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 双方都出现的隐患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发出这封致命信的董昭现在正在被许攸和沮授等人询问,倒不是准备找董昭的麻烦,相反他们并没有怀疑董昭有丝毫通敌的意向。

    毕竟董昭属于知道袁绍军有粮草,但是却给刘备军线人释放没有粮草信息的我方精英,所以在许攸和沮授得知事实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最多很佩服董昭居然不声不响的打入了敌方内部。

    话说董昭在那日被许攸和沮授不经意间警告之后,原本肆无忌惮的行为收敛了很多,但是随着李优情报的送抵,董昭却生出了其他的想法。

    既然袁绍是天命所归,那他为什么不早做打算,雪中送炭的效果要远好于锦上添花,这个时候搭把手,到时候什么不做他就都是元老,一生荣宠肯定不断。

    有了这样的想法,董昭自然就想着怎么让袁绍胜的更轻松,怎么让袁绍注意到这一场大战之中自己的功绩。

    就这样,董昭一日日的算着日子,最后在双方即将爆发大战的数日之前,董昭写了一封密信,让自己私兵送往濮阳,之所以送往濮阳陈曦那里,不直接送往刘备那边,一个是董昭在刘备那边没有接头点,另一个他也不希望刘备过早的拿到这封信。

    太早了的话,就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有些事情如果想的太多,就会被注意到破绽,虽说可能性很小,但是这关乎自己下半生的生活,董昭不得不慎重。

    董昭的信自然是没有送出去。现在袁绍大营全面戒严,像董昭这种大喇喇的做法自然是没有一点将信送出去的可能,董昭的亲兵自然是被巡逻的士卒给抓住。

    许攸和沮授知道此事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像董昭这种高级官员要是做了内奸,那彻底就完了。

    还好在私兵身上搜到的信之中写的是粮已尽,这样许攸和沮授也算是安心,不过两人还是联袂上门来寻找董昭,当然一开始心生怀疑也用了诈计。

    董昭的回答让两人非常的满意。所以两人也就彻底安心了,信自然也就这么送了出去。

    沮授和许攸的到来也让董昭满意之极,他做的事情只有传出去才有价值,而没有传出去的话,那又怎么能算得上是雪中送炭?

    当然董昭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封信,给他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一生的逃窜。半老之时被迫撤出中原。逃往印度,如果有的选择的话,打死董昭都不会写这一封决定了他一生的三个字。

    可惜现在的董昭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悲惨生活,相反他正沉浸于投机成功的兴奋之中,要知道董昭的精神天赋跟他投机成功有着很密切的关联!

    自然现在玩了反间计的董昭正在等待着自己的计谋的成功,一战功成,他以后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安安稳稳的过一生了。

    贾诩等人收到陈曦的加急密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袁绍军粮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准确的说,袁绍军粮尽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有这么一个优质的情报更是验证了贾诩和郭嘉的猜测。

    “再等待一日,明日就动手,今天也不用掩饰我们有粮的事实,再掩盖下去对方还会以为我们是在耍诈,反其道而行之!”就在这一天袁绍军和刘备军同时做出了决定,双方都升起了大片的炊烟。

    “如此大股的炊烟,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粮尽了吗?”双方看着对面那滚滚的炊烟。皆是一脸的嗤笑。

    “明日我军该以何等形势应对敌军?”饭后双方主帅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无需何等形势,到时候拆了各军军寨。我军便已经是最佳的军阵,这一段时间不断的调整军营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士卒们进进出出军营也都清楚了自己的位置,到时候拆了军寨,直接大战!”沮授当即开口说道。

    “只是如此这般岂不让刘备军长驱直入?”袁绍大吃一惊,他的左右两营在斜左斜右,而且因为前一段时间沮授调整军营,导致他的大军并没有前军,如此布置大军,岂不是让对方直扑中军?

    “主公且放心,我颜良在一日,必然不会让主公受到任何的伤害!”颜良当即大跨步向前说道。

    袁绍翻了翻白眼,对于颜良他是非常信任的,他只是觉得这种军阵并不靠谱而已。

    “主公且放心,此军阵是能完全发挥出我军兵力优势的军阵,刘备军兵将之勇恐怕主公也有所了解,而此军阵最大的优势就是克制精兵。”田丰跨步向前说道。

    袁绍一怔,再看看其他也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知道这可能真的是击败刘备的契机了。

    当即袁绍大笑道:“好,既然只有此阵能破刘备,那我又有何惧?”

    审配张了张嘴,准备解释,结果许攸迈步上前说道,“主公,你且莫要如此思考,此阵危险性极大,刘备军之勇,同样数量之下我军难以匹敌,所以主公你身处中军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

    袁绍微微一愣,随后扫了一眼众人说道,“战争那里有不危险的,胜利也不是那么不容易的,当年界桥之前我被公孙伯圭压的喘不过气,而现在我依旧是我,而公孙伯圭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主公,此阵为我所谋划,到时由我和您一起站立在中军帅旗之下。”沮授上前跨步无比平静的说道。

    “好,颜良,沮授,到时候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袁绍起身无比霸气的说道,这一刻他的身上充盈着某种荣光,在场所有的文臣武将皆是拜服!

    “我死之前绝对不会让主公受到丝毫的损伤!”颜良郑重而呆板的说道,而不像以前那么有点文才。

    “说什么晦气话,有公与在岂会有那种时候!”袁绍心头一颤,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云浮上心头。

    “授必不辜负主公厚望!”沮授躬身施礼,不经意间袁绍有一种这将是沮授最后一拜的感觉,当即伸手,却又是一阵恍惚,随后扫过在场众人,总觉得帐内的气氛多多少少有些诡异,而众人神色也有些不似往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