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关中事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这个时候西凉军的失败已经是命中注定,被曹操剿灭也看似成了必然。

    刘协因为上一次没有赦免李傕等人,而惨烈了很久,这一次想看在李傕确实给关中做了不少好事的份上,赦免李傕等人,可惜在董承等人一再坚持下,最后还是下达了绞杀令。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凡从兖州来到了长安,然后在刘晔这里以李优管家的身份逗留了一段时间,就前往了右扶风眉县一带,那里是法正最早的老家,随后又去以列侯的礼节修筑了一下法家破落的祖宅。

    虽说法正没有来扶风,但是代表法正身份地位的一切,却已经抵达了扶风,年不及双十的列侯,足够让扶风姜家和扶风王家肠子悔青,可惜往事不可追,此时身份已经天差地别,再回首之时,才发现自身如此可笑。

    没有任何的嘲讽,也没有任何的鄙夷,李凡只是命人按照列侯的规格,将法家祖地修葺了一番,法正并没有亲来,但是姜家和王家的男子只感觉自己的脸颊通红,而且脸热之间更感觉恐惧。

    一年多前法衍前来接姜莹,和王家女的时候,只能苦涩的离开,而今时,《4法家无任何一个人到来此地,更没有鄙视和狂言,但是却让当初嘲弄法家落魄的男子皆是低头敬畏。

    甚至于在李凡离开之后,因为一年多前退婚的事情,姜家和王家还爆发了家族内部的争论,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姜莹和王异的离开。这么久没有消息,姜家和王家的女人也只能说一句她们尽力了。

    法正迎娶姜莹的事情。还没有确定时间,自然也没有广发婚帖。而姜家和王家也没有脸,更没有胆去再提这件事,他们做的初一,自然法正可以做十五。

    大概这里唯一有资格说后悔的只有王家女了,原本一朝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情就这么错过了。

    李凡所为只是顺手帮法正出口怨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李凡出现在李傕临时驻扎的营地外,并且为郭汜看到的时候,郭汜差点被吓死。

    不过随后就是无尽的惊喜,如此紧急的情况下。看到了李儒的老仆,他所能想到的就是惊喜,只要李儒还活着,他们西凉兵就足够和天下诸侯一战,他们西凉悍卒永远不缺乏勇力,少的只是那精神标杆。

    将李凡奉上高位之后,李傕,郭汜,樊稠当即率领西凉将校之中曾经见过李凡的兵卒前去问询。

    说实话虽说现在形势不好。但是这群西凉将校并没有士气低落,当初追随董卓的时候他们见过更惨烈的战况,至少现在粮食虽不多,但也足以使用三个多月。更何况如今的西凉军上下一心!

    “李主薄多年不见,不知军师还好。”李傕带着众将士对着李凡一礼。

    那些将校在看到李凡之后,当即狂喜。李儒就是西凉兵的精神寄托,在看到一直以为已经死掉的李凡。所有的将校都明白曾经带领着他们赢得一场场胜利的男人还活着,有他在他们不需要畏惧任何人。

    “军师甚好。军师让我来将此物给将军。”说着李凡将怀中的书信递给了李傕。

    李傕将书信打开,只是一眼就明白,这确实是李优的字迹,而身后一大群人统统挤了上来,不识字的大老粗占了大半,但都连连点头是表示确实是李儒所留。

    李傕看完之后,将信合了起来,然后对着李凡说道,“先生就此离开,军师所言某家记住了,破羌之后,无军师诏令绝对不会插手进入雍凉。”

    李凡不再说什么,直接离开,然后驾车回了兖州,随后转道回泰山,此后很少再出现人前,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的作为李优的影子仆人。

    李傕虽说对于李儒书信中所言的一切有所怀疑,但是最后还是选择听从李儒书信之中的一切。

    随后不久,李傕便对于姜氏戎、先零羌、烧当羌、钟羌、勒姐羌、卑喃羌、当煎羌、罕羌、且冻羌等几十个羌族发动了战争,连战连胜,最后彻底定下了汉室的边界,诸羌族虽恨,却也无可奈何。

    在重创几十支对于汉室边疆不断蚕食的羌族之后,李傕麾下的西凉兵也出现了相当程度的损伤,随后再由华雄接收了八千最精锐的西凉铁骑和大量西凉伤兵之后,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情况下,天子贬李傕,郭汜,樊稠三人为戊己校尉,即日起前去西域上任。

    就那样李傕,郭汜,樊稠,三人平静的率领着不多的西凉铁骑离开了雍凉,前往西域车师上任。

    这一个结果几乎是韩遂,曹操,杨彪等人勾心斗角最后相互妥协的结果,只是摘桃子的却是华雄,西凉真正精锐的麾下除了张绣手下四千有余的铁骑,恐怕也就是剩下李傕等人临走是托付给华雄的本部。

    李傕走之后,华雄,刘晔,于禁也都先一步快速撤出了关中,而荀谌在见到从函谷关进入关中的荀彧之后,也率领着麾下撤往并州。

    出关中对于荀谌来说很容易,但是对于华雄来说却有着相当的危险性,八千西凉铁骑最精锐的本部,以及万余西凉铁骑的伤兵,这些基本都是天下最悍勇兵卒的种子,如果可以,曹操也不希望被华雄带走。

    可惜关中初定,马腾在李傕等人大破羌族之后,成功将原本分裂成为过百古羌族的羌人整合成了一支,可谓是势力大盛,自然不甘心被一列侯之位打发走。

    就这样华雄明明一路皆是险峻,但是却毫发无损的撤往了兖州,而在那里陈曦正在等待自己麾下的将校的到来,济阴北渡黄河,即是濮阳,再北上即为邺城。

    “回来了啊!”陈曦驾着马,看着大营外延绵而来的那道黑线,张飞就跟在他的身边,那八千的西凉铁骑远远的奔袭而来,那种地动山摇之中夹杂着无可抵挡的气势,让众人不由得有些窒息。

    天下最彪悍的军队,就这么以军团的形势降临在了兖州,也只有这广阔的平原才能展开这令人敬畏的军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