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 谋臣榜的预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你不是和小马将军有仇吗?怎么和他聊了那么久?”法正调转马头又回到张飞身边之后,张飞好奇的问道,说来他从马超那里已经知道法正的事了。

    自然在张飞看来法正现在这般能公私分明已经很不错了,要按照他这种粗人,不倒下一个绝对不行,至于像这种还能闲聊的情况简直不能想象。

    “有什么仇啊,你觉得他们有能力和我结仇吗?只是我迁怒他们而已,现在我感觉迁怒都没有兴趣继续迁怒了。”法正叹了口气说道,“我有必要和兴霸研究一下他家先祖是如何渡过这种无聊的。”

    “你也真行,不过老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谋臣榜马上出,你榜上有名。”张飞竖了一根大拇指说道,随后话锋一转不再说马超的事情。

    “第十,还是?”法正侧头询问道,“顺带一说排了多少名,李师是不是划掉了自己的名字,子川第一?”

    “我怎么知道?”张飞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过子川确实是第一,文儒却已经放弃了,其实我挺奇怪的他放弃干什么?”

    “上榜也就是前十,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太多的价值。”法正叹了口气说道,“估计到时候会注明是前十,只是自己弃权了,沮公与还是田元皓恐怕也都是注明前十,毕竟已经倒下了。”

    “这有什么没价值的?”张飞不解的问道。

    “因为李师知道自己的能力,所以没价值。”法正随意的说道,“至于我是占了夺淮北,平徐州的优势。否则进不了前十,现在实在是太好了。”

    法正也确实是占了夺淮北和平徐州的优势,夺淮北表现的太过惊艳,上手在袁术没有反应之前直接兵逼寿春,压得周瑜只能前往荆益救援。随后渡长江,淮水,入徐州,两日破豫州十万精卒,虽说确实有弄险的嫌疑,但是胜了就是胜了。

    说实话战争这种东西只看结果。中间你再怎么乱来,只要你最后赢了,那之前一切的作死都是正确的,而要是中间表现非常良好,最后输了。那中间的表现都没有什么价值。

    这也就导致法正当时确实犯险了,但是最后就连陈登见到法正都需要赞一句,大胜足够将一切掩盖!

    同样李优也是无奈,按照战绩,他刷战绩刷个前五绝对可行,毕竟当初董卓独战天下的时候,不是他李优输给天下人了,是董卓自己腐化了!

    这战绩足够去抢第二。但是没意义,李儒已经死了,他现在战绩只能刷个第十左右。那还不如放弃了。

    反正有贾诩顶在前面,刷战绩刷个前三没什么问题,他们关西有人占住前三不丢人就行了,至于关西的武力已经证明过了,曾经差点吊打了中原,而在之前不久西凉铁骑再一次证明了他们关西的汉子有多骁勇。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谋臣对于自己的排位都有一个估计,陈曦是第一那基本已经确定了。毕竟刘备赢了,而刘备的基业是陈曦打造出来的。至少战略是陈曦一手规划出来的,占这个便宜,陈曦套了一个天下文臣榜榜首。

    接下来基本就是天下各路诸侯的谋主,简单来说能活到现在的各路诸侯都不简单,不论是周瑜还是荀彧都不是简单的角色,袁绍虽说败了,也只能说对手太强了,而不能说袁绍的谋主太弱!

    如此划分下来,这群人也都心里有数,如此一来文臣就好排多了,毕竟文臣只要出了第一,后面就容易多了,而武将,你想要一个合理的,谁都给不了。

    “到时候看吧,这都不重要,毕竟排榜的是我们自己人,就算不能弄虚作假,一些看不出高下还需要主观臆断,我们沾点便宜。”法正笑着说道。

    “可惜我这一路硬是没有遇到一个好手。”张飞郁闷的说道,“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就李严那点实力,真不够打的,不过他统兵不错。”

    “我没遇到,不评论。”法正撇了撇嘴说道,“我只管出谋划策,怎么执行是你们的事,回头我估计有需要兼任一段时间的内政了,顺带北击乌丸鲜卑也要着手准备了,事情挺多。”

    法正的话也给张飞提了一个醒,他们的势力范围即将再一次和吕布接壤,如何对待吕布确实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对于刘备麾下的很多人来说,吕布确实是一个麻烦,因而到现在刘备麾下对于吕布处理倾向于放养。

    眼不见心不烦,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要守护并州你就守护,别来惹我,到时候我看在你守护中原的份上有我一口肉,就少不了你一碗汤。

    真要收下吕布,实际上刘备麾下的谋士都不放心,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这样,让吕布作为汉臣继续守护边疆,至少双方都能看的过去。

    “吕布真的很强的!”张飞沉声说道,就算在再次败给吕布之后张飞的实力又出现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张飞对于对上现在的吕布也没有一点把握。

    “天下第一,不可否认,就算他身上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在武力上天下所有人都需要承认,他所有的失败没有一次是单挑失败的,准确的说,就算是顶级高手,见到他都习惯性围攻!”法正点了点头说道。

    吕布的实力不管看吕布是否顺眼,所有人都承认,虎牢关后没人会傻的单挑吕布,除了典韦和张飞这两个不经大脑的家伙!

    法正的话,让张飞有些尴尬,毕竟他就属于另类,他就是要和吕布动手,而且还就是不要人帮忙。

    “所以张将军,倘若再见到温侯,还请嘴下留情。”法正默默地用扇子掩住半张脸说道,这个时代战场上相见,就算仇大,一般也不会辱骂,直呼其名已经算得上很不给面子的举动,像张飞那种叫法,吕布只能拼命。

    “我会注意的。”张飞没有做什么保证,但是那肃然的语气已经足够法正放心了。

    一路闲聊,很快就抵达了邺城,而第一时间映入马超,夏侯渊眼帘的并非是邺城那高大的城墙,宽阔的护城河,而是城墙上那道巨大的裂痕,那道很明显还保留有威压在上面的刀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