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于禁的心思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郭援本身就没有抱着大战一场的想法,在于禁的精锐冲上来之后,迫于无奈,当即率领自己的亲军迎了上去,虽他和于禁同为炼气成罡,但是相较起来,在个人实力上他比于禁自信了太多。︾頂︾︾︾,..

    可惜不管郭援多么自信都改变不了一,仓促之间率军迎上于禁训练的精锐部曲,当即是人仰马翻。

    于禁以斩将夺旗为目标训练出来的精锐士卒为的就是这一刻,这五百人协力,基本上云气遮掩的乱军之中内气离体所能做到的事情,他们协力也能做到。

    个人的力量在军团级别的作战之中永远是无比的渺,于禁正因为深信这一,所以才会努力的加强团体的力量,也才会训练出和冲锋陷阵的大将同样效果的部曲,为的就是让世人明白,军团作战靠的并非是个人的勇力,靠的是集体的力量。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厢相撞,不等郭援的实力发挥出来,他所率领的亲卫已经被早已做好准备的于禁精卒所击溃,和陷阵营,先登死士那种强悍军魂力量不同,于禁所锻炼的这一部士卒只注重爆发力。

    这些士卒在于禁的训练下,只能全力以赴作战数十息,但是在这数十息之中就算硬撼陷阵营也绝对不会落入下风,这是一种将所有力量化作转瞬璀璨的一种方式。

    当然没有转瞬璀璨那么夸张,倘若真是将几十年的寿命在那几十息绽放,那这些士卒任何一个都足够重创一个内气离体了,这只是一种短时间爆发所有实力的训练方式。当然代价就是用过之后手软脚软,再无战力。

    不过有些时候就需要这种爆发性的实力。这是于禁见到关羽战斗之后心有所感,然后尽力劣化。削弱使其能适用于所有人,然后尽力选拔出来适合这种战斗方式的士卒,最后不断的朝着这一个方向训练。

    现在这支部曲算的上已经是有所成,当然这不是这支部曲本身还有什么问题,实际上只是因为于禁没有军团天赋和军魂去加强这支军队,至少现在在于禁这个凡人的手上,这支军队已经没有进步的余地了。

    不过不管有没有进步余地,刀锋出鞘之后,所爆发出来的强横实力。几乎瞬间就将郭援的前军打溃,然后于禁适时全军押上,直接将郭援击溃。

    【还是差一……】于禁看着已经撤退了的袁绍军,一边命令士卒打扫战场,救治伤兵,统计战损和杀敌数目,一边思考自己的问题。

    【难道没有军团天赋总归是迈不出那一步吗?内气离体,该死啊!战场上个人的勇武并不算什么,为什么个人的实力会影响军团天赋!】

    于禁面色平静。但是内心却无比愤怒,他从来不觉得内气离体的实力有多重要,对于一个统兵大将,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统兵作战。而非是斩将夺旗,那不过是三流的冲将所要去做的事情。

    可惜到了现在,现实却告诉他。没有内气离体的实力那就别想拥有军团天赋,他开始以为高顺和鞠义和他一般只是炼气成罡。但是当初兖州一见,他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在妄想。那来两人表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越了炼气成罡,甚至超越了一般的内气离体。

    如此情况彻底重创了于禁的自信,原来军团天赋真的是需要内气离体的实力才能拥有的,否则不管你是多么的惊才绝艳,也只能幻想。

    每每想到华雄那完全不及自己的统兵能力都能诞生出军团天赋,甚至麾下的士卒都产生了微弱的军魂,于禁的内心就不住的妒忌。

    实际上于禁并不知道,如果他坚信自己统兵的能力的话,现在他已经诞生了军团天赋,甚至他手下的士卒也都诞生了军魂,他的统兵能力并不弱,但是他多心了,他怀疑了,他动摇了。

    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人,如何成为一个名将,质疑,嫉妒,只能让自己越来越弱,不敢尝试超越前人怎么可能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收拾好内心的愤怒和其他的情绪,于禁的内心不住的自责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的,而且也知道给自己鼓劲,打气,但是少不了自怨自艾,少不了嫉妒,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凡人。

    如此循环下于禁越来越离群,也越来越孤僻,性格也逐渐的变得冷漠,整个人都包在一个壳子当中,不怎么愿意和别人接触,和当初鲁肃配合的时候豪爽,开朗,豁达的形象越来越远了。

    次日于禁将关于昨天和郭援一战的相关情况送抵中军之后,刘晔和法正都看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试探吗?”刘晔皱着眉头道。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对方看起来并不担心我军渡过黄河,和田丰,沮授他们不同,荀谌看起来对于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很清楚。”法正也是有一脸迷惑的道。

    “不过这种完全没有价值的做法,他到底是想表现什么?”陈曦皱着眉头道,“既不像是示敌以弱,也不像是奇正相合,完全没有价值的试探。”

    “管他那些干什么,我们率军去剿灭他们!”张飞的大嗓门已经叫嚣了起来,将他困在中军之中,不让他多话,也不让他出去,虽给过他解释,但是时间长了,张飞也积了一肚子的火气。

    “空城计吗?”陈曦饶有兴趣的看着张飞问道,前面渡黄河之时荀谌那堪称精密的布置,对比现在这种稀疏平常的计略,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唔……”法正和刘晔明显有些犹疑,空城计这种东西最怕想的太多,最后让己方裹步不前。

    “要不我们步步为营,缓步向前,这样总能放心吧。”陈曦也看出法正和刘晔的犹豫,于是笑着道。

    “我有些担心对方万一真的是拖时间呢?”法正有些头疼的道,“我们如此行动,反倒在其预料之中。”

    “我更担心那家伙等着我们直接杀过去。”刘晔和法正大眼瞪眼,正因为知道对方厉害,才会纠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