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袁绍入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贾诩的理由说不上充分,但是鲁肃和郭嘉在贾诩解释之后也都清楚,现在得情况是他们必须要保持住一层汉室忠贞的光环,虽说刘备本身确实是忠于汉室的,可惜这个汉室不是天子!

    至少现在不是引天子注意的时候,这是郭嘉,贾诩等人的共识,至于之后,等曹操的理念和天子的理念冲突的之后,有一些事情可以转圜的余地就多了。

    申生在内而亡,这个局势是很早就定下来的,至少在现在这一点没有人会偏移,因为这关乎着所人有的利益,在未来这将会代表着正统和大义,当然现实点的意思就是这将会让刘备合理且合法的放手施为。

    “各自将各自的准备做好,决战随时都会拉开帷幕,顺带一说,这是打乱周瑜和曹操节奏最好的时机。”贾诩如是说道,至于为什么没有说是孙策,实际上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孙策的决策战略全部都出自周瑜之手。

    鲁肃和郭嘉对视一眼,皆是点头,孰轻孰重他们还是能分清的,袁绍这个最大的敌人,能早一步解决,天下统一就能早一步降临,同样汉室匡扶也就更早的步入正轨,而这则是他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文儒那边则由我亲自通知,文和你盯住袁绍,奉孝敌我双方的局势你控制好,到临界点的时候记得收手。”鲁肃看了看两人之后开口说道。

    次日,刘备军大举出兵。悍然对于袁绍军发动了攻击,双方从辰时打到申时,可谓是两败俱伤,甚至于率领校刀手冲锋的关羽都左臂中了一箭,和关羽相对的颜良同样也身中数箭,双方惨战一场之后,袁绍后撤十里。

    如此惨战之下,实际上双方损失都不轻。甚至于直接进攻袁绍营寨的刘备军损失更大一些,但是撤退的却是袁绍军,而非是损失更大一些的刘备军。

    究其根本则只能说是刘备军在气势上已经开始压制袁绍军了,以至于这种惨战,袁绍军很难注意到刘备军的实际战损。

    “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田丰将战损统计直接丢在了审配的几案上,“今日我军有两千多士卒直接战死,伤者高达七千。这些全都是重伤和短时间没有办法战斗的士卒。在这么打下去,我们迟早无兵可用!”

    “刘备那边医疗保障体系建的太早,太完备,我们很难追上去。”许攸苦笑着说道,到现在什么夜袭,什么骚扰,什么疲敌,什么分兵。他能用的都用了,但对面的郭嘉靠着见招拆招,硬是将他给压制了。

    “公与,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田丰对着沮授询问道。

    “内线来报,刘备军已经准备决战了。”沮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开什么玩笑,现在局势根本不明朗,他们难道以为自己能在战场上一战击溃我们吗?”顿时营帐之中一静,随后大声的呵斥道。

    “从我的内线获得的消息看,对方的偏军已经抵达了冀州魏郡!”沮授皱着眉头说道。

    “偷袭邺城?”审配一惊。随后不解的说道,“但是友若来信说是陈曦和刘晔都被他拖在濮阳一线。而且局势已经从开始战略收缩,拖到现在战略僵持了。”

    许攸敲了敲桌面抬起头来说道。“我想我们都忘了一个人,刘备不止我们见到这五位文臣,他还有一个非常优秀的臣子,卧病在泰山。”

    “那若是如此,他南线交给谁来防守?”田丰皱着眉头说道,“法正此人虽说年弱,但是以我们的情报了解到的情况看来,他是出手平淮北,战徐州的第一决策人,并且一举结束了刘备南方的威胁!”

    “由他坐守淮北,节制徐州豫州两线,并对于淮南进行压制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而且他是在战场上真正证明了自己的天才,有资历和能力去指挥淮北一线的所有兵将。”逢纪虽说和田丰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对方正确的理论也值得附和,至少现在还不到党争的时候。

    “对,压制淮南对于刘备来说本身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有如此才能避免南北双面开战,牵制自己精力,所以在南线,刘备只要不傻,必须留下一个能力和资历都足够的人物,而法正和张飞是最适合的人选。”郭图这个时候也插嘴道。

    “不,我不这么想,按道理来说淮北防线交给张飞和法正一文一武才是最正确的方式,但是之前刘备兵出豫州的布置,让我看到了一些不同。”沮授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

    “你是说将淮北防线交给那个毛都没长齐的诸葛亮,这怎么可能?他就算有能力,也没有办法节制刘备的三弟,这已经不是能力的问题了,整个刘备麾下除了能指挥这种人的不足双手!”逢纪无比吃惊的说道。

    “不,很可能,元图你想差了,毛都没长齐不代表能力不够,这种事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有问题,但是放在泰山那边很正常,陈曦破黄巾之时年不过十八,法正平淮北,破豫州大军年不及二十,多个诸葛孔明未必没有可能!”审配默默地开口说道,“当真是天人之姿!”

    “同样,坐守淮北也未必需要张飞,太史慈也是非常适合的人选,而且相较于张飞的身份,难以被指派,太史慈并不存在这一方面的问题。”沮授神色凝重的说道,“所以现在偷袭魏郡的很有可能就是法正和张飞!”

    “这不算什么太过重要的事情。”董昭默默地开口,“蒋将军为人踏实稳重,就算是法正奇计百出也不可能对于邺城造成什么影响,偷袭的兵力早已决定,他们不可能以强攻的方式拿下邺城,只可能用偷!”

    “如此以来,我们邺城的粮道就出现问题了,同样现在清河那边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佐治和文博并非是对面徐庶和魏延的对手,不过清河的粮草由于是由世家转运,倒也没有受到损失,只是这徐庶和魏延……”田丰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心头阴云重了数分,刘备军高层和他们比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