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运数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喂,儒,你确定这玩意是你伪造的,我已经确定这是货真价实的,我能从面感觉到国运对于我的压制,当然也能感觉到对于我的加持。 ”陈曦小声的对着李优询问道。

    “绝对是我伪造的,我在面看到我的微雕了。”李优黑着脸说道,当初他恶趣味的在人鼎的万民,万灵之雕刻了一个自己进去。

    “……”陈曦扯了扯嘴,“不过国运是真的,有这一点没有人会怀疑的,不过鼎既然是假的,到时候往刻东西我没有一点心理压力了。”

    “你还真往刻啊!”李优小声的回复道。

    “说到做到!”陈曦笑着说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不干。”李优果断拒绝,这种事情不是胆子大敢干的,至少李优不觉得自己这么干不会被人打死的可能,所以还是不要作死了。

    泰山一干武前往靖灵殿的时候,赵云的也赶了过来,拉风的丝无风自动,充满杀气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冷漠的面容让人有一种被拒之千里的感觉,再加那时不时冒出来的黑色气焰,让陈曦不由得和赵云拉开了一点距离。

    “子龙这是怎么了。”贾诩缓步,身体后倾询问道,泰山一干众人和赵云关系都不差,毕竟赵云此人的不管是能力还是性格都是顶顶的好。

    “不知道啊,大概是路大战了一场,还没来得既收拾吧。”陈曦脑补了一下说道。

    “关将军说了子龙帮他挡了……”李优划了一下手势,“这已经非常的惊人了。”

    “他们求的是长生,不是战斗,走的路线不一样,战斗力差得远。”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像同样学核物理的,有人制造氢弹,有人是研究核力,虽说都叫做核物理。差距大了去了。

    说实在的在场对于赵云最有信心的肯定是陈曦,区区十个不知道名字的修道者,算什么!

    同样是修炼,修道者求的是长生。为了长生可以放下七情六欲,放下人间伦理,而武将学的是杀人术,司职战斗,完全没有可性。战起来要是输了才怪!

    “子龙你的头乱了。”关羽少有的对这种小事表了看法。

    “……”赵云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自己这副打扮难道看起来不是很有压迫感?

    “突然像是受到了重大打击。”糜竺突然侧头说道,“子龙你是不是因为没有人照顾你有些心伤?要不我给你说一门亲事。”

    “子仲这是要嫁自己的妹妹?”刘备回询问道,说来对于麾下这群人,刘备其实是很在意的,像张飞和赵云都老大不小依旧是单身,这让刘备有些忧愁。

    糜竺打量了一下赵云,然后想了想自己的妹妹,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不想提这件事了。

    6家6俊曾经登门拜访。6逊在泰山的时候,糜竺也见过,确实是一个天才少年,说来年龄也差不多,家室,说实在的糜家不说是高攀,但也确实算是门当户对。

    可惜糜贞被糜竺宠的如若掌明珠,而且还曾见过6逊,也占过6逊辈分的便宜,自然这件事告吹了。

    “看起来子仲对于自己妹妹的事情很愁人啊。没记错的话,再过一段时间子仲要交两倍的税了。”贾诩笑着说道,再不找一个人订婚,糜竺要丢人了。当然只是订婚,至于结婚或多或少还需要一些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三年五载都不是问题。

    “甭提了。”糜竺衰落的摆了摆手没有在说。

    糜贞已经被糜竺交给蔡琰,希望能教育成功,不成功的话糜竺打算忍痛将他妹妹嫁给一个好友作为妾侍。如果成功的话,那物色一个他和他妹妹都看得顺眼的人,然后嫁过去作为正妻,也算是对大家都好。

    很明显糜竺是一个负责的好兄长,而且是一个君子,知道自己妹妹如果不教育好嫁给别人作为正妻,搞不好一个不小心会让对方全家倒霉。

    从央大街到靖灵殿的距离并不短,一干人缓步在前,而城市管理部队也逐渐翼附在刘备等人身后,一道巨大的人流随着关羽的脚步朝着靖灵殿走去。

    “放在那碑的前面吧。”刘备望着那巨大的石碑,并没有像其他想的那样将轩辕鼎放入屋内,而是放在碑前,为国战死,死后享有国运的祭祀,也许这是刘备的想法的吧。

    每每来到这里陈曦也会一扫自己嬉笑的神色,肃穆的看着那巨大的石碑。

    “以国运祭祀为国战死之英灵,大概他们在天之灵会安息吧。”李优轻言道,然后缓缓地对着石碑施了一礼。

    贾诩未有多言,紧紧地抿着嘴,对着石碑一礼,轩辕鼎的问题他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不过假作真时真亦假,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这一刻的刘备不由得有些迷惘,他不知道他到底祭祀的是国运还是祭祀的是英魂。

    刘备对着那巨大的石碑还有石碑前的轩辕鼎深深三礼,一礼风动,二礼运长,三拜一声龙吟响彻。

    原本出现在泰山之并不算太过的凝实的金色龙运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实,甚至在那一刹那泰山有不少抬之人都看到金龙飞天的异象。

    “不愧是刘玄德,这么快让轩辕鼎折服在你的名下,大汉朝原本已经快要散乱的运送在这一道气数的注入之下反倒开始稳定了。”繁良望着泰山高天之隐而不显的龙运,一脸的感叹。

    “可惜,不知道为什么你却不是开国君主……”繁良抿嘴望着高天的龙运,又斜视了一眼西北已经几近消散的国运,一脸的古怪,按道理来说刘备这么暴强的气数,加之又有国运消散在前,应该是稳稳的开国君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