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河北四庭舍其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由极快到静止,双方都像是失去了惯性一般,若是常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产生眩晕一般的恶心感,可惜不管是文丑还是关羽都是当世最顶级的猛将,对于这点小小的挫折都没当作一回事。

    两人交错冲锋静止的时候,各自的位置已经进行了交换,一阵风沙扫过,文丑伸手当空虚握,袁绍躺在地上的尸身,直接抓在了手中,随后调头从关羽的身边冲了过去,而关羽也如之前他所说的那样,并没有阻拦。

    文丑抓着袁绍的尸身,驾着马疯狂的往回冲,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仅凭着对于袁绍的忠心在死死支撑。

    在文丑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关羽默默的看着地上的那一滩血,那是从青龙偃月刀的刀刃上滴落下去的文丑的鲜血。

    关羽之前那朴实无华的一刀实际上是从文丑胸前斩了过去,而且砍透了文丑的后背,原本应该一刀两断的文丑,却并没有如关羽所想的那样倒下。

    虽说关羽很清楚自己那一刀下去,文丑实际上应该已经是死了,但是对方在意识粉碎的时候依旧记得自己的职责,也就是说对方虽说死了,但是依旧没有倒下,如此关羽也不想打碎一个臣子最后诺言。

    “可惜,如此忠贞之辈死于我手!”关羽默默地将青龙偃月刀抬起,之前那一击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距离关羽大概还有数十里的黄忠突然驻马,扭头看着李优,“李军师,文丑的气息消失了。”

    “云长果然厉害。走,去验明袁绍的正身,可别再出现上一次徐州的那种乌龙了。”李优微微一愣,随后面带笑意的说道,对于黄忠这种几乎灵异的判断。李优并没有什么好怀疑,对方在这一方面绝对是天下第一。

    不过话说回来黄忠毕竟是能玩超视距点杀仙人的超级弓箭手,几十里之内的内气离体要是都感知不到,那他还怎么玩超视距。

    话说徐州那次李优和贾诩等人知道事实之后都快恶心死了,他和贾诩都见过曹操,陈曦。关羽同样也见过,结果一个替身将他们都给玩了,有时候某些鸡鸣狗盗的小策略真的能救命的!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个小点猛然放大,然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电射而过。李优和黄忠清楚的看到,对方居然是怀抱着袁绍的文丑。

    “追!”李优一愣之后,当即扭身准备追去,但是黄忠却一把按住了李优。

    “军师,不用追了,文丑已经死了,他一切的生理机能都消失了,就剩下一股执念在支撑。这大概也是关将军放对方离开的原因,对于这种忠贞不屈的猛士,还请军师放其完成任务吧!”黄忠眼见文丑已经消失在视野之中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李优扭头看了一眼黄忠。也没有反驳,当即驾马朝着关羽的方向赶去,他已经知道袁绍是真是假了,能让文丑如此的也就只有袁绍了!

    李优不说话直接朝着前方赶去,让黄忠心下有些坎坷,从荆州去了泰山之后。他没有见到刘备,但是见到繁荣的泰山。见到了勤劳,奋进。充满希望的泰山百姓,随后便见到了自己的儿子,见到了华佗,见到了李优。

    对于泰山,黄忠所能说的只有一句虽未流露出奢华之处,但是大气,昂扬的气概却写在每一个泰山百姓的脸上,对于华佗,黄忠只能说一句,简直是鬼神之能!

    看着黄叙胸前那道足以开肠破肚的大伤口,黄忠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了,不过能见到儿子活着,黄忠真的非常兴奋。

    至于坐镇泰山的李优,黄忠只有一个评价,比蒯越更为恐怖,而且之前李优的每一步都让黄忠在这个评价上不断的加分,而现在自己居然会和对方犟!

    “我的任务是让袁绍死,而袁绍死了,其他事情都不重要,忠贞之士的信念我也不愿意打破。”李优头也没回,驾着马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说道。

    黄忠一怔,默默地拱手,而李优却像是背后长眼了一样随意的摆了摆手,一夹马腹朝着关羽的方向赶去。

    这个时候华雄和赵云也成功的脱身而出,朝着关羽的方向赶去,同样他们也都看到了怀抱着袁绍尸身的文丑,同样以他们非人的感知也都知道文丑已经死了,仅凭着最后的一股执念在支撑。

    人类原本都是一种奇迹的存在,华雄和赵云望着飞奔而去的文丑,都默默地卸下了头盔,虽说是敌人,但是就连他们也需要对于已经战死的文丑怀揣敬意。

    也正因此,华雄和赵云都未有阻止文丑,至于袁绍的尸身,他们也没有伸手抢夺,并非是已经确定那是袁绍,只是对于对方信念的敬意。

    “河北多义士!”赵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头也不回的驾马朝着南方赶去,文丑已死,但是却夺回了袁绍的尸身,赵云不由得有些担心关羽。

    文丑只身抱着袁绍的尸身冲了回来,袁绍军在蒋义渠的控制下当即拉伸成一道雁形,所有人下马,缓缓地迎接袁绍的尸身。

    文丑的马越来越慢,最后停止在了袁谭的面前,但是文丑并没有下马。

    “多谢文将军讨回我父尸身。”袁谭缓缓的跪在了文丑的马前,双手高举,希望文丑将袁绍的尸身交给他。

    在袁谭的判断之中,文丑虽说一身是血,但是对方既然能夺回他父亲的尸身,那么必然无碍,内气离体强大的恢复力,只要没死,那就基本等于安然无恙。

    “我……夺回了……主公的……”文丑的眼中缓缓的出现一抹光泽,艰难的张口说道。

    “我知道!”袁谭微微有些不耐的说道,毕竟他已经跪了很久了,文丑居然还无动于衷。

    就在这个时候袁谭猛然感觉一股血腥味,同样天好像下雨了,那大雨瞬间将他淋湿,而文丑则面带微笑着坠马落下,他做到了。

    【主公,颜兄,鞠老弟,两位军师,我来了……】文丑的胸前猛地开裂出一道巨大贯穿了文丑大半个左胸的伤口,随即文丑就这么倒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