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计将安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将军,毋须如此,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等能追随将军,又有如此富贵还有什么好说,二牛他们只能说是福薄,回家享受太平日子也好。”一个涿郡就跟随张飞出来的亲卫,眼见张飞沉思上前劝慰道。

    张飞看着自己的亲卫,当初跟随着他从涿郡南征北讨的麾下也就剩下这点,这些人每一个他都知道名字。

    “就剩下你们十八个了。”张飞少有的流露出一抹落寞,看着那些唤醒之后嚎啕大哭的亲兵,并没有呵斥,他们很清楚,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就再也不能追随张飞了,以后只能回家务农了。

    “将军。”十几人抱拳说道。

    “赐给你们一个名字吧,但愿你们能永远跟着我,你们以后就叫燕云十八骑。”张飞闷声说道,算是一种寄托,涿郡本就是燕云之地,古来义士豪杰辈出之地,张飞能如此赐名,也是寄希望这些人也能如古之英雄豪杰一般不要倒下。

    “我等必不负将军所望!”仅剩的十八人对视一眼拱手对着张飞一礼说道。

    “去吧。”张飞摆了摆手,也不想再多说其他,【也许我早已注定不能有跟随一生的亲兵了。】

    李严一场大败归来之后,将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向李通叙述清楚,虽说李通↙对于李严这种不经通报私自出兵有些不满,但是看在李严所获得的情报,还有李严领罚时候的干脆,也就没有太过追究李严的责任。

    不过此事之后李通对于张飞就谨慎了很多。毕竟李严汇报的关于张飞军团天赋的情报,连李通自己都感觉心悸。当即一边严防死守免得张飞有机可趁,一边思考撤退路线。

    且说法正花了三日才过了长江。一路紧赶慢赶才到了徐州,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换上了豫州军的盔甲,带上一根红绫缠在肩膀之上。

    说来若非是袁术不管不顾定要整治世家,恐怕持周瑜佩剑单枪匹马前往徐州的就是文聘和阚泽了。

    正因为袁术的严令,诸葛瑾不得不将文聘和阚泽留下来维持寿春稳定,对于他来说,淮南不出事,那徐州之败只能算是一时肉痛,若是淮南出事。寿春被攻打下来,那可就不是一句简单的伤筋动骨能说清的。

    毕竟周瑜言及招贤令,实际上就已经背离了当今世家的准则,不过随后他就脱离寿春,前往了荆州,豫州世家没兵没理的情况下也不好出手。

    不过就算如此诸葛瑾也不得不防着世家,毕竟世家的强大,出身那里的诸葛瑾也是知之甚详,所以迫于无奈才留下了文聘和阚泽。算是要提前准备好和豫州世家做长久斗争的准备。

    之前诸葛瑾的想法是先向豫州世家妥协,然后击败荆州刘表,拉拢荆州世家,一同推平扬州。之后联合江东本土世家和荆州世家共同对抗豫州世家。

    虽说派系之争会消耗相当的实力,但是终归要比上手就打压世家,引起动荡要好的太多。可惜天不遂人愿,袁术上手就发动了狂暴动荡。

    袁术这种行为如果让别人来做绝对会引起世家公愤。但是袁术来做却出现了一个很诡异的情况,那就是袁术做的再怎么狠。也改变不了袁术没有毁灭世家的意思,他只是对着史书对于世家进行改造!

    虽说这个改造激烈了点,但是袁家本就是站在世家这个金字塔的顶点,而且袁术先干倒了自己家的族老。

    如此以来豫州世家的情况就诡异了,要说袁术背叛自己的阶级那绝对是没有,但是袁术下手太狠了,如此狠辣的作风之下,反倒没人去追究周瑜背叛自己阶级了,毕竟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需要一个挡箭牌。

    至少所有的世家都知道一点,任何的团体都可以腐蚀拉拢,都会有不同的声音,因为团体总归变不了一点,那就是非常的理性;要是个人那就完蛋了,是个人都有感性的时候,也就是不经脑子的时候。

    正因此豫州世家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溜走,一个想办法让袁术不要发飙,第一个肯定不可能了,甘宁的大军还在淮北,没人想找死,那就只能选择第二个了。

    如此情况之下,豫州世家的人都发现,让寒门来执行袁术的命令实际上是一个好选择。

    首先如此作为基本上可认定为世家内部对于袁家的妥协,另一个更在于招贤上来的是团体,里面掺沙子的难度要比将袁术的信念掰弯简单的太多了。

    就这样豫州世家准备先和诸葛瑾搭上,然后将诸葛瑾扶持成世家的代理,这样不说别的安全性高的多,最后将对于袁家的妥协。

    至于妥协,则是妥协到孙策身上,这让双方全面转嫁权力,基本上就能成功将袁术与袁家架空,然后皆大欢喜。

    就这样为了协调世家,维持寿春稳定,避免袁术当真无底线发飙的诸葛瑾只能让文聘和阚泽留下,至于徐州的十万老兵,别说其中还有不少都是世家私兵,就算都是属于他们的老兵,这个时候的诸葛瑾也不会犹豫。

    “兴霸,如何了。”风尘仆仆的法正,眼见甘宁赶了回来一脸急切的问道。

    “情况不太好,豫州军看起来有回撤的想法,而且以我的眼光看来,营寨扎的极为严密,而且暗哨和巡逻人员非常多,恐怕对方已经得知我们到了。”甘宁一脸晦气的说道,一路奔袭而来居然是如此一个结果。

    “回撤?”法正面色一暗,随后按着太阳穴,良久之后开口说道,“恐怕对方确实有了准备,不过周瑜最多提及防备我军从豫州东部发动攻击,至于预计到我军从钟离发动攻击的可能性很低,这是一个时间差。”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周瑜很有可能会提及我们有会前往徐州,然后一个严加防备,就足够让我们无计可施。”甘宁不解的问道,他也是懂兵法战略的。

    “不,这是一个好机会,有些时候错误的准备,比没有准备还要危险!”法正猛然抬头说道,双眼变得无比的闪亮,“我们赢定了,兴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