强挣扎的已经是绝对的精锐了,更多的是一动不动的跪伏在地上。

    “关云长,休想!”颜良挣扎着迈步向前,天人二鼎,六百年的国运,袁绍对于他的赏识,一切的一切流淌过颜良的心头,颜良也挣扎着迈步向前了。

    关羽冰冷的扫过颜良,面色冷傲的朝着轩辕二鼎迈去,这个时候田丰已经快摸到轩辕天鼎了。

    可惜田丰毕竟靠的更近一些,关羽之前占据了不小的优势,原本抱着不斩了颜良也要砍了田丰的想法,结果现在反倒因此便宜了田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