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 对与错谁能说清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至于袁术那边,玉玺虽说被激发了其中蕴藏的楚国国运,但是毕竟根基不稳,在爆发之后便再次恢复了原本的状况。

    不过也正因此让袁术躲过了一劫,否则话,就算有紫虚和于吉等人联手劫杀潜修在南海的仙人,玉玺也免不了为方外人士所夺。

    “哼,于吉,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帮忙抵挡这些杂碎,我还以为你会去争夺玉玺。”紫虚眼见于吉在威压消散之后当即朝着江南飞去,开始布置玉符,微微有些愣神,随后不自觉的嘲讽道。

    “哼,就算我要玉玺,我也只是研究气运而已,我和那些置万民于不顾的垃圾有着本质性的区别!”于吉和左慈的口吻完全不同,果断和那些准备炼化国运的家伙划分开来,他有着自己的底线。

    “但是你的做法太偏激了。”紫虚略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谋害诸侯。”

    “研究!”于吉冷笑着说道,“我用符水救了很多人,虽不像是华元化那样根治,但除非是绝症,我的做法绝对是在救人,可我不理解的是,我救了无数人,最后气机牵引之下却出现了恶果,我不懂为什么!”

    “你算不到你救了那些人造成了什么问题吗?”紫虚看着于吉反问道。

    “我只知道我救了他们,让他们的妻儿老母免于丧子、丧夫、丧父之痛,让他们一家免于分崩离析,我有错?”于吉看着紫虚大声的反问道。

    “这和你准备刺杀孙策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顺天应命,在我们选择长生的时候就选择过了。”紫虚看着于吉,默然良久,算是苦口婆心的说道。

    “既然救黎民会出现恶果,而王霸行事不论善恶,以治下之民的赞美为善,以治下之民的咒骂为恶,私德不计。那么便由我代替了一路诸侯,实现我幻想之中的田园!”于吉没有看着紫虚只是遥遥的望着南方说道。

    紫虚这次没有回话,于吉的对错他没办法评判,而且他能停止对于于吉的攻击。开始准备对抗来自南海的那些家伙足以说明很多事情了,至少他们并不像左慈所说的那么无情,也不像紫虚自己所说的那样顺天应命。

    紫虚信命,是啊,紫虚信命。可是为什么紫虚要去寻找不确定的命运,他信的命是自己,而是不是天命啊!

    “还真是麻烦!”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头戴斗笠的纤瘦绸衣男子提着剑突然出现在了于吉的旁边,“本来是来杀你的,现在这件事我不插手了。”

    说着那名摘下斗笠露出足以让女人嫉妒容颜的男子看着一旁的于吉,“看了好久的戏,最后发现你们表演的还没有泰山的美姬好看,白瞎了我的时间。”

    顿时紫虚和于吉对着对方怒目而视,却见对方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直接无视了两人。“南海的那些杂碎想来抢玉玺,先问我的剑同意不。”

    话说间白鲨皮剑鞘之中闪过一抹青光,然后虚空一处闪过一抹血线,一个隐藏起来窥探的蛮人被斩杀了。

    “我们三个人分开吧,对大家都好。”紫虚做了和事佬,他看不惯于吉,就算于吉的理由很充分,他和于吉迟早打起来,而刚刚出现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紫虚在泰山看白蛇传的时候那家伙捣了几次乱。

    于吉冷哼一声直接朝着江南飞去,而那名汉子也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紫虚,然后朝着西边飞去,留下东边让紫虚应付。

    说来紫虚。于吉,曲阿地头蛇三位虽说很强,但除了于吉倾尽全力能达到当世最顶级的程度,紫虚和南宫雪(向邪影致敬)说强虽强,但是也没有关羽赵云那么强横,打三个常规还行。打十个,南宫雪也只能开剑舞拖住了,至于紫虚只能跑路了。

    三人各自阻拦,但毕竟应付的人太多,虽说有黄忠用终极绝学,使用超视距的办法将西南深山出来的百越蛮仙一一点杀,但是依旧有不少的蛮子出现,短短三十年,随着天地精气上升,已经多了不少的强手。

    不过有了那几位的阻挡,等到杀过来的那些位抵达寿春的时候,纪灵早已经整军严阵以待。

    玉玺和轩辕鼎最大的不同就在这里,轩辕鼎大威压消失之后,小威压依旧还在,所以普通人靠近就软,但是玉玺就没有这个毛病了,威压说没就没了,妥妥的神物自晦。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那群倒霉的仙人落入寿春,被纪灵调起云气然后用超级大招一招一个劈死了。

    至于玉玺袁术亲自去看了一眼,然后便没什么兴趣了,不能复活自己的儿子拿了也没有什么意义,随意将玉玺丢给孙权之后,袁术就离开了。

    袁术的行为,让年龄尚幼的孙权非常的不理解,在他母亲的教导之中,玉玺应该是代表着天下最强大权势的东西,而且之前玉玺陡然爆发出来的威压也让孙权明白了他母亲所说的乃是实情。

    可袁术随手将玉玺丢给孙权的行为,让孙权又生出了其他的想法,对方根本对于这个号称象征着天下最强大权势的东西没有丝毫的兴趣。

    再想想自己的哥哥还有周瑜,孙权又觉得这东西可能并不怎么重要,否则的话他的哥哥为什么不一直揣在身上,反而丢在书架上让其为尘土所掩盖。

    【大概是哥哥没有发现这东西这么神奇吧,能散发出让所有人畏惧的威压,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都不是凡物,也许真能象征天下最强大的权势,等哥哥回来询问一下……】

    孙权踮起脚将玉玺放在了书架最高层,然后后退几步盯着玉玺,一脸好奇的想到,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玉玺非常的有兴趣。

    “自不量力!”张飞一声零距离咆哮,只见那数名原本联手和张飞战得不相上下的仙人同时七窍流血,而张飞狂笑着将蛇矛刺出,将一排仙人钉穿在起来,然后猛地一甩,那些仙人就像被穿在竹签上的山楂,直接被巨力甩了出去。未完待续。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