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大势将明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时期,太史慈和陈到已经开始了换防,不过由于北方徐庶的表现,到现在魏延等人还没有调动,只是将法正和甘宁进行了调动,至于诸葛亮也已经被迫结束了荆益乱战。

    在周瑜突然出现在夷陵以东,从背后夹击了正在攻伐孙策防御工事的刘表,早有准备的庞统趁势脱身,带着孙策直接撤回了荆襄。

    荆益一带的诸葛亮在庞统西撤之后也只能放弃孤军深入,无奈的退回了汝南,不过拖了这么长时间已经足够荀衍和陈登等人布置好初步的淮水防线。

    同样张松和严颜也只能派兵驻守夷陵,本部撤回了益州,在张松欺上瞒下之下,东路军严颜什么事都没有,至于西路军的张任,吴懿等人已经成功攻入沔阳,在努力点,南郑可期,汉中可望。

    对于现在这个结果,虽说折了郑度,没了刘巴,在张松的话术之下,刘璋实际上还是非常满意的,至于郑度和刘巴,一个不符合刘璋心性,一个没多少印象,没了就没了,扩地百里,对于刘璋来说很是得意。

    如此一来原本荆益乱局也只能不了了之,周瑜掐断荆南那一刻,实际上已经注定了刘表和蒯越的败北,可惜廖立未听周瑜之言,蒯越得知周瑜掐断荆南之后,就知道刘表恐怕已经再无活路。

    之后蒯越直接没告知黄忠,刘磐,韩玄等人真实情况,按照很久以前的布置,在夏雨滂沱之际,直接掘了长江,放水淹了江陵。

    数十万敌我双方百姓,军卒,直接为大水所破,蒯越立于长江决堤口,在长江决堤的瞬间,他第一个为洪水所葬送。刘表已死,他自觉难活。摒弃一切以纯粹理性的角度去看自己,有一条生路,可惜活的太窝囊。

    “陪着我一起葬送吧!”蒯越平静的葬身鱼腹,刘表军大多数的将校也都在那洪水之下葬送,唯有黄忠凭借着超乎想象的实力躲过了一劫,顺带还有能力救下自己的妻女,外加同城的张仲景。

    同样荆襄乱战当中的廖立等人也没有好过。大水汹涌之际,廖立仰天大骂,任由狂风暴雨打在他的身上,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在他看来一死了之也是一种解脱的办法。

    “公渊!”这一段时间廖立的表现凌操也看在眼里,在看到廖立躲也不躲,迎着巨浪一副解脱的神情,当即凌操大惊,拖着廖立闪开。如此也才保住了廖立的性命。

    在黄忠,凌操,还有刚刚赶来的周泰等人联手施为。直接以巨石封堵开挖的江堤,在两个时辰之内勉强封堵成功。不过就算如此依旧迟了,大水已经淹没了方圆百里的良田,百姓也死伤数万。

    夏天的天气变化极快,滂沱大雨过后不久天气就再一次升温,不等周瑜,孙策处理洪涝区的尸体,很快就爆发了瘟疫,而周瑜和孙策的隔离带还没搭建起来的时候,瘟疫就已经疯狂的蔓延了起来。

    原本打算带着张仲景离开荆州前往泰山的黄忠。最后只能默默地看着张仲景平静的走进了荆襄瘟疫爆发的地区,他的实力足以无视这种瘟疫。但是他的妻子和女儿无法做到,如此只能目送对方离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因为对错而偏移,为了一线希望而赌上自己生命的张机,为了家族而将苍生和自己视为蝼蚁的蒯越,而我呢?】

    黄忠目送张仲景进入那如同人间地狱的瘟疫区,身上不断的溢出如同江水一样的青碧之色,很快原本因为操劳而微微枯败的发丝,再次恢复了光泽,微微有些皱纹的脸蛋再一次恢复了年轻。

    望着遍地泽涝的大地,黄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恍然间已经明白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张机想让万民再无病症之困扰,所以他想要去和华佗交流,而在看到肆虐荆襄的瘟疫之后,毅然放弃了和华佗交流的机会,而扭身去救治百姓……】

    【那我呢?为何有如此的惨剧,百姓为什么要莫名的承受这么多的惨剧。】

    当年桓灵,黄巾时代的惨剧一一浮上心头,黄忠已经明白了自己想要做什么,他不是隐士,他需要为这天下人做点什么,至少让他们不再向以前一样悲剧。

    黄忠对着荆襄深深三礼之后便带着自己妻女上路了,至于投靠刘备,他还需要亲眼见见,虽说伊籍说了刘备很多的好话,但是黄忠需要一个能真正重整天下的人物,这个人可以是英雄,也可以是枭雄!

    攻打清河的魏延和徐庶这个时候也成功的牵制了袁绍的注意力,一边有刘备渡过黄河强攻袁绍大营,一边又有清河不断传来的告急,甚至将辛毗派往清河依旧没有掩住颓势。

    随着不断的交手,徐庶对于自己能力的把握越发的成熟了,智略算不上当世顶尖的他,在其他地方上的弥补足够让任何智者感觉到头疼。

    不需要担心谋略,所有的谋略,以他的头脑猜不到全局,也能把握住哪里是安全的,而这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因为所有的谋划最后总归少不了一个实力的对拼。

    如果你施展了所有的计谋,最后冲上去依旧没有办法打败对方的话,那所有的计略存在的价值基本就是零。

    徐庶的精神天赋是看破军阵的破绽,也就是说在徐庶面前大多数的军阵都是一捅即破,而不布置军阵的话,零散的方队对于大军实力的加成非常小。

    如此一来,辛毗调往清河之后,由朱灵率兵的情况下和徐庶魏延对上屡战屡败,用计徐庶多是规避开来,正面对战,辛毗的感觉就是自己的大军全面受制,明明有板有眼的调度,硬是让徐庶将他打成筛子。

    这样的情况下,逼得辛毗只能撤往甘陵,一边向袁绍求援,告知对方徐庶的邪性,一边固守,准备依托甘陵城池防御徐庶,魏延的进攻。

    可惜在这种情况之下,发生了一件大事,原本还能支撑下去的袁绍彻底乱成一团了。未完待续。

    ps:其实很纠结的,嘴下留情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