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诏令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作为用刀的绝世高手,蔡阳对于这道痕迹第一感觉就是心神震动,邺城的厚度,高度这一刻他已经看在眼中,这天下居然有人能一刀将之砍碎,就算是借助军团也不应该!

    夏侯渊则是神色凝重,他知道关羽非常的恐怖,但是在看到那道刀痕,整个人都有些颤栗。

    “这才是中原真正的高手吗?”马超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在场对于这道刀痕没有敬畏之心的也只有马超了,相反在看到这一道刀痕之后,他的内心无比的亢奋,别人能达到那他马超也必须要能达到!

    【果然,身处边疆不明中原繁华,地处偏远不见中原英豪,只有踏上这土地,才能明悟一切,他日我马超也绝对要在这中原留下一道浓重的色彩!】

    这一刻马超无比的亢奋,如果说之前他还在担心就算自己是内气离体也无法做到枪挑羌胡百族的猛士,而在看到这一道刀痕之后,他就彻底自信了起来,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他太弱了。

    马超暗自下定决心,回去就研究如何提高自己,至于羌胡百族的会盟他已经做好今年就去挑战的准备!

    【没有做不到,只是我不够强,也许在法正眼中羌胡百族不过蝼蚁,对于能砍出这一刀的猛将,区区羌胡猛士,恐怕齐上也过不了这一刀!总有一天我也能做到!】马超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啧啧啧,关将军这一刀真够狠啊!”法正啧啧称奇道,并不算太过惊讶,陈曦给他说过相关的东西。

    “二哥又变强了。”张飞慎重的说道。虽说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招是借了大军之力,但是城墙上留下的气息却无比纯粹,也就是说就算是借助了大军,但是留在城墙上的威压却是没掺一点假的关羽威压,这可怕的实力!

    “斩颜良。诛文丑,一刀碎城的时候关将军已经到了自己最巅峰的时刻。”法正策马前奔说道,他已经看到前来迎接天使的刘备等人了。

    法正和张飞打马向前,先一步奔向了邺城,至于蔑视天使这种事情,根本上不了台面。

    “见过主公。”“大哥。我回来了!”法正和张飞对着刘备一礼开口说道。

    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刘备左右看了一下张飞说道,“干的不错,”随后扭头看向法正,双眼就欣慰了很多。“孝直你在豫州做的确实超乎我的想象了。”

    “若非主公栽培,恐怕我现在还在东州做着县尉。”法正笑着回答道。

    “唉,当初确实是委屈你们这些大才了。”刘备感叹了一句,“站在这里吧,还是先迎接天使,回头再说那些事情。”说着刘备就将法正拉到自己的旁边。

    法正扯了扯嘴,然后勉强站在刘备的身边,只感觉压力巨大。随后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干,以免辜负刘备对于他的看重。

    说来夺淮南那一战,确实是出乎刘备的预料了。法正出手果决的程度,还有时机把握的程度都让刘备吃了一惊。

    虽说刘备知道法正迟早有一天会成长起来,但是很明显他并没有想到法正会这么快的成长起来。

    之后寿春城下恐吓晃点了袁术手下周瑜,诸葛瑾,区区一军直接将当时的袁术给唬住了,随后平徐州更是惊艳。从入徐州到平徐州只用了两日,对于人心和军心的把握几乎简直让人惊异。

    在刘备看来法正这种看年龄做自己儿子都没问题的臣子。肯定是以后的托孤对象,而现在年不及双十就表现的如此惊艳。以后肯定还会有所提高,如此以来以前就很欣赏法正的刘备,现在对其更为看重。

    贾诩随意的瞟了一眼法正,很庆幸,在场这些文臣没一个在意这些。

    陈曦,贾诩,郭嘉,李优对于权势看的都很淡,鲁肃老好人一个,刘晔属于皇室,剩下一个徐庶讲求的是义气,就算学了几年的兵法谋略,十几年扎根在心底的流氓义气还是没有变化的,再说新人没人权这不都是常理吗?

    “乖乖站着,天使马上就来了。”郭嘉瞟了一眼有些不太老实的法正说道,瞬间法正就老实了。

    刘备这边收拾好之后,扫道,铺土,洒水,上香,做完之后,作为天使的宦官才迈步上前。

    “见过范阳侯,见过株野侯。”宦官上前先给刘备和陈曦施礼,随后才宣读诏令。

    “见过天使。”刘备和陈曦皆是欠身回礼,不过相较于刘备的目不斜视,陈曦就好奇的太多了,话说他还真没有见过宦官,挺好奇的。

    “陈侯为何如此神色,可是奴婢污了陈侯的眼。”作为天使的宦官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

    “只是眼熟而已。”陈曦晃了晃头说道。

    “能得陈侯如此之话,说不得奴婢年轻的时候还真出现在陈侯眼前过。”宦官并没有保持之前在法正面前的傲慢,反倒很顺从的说道。

    “敢问玄德公,天子诏令可有令君有为难之处?”眼见陈曦不说话,宦官随即侧头询问刘备。

    “天子所言,吾必遵从,只是我与袁谭已成不死不休之仇,我愿意放弃追杀,袁谭未必愿意复仇。”刘备平静的说道,口气虽说平和,但是拒绝的口气却隐含在其中,不过这也在夏侯渊的预料之中。

    “倘使袁谭愿意放弃现在复仇,刘使君可愿意不再追究?”夏侯渊上前一步询问道,曹操当时交代他的事情就是阻止刘备继续对袁绍攻击,现在袁绍没了,那就阻止刘备对于袁谭的攻击。

    “……”刘备沉默,良久之后开口说道,“天子既然有言,我也愿意放下私仇,以公心为天下万民,只是他日袁谭若对我出手,我也只能违背我今日所言了。”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然也,天子也不会让使君难做,到时若是袁谭先于使君出手,那使君反击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夏侯渊点了点头,刘备的回答没有超出预料,接下来的就是说服袁谭,而这问题不大。

    “多谢天子谅解。”刘备对着西方遥遥施礼,一副恭谨的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