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帝星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子龙,你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好。”大胜归来的几人眼见着赵云神色萧索于是不解的问道。

    话说之前不是还好好的,虽说单枪匹马冲入敌方大军确实有些过了,但是无伤归来,不正说明你的英勇,为何如此萧索?

    “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什么时候才能有忠勇的义士不再逝去?”赵云像是哲人一样双眼迷惘的说道。

    相较于吕布,关羽那些超级武将,同样是顶级高手的赵云很明显更容易迷惘,其他人的心都坚定不可动摇,而赵云却很容易因为一些外物心生其他的想法。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陈曦侧头感叹了一句,“乱世就是这样,没看我们还在努力,不过子龙你之前居然单枪匹马杀进了袁绍军,居然在军阵中硬拼颜良还赢了,当真是出乎意料。”

    “只是当时很愤怒罢了,就想冲进去宣泄一番罢了。”赵云摆了摆手说道,不想多做解释,之前做的事情让他再做一遍他也做不到,至少他现在释放不出之前那种辉光。

    “哦。”贾诩在一旁回了一句,没有说什么,这么多年了,他还不明白内气离体是什么情况?很明显之前赵云的表现已经完全超乎了内气离体这个层面了,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无视了云气。

    】∟

    其他人也都没有多问,至于关羽则看了两眼赵云,也没有询问,比之之前赵云站在袁绍军大阵之中静默带来的压力,现在的赵云和其他时候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大概才是子龙真正的实力。只是可惜子龙自身都无法驾驭自己的力量。】关羽微微晃了晃头想到。

    毕竟之前那种程度的力量若是什么秘术或者催发的招数,绝对会有隐患。而现在赵云的气息还是和以前一样,无有任何的变化。

    由此可见。那本就属于赵云的力量,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赵云不论何等激烈的大战,打完身上都没见受伤,也未见过铠甲破碎什么的。

    “宪和,你去统计一下人员伤亡,命令医者速度救治士卒,俘虏的袁绍军也都一并救治。”回营之后刘备就开始布置庆功宴,救治伤员,掩埋死者。首战大捷的情况下虽说伤亡略大,但却少有悲伤的气氛。

    当夜刘备就给所有的士卒赏赐了肉食,提拔有功士卒,随后命令关羽赵云加强巡视,准备明日起按照陈曦原本的计划在茌平一带伪装修筑浮桥。

    “你在看什么?”正准备回营休息的鲁肃看到陈曦坐在草地上望着星空,于是绕了过来询问道,黄河岸边,暮春之后的夜里还是有些寒意。

    “看星星,再想给我的孩子起个什么名字。顺带看看天象,看看国运如何。”陈曦坐起身来笑着说道,不过前半句还算靠谱,后半句拿更多的就是笑话了。

    “你还懂天象?”鲁肃惊讶的说道。

    “切。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理,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陈曦将那句本该是诸葛亮对着鲁肃说的话说了出来,感觉顿时格调高了三层,仿佛鲁肃看自己的神情也多了几丝敬佩。

    “骗人的话。”鲁肃撇了撇嘴。相较于历史上那只被诸葛亮唬住的鲁肃,现在的鲁肃绝对是身经百战。想要糊弄住绝对不容易。

    “你这话要求太高了,反倒很容易让人发现问题。”拎着一个小酒壶。浑身湿漉漉的郭嘉突然出现在面前。

    “原话就是如此,我也只顺嘴一说罢了,你该不会掉到黄河里面去了吧。”陈曦看着浑身湿漉漉的郭嘉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会湿成这样。

    “郭军师您还是回去换身衣服再来吧,您掉黄河里,我都不好给将军交代了。”这个时候周仓纠结的声音传了过来,让陈曦和鲁肃看郭嘉的眼神顿时不同了,这家伙居然真的掉到黄河里面去了。

    “你们先聊,我等一会儿再来。”郭嘉甩了甩湿答答的袖子,一脸无奈的说道,之前去黄河边喝酒,喝的有些大,放声高歌,结果周仓这个黑鬼突然跳出来,直接将他吓到了黄河里面去了,不过还好周仓会游泳……

    郭嘉走后,陈曦也不再纠结天象的问题了,他确实不怎么会,虽说有书给教,但是他懒得学,而且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学就能学会,在懂这个东西的人眼中,看到的天象和不懂的人眼中完全是两回事。

    就在陈曦抬头望月的时候,黄河另一边,沮授开始观星,这个时代作为文臣真正精通天象的也就是沮授和诸葛亮了,其他人对于天象最多也就是了解了解。

    “公与,你还在思考白天的事情吗?”田丰走到沮授的身边询问道,跟着他一起观测天象。

    “已经明白了,倒也不算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士气有些衰微,先屯兵黄河,驻守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只是古怪,为什么明明出土了两个轩辕鼎,我方和泰山都没有出现帝王的格局。”沮授摇了摇头,一脸古怪的说道。

    “呃?”田丰一愣,他对于天象了解的不是很深刻,但是他很信任沮授对于天象的判断。

    “我们和对方都没有帝王的格局?那西北呢?”田丰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

    “西北还是那样,帝星晦暗,反倒是曹孟德的将星不断增色,看起来有入主雍凉的气势。”沮授无奈的说道,“只是不知道曹孟德入主雍凉之后,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靠拢我们。”

    “尾大不掉,不过现在不是时机。”田丰摇了摇头,“没有能成就帝星的吗?”

    “虽说有些将星已经超乎了正常帝星的光泽,但是却没有帝星的格局,其光不论如何璀璨,终其一生难进一步。”沮授摇了摇头说道,他对于这些研究的很清楚。

    “咦……”沮授望着星相一愣,随后擦了擦双眼,【大概是我看错了吧,帝星吗?好像不像是,那一刻代表刘玄德的将星近乎帝星了,不应该啊,他的宫位格局注定了不可能是帝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