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 治大国如烹小鲜,考进士难如登天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也是,他要是走白马,延津,战场只可能在济阴,如果是那里的话,孝直他们返回兖州绝对会重创袁绍。”鲁肃笑了笑说道,将战场放在济阴对于袁绍来说绝对不是好事,除非他能占了曹操仅剩的兖州一地——陈留!

    “别想那么好,如果是袁绍够狠的话,走济阴未必不是一步妙棋!”贾诩突然抬头说道。

    “我赌荀文若可以将袁本初的牙磕掉。”陈曦还没说话,对于荀彧了解深刻的郭嘉抬手说道。

    “你一说,让我我有些担心曹操那边了。”陈曦按着太阳穴很明显有些忌惮的说道。

    “荀彧那家伙在我印象之中非常的危险,不过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他,有机会见见面,之前才将河北群英见了一面,也没觉得太优秀,不少都是豫州人。”陈曦明显对于荀彧有了不少的好奇。

    “所以说袁术混到现在这个程度也不容易。”郭嘉无可奈何的说道,现在的曹操,袁绍,刘备麾下顶级的文臣有不少都是豫州人,结果占着豫州的袁术居然无人可用,这该说是有多可悲?

    “各自布置一番,晚上加强巡逻,虽说有黄河阻隔,但是也要小心一些。”刘备对着麾下众人命令道。

    “喏!”关羽起身回复,这些事情多是他一手操办,手下大量的将校,在之前兵员调动的时候也都官升半级,至于廖化这种能学习的优秀黄巾,已经成功升职到了副将级别,至于管亥则还在夷州。

    传令后营晚上给士卒加餐之后,刘备便命众人各自去处理各自事宜。关羽,赵云等人则各自率领着自己的麾下前去巡营,同样刘备也没有闲着,带着武安国也去了后营巡视,至于许褚一早就去后营找医官缝合创口。

    “子川。走,陪我喝酒。”过的这么潇洒也就是郭嘉,其他人在军营中喝酒还有些忌惮,而郭嘉只要判断当前形势不是很严峻,他就会继续和他的酒,也没有人管他。

    “好吧。”陈曦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别的话。跟着郭嘉就去他的营帐。

    三杯下肚之后,郭嘉夹着肉丝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都好久没回泰山了,现在泰山情况如何?”

    “还行。”陈曦随意的说道,“你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想说的?”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你在泰山做的那些我都听说了,政务我没什么好评价的,你肯定比我能干,但是你太手软了,有时候下杀手比较好。”郭嘉有些头疼的说道,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但是俩人心中都明白。

    “我觉得那些人还能拯救一番啊。再说我没下杀手也是有把握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彻底没有胆量做对。”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能少杀点人就少杀点,在中原这个范围内。我尽可能的在约束杀性,甚至用一些特殊的办法使各个诸侯对于人口的损伤降到最低。”

    “随你了,我说过我不插手政务的,只是提醒你一下,杀戮虽说会导致人逆反,但是不可否认这是最快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发展的太快了,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算上你谋划的时间也就四年多五年。”郭嘉看了看陈曦之后随意说了两句。其他的话没有再提。

    “好,我知道了。”陈曦点了点头。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子,到了那种时候未必会像现在说的这么好。

    “顺带一说,不要想着我们强渡黄河能成功,在我看来袁绍成功渡过黄河的可能性,还有他强渡黄河的坚决性要远远超过我们。”郭嘉端起小酒盅,微微晃了晃看着陈曦说道,“按照你们所说的情况,他动怒的可能性很大,冀州毕竟是九州之首!”

    陈曦一愣,看着郭嘉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昨日你和公佑所说的话结合今天我看的书,让我想起了古书上提起的一些事情,‘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这句话有印象没?”郭嘉侧头望着帐外已经西沉的太阳,面色肃然的询问道。

    “呃?”陈曦一愣,他最恨的就是这种引经据典,当初为了保持士子形象,还恶补了一下关于这些的知识,不过总归只是临时抱佛脚,已经忘了大半。

    “哦,这个不就是诗经?大雅?大明?”陈曦默默地擦了一下汗,差点暴露了,还好是诗经,诗这玩意当初真的是恶补了好久,总算没露馅。

    “我是问你什么意思,不是问你出自。”郭嘉一副“我服了你”的表情,当然他完全没想过陈曦可能对于诗书礼易乐春秋不怎么精通,要知道这在古代都是世家幼儿水准的问题了。

    “哦。”陈曦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已经反应了过来,顿时神色也是无比的凝重。

    “就是这样,以我们和对面的能力估计要做到一点都不困难,甚至以我们的能力估计,对面应该在今夜就奔袭过来。”郭嘉侧首傲然看着陈曦说道。

    “果然是大意了。”陈曦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也是忽略了其实可以这么玩的,浮桥这东西周文王的时候就开始玩,但是有记载的就是那几次,虽说难度不小,但就像郭嘉说的,按照他们的水准,连夜就应该搞定!

    【坑啊,这个世界材料真是逆天了。】陈曦心中一阵狂骂,当即准备离去,让麾下大军做好巡营和防备,避免袁绍军趁夜偷袭。

    “不用急于一时。”郭嘉摆了摆手说道,“我都不确定他们能想到这件事,毕竟若非你们提醒我都不会想起浮桥这玩意,要知道这还是我今天翻阅诗经的时候看到这一句,有先入为主的架桥观念才注意到,所以只需要加强防御就行了。”

    陈曦微微有些尴尬,对于郭嘉这种人来说诗书礼易乐春秋就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没事翻着看看,但是他这种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陈曦不由得想起那句嘲讽的话,对于穿越者来说治国容易还是考进士容易,最后反推出来,治大国如烹小鲜,考进士难如登天。未完待续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