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 放不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说来直至当前刘备并没有对于汉室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相反一直都在为匡复汉室而努力。

    因而就算有诸侯散播流言说刘备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也没有一点的证据,相反刘备在事实上还真是一直努力在夯实汉室的根基,这一点包括曹操在内的所有智者都是认可的,虽说他们很好奇刘备的钱粮哪里来的。

    同样这也是他们有把握迟滞刘备的自信来源,不求你刘备完全放弃攻击,然则天子诏令,就算明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以刘备的忠心也会犹豫一二,而现在在夏侯渊看来这封诏令的效果好的惊人。

    之后在刘备的邀请的下,夏侯渊和马腾还有天子使臣都随着刘备入了邺城,至于送往袁谭那里的诏令,则已经上路,由蔡阳护着另一个天使前往,而这一封诏令连带着的还有曹操的密信。

    夏侯渊从进城起就没有什么好心情,除了张飞的黑脸,还有就是他已经留心到不少的危险人物了,簇拥着刘备的那群武将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至于马超则没心没肺的东张西望,对于邺城这种人口拥挤的大城马超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撼,扶风边陲那里能见到这么多的人,而长安凋敝,虽有钟繇算计,但是早就没有了那帝都气象,怎么可能比得过邺城繁华。

    “这位想来就是马将军之子,确实是英雄少年。”就在马超东张西望的时候刘备的注意力突然转了过来。

    “当不得此言,犬子顽劣,还望玄德公见谅。”马腾当即见礼,之前一番见面他已经发觉自己和刘备的差距,随即一拍马超,示意马超给刘备见礼。

    “西凉马超,马孟起见过玄德公。”马超这一次没有丝毫的失礼,无比的恭敬,而夏侯渊也没有出现特别的神色,仿若三方之间一团和气。

    “好好好。”刘备拉着马超的手。随后又将法正拉了过来,“孝直,你与孟起年纪相若,又同样在自己的行列之中出类拔萃。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多多交流一二。”

    很明显刘备是希望法正不要找马超麻烦,能放下私人的恩怨为汉室努力,而法正瞬间就理解了刘备的心思,笑盈盈的朝着马超伸手。一扫之前的怨念。

    反倒是马超无比犹豫,他这一段时间对于法正已经挺头疼了,真能说放下就放下,为什么看对方的笑容它总有些发寒。

    “那小子被孝直整的不轻。”贾诩的声音出现在郭嘉的耳朵里,而郭嘉则是拉着脸。

    “孝直看起来已经让对方有些头疼了。”李优的声音出现在陈曦的耳朵了,陈曦瘪了瘪嘴。

    “估计是闲的无聊用曹操打压对方了。”郭嘉拉着脸没有动嘴,但是声音贾诩却听的一清二楚。

    “果然是太闲了,给他找点事情做。”陈曦撇了撇嘴,“接下来搞建设,让他继续跟子敬。子敬做北方,他和孔明做南方,谁打的谁去做。”

    “貌似这是你的事情吧。”李优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说道,“既然你不用搞建设,那你就跟我还有文和研究幽州以北开发,那里麻烦很多。”

    李优阴恻恻的声音传到陈曦的耳中,要说这天下除了让万民有所安以外,还有什么能让李优动心的,恐怕也就是如幽州以北东北大平原这种能富强整个民族的计划了,其他的对于现在的李优来说真的算不上重要了。

    这一刻法正轻笑连连。朝着马超伸出手,仿若以前的一切过节都已然在这一笑之中化作云烟。

    “孟起,此前你我之间的怨恨实则你我皆是清楚,王家姜家之女都没有挣扎之力。姜莹能来乃是我之命数,而王家女不能来,也是我命数,为一女子而阻汉室忠贞之心,不值也,孟起可愿一笑而泯恩仇。”法正朝着马超的方向伸手轻笑道。言语之温和与之前的傲然判若两人。

    马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伸出手来,他虽说不知道他现在伸出手来法正以后绝对不会计较以前的事情,就像之前法正说的那样,他只是无聊,想找一个迁怒对象而已,只不过马家刚好撞上,

    可是就这么一笑泯恩仇吗?马超做不到,他没有法正那么潇洒,毕竟法正已经站的太高了,高到要给法正泼脏水都很难做到了,而他马超还没有达到如此的高度,

    法正随性的举动,让马超根本无地自处,法正放下了,他能放下自己的高傲吗?能在法正这近乎施舍的举动之下放下之前的一切吗?他也有自己的高傲啊,马家连对方迁怒的资格都不够了,这种放下和施舍有区别?

    “还请玄德公原谅马超孟浪,还请孝直兄原谅马超放肆。”马超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一刻压在他心头的重担仿若猛地消失,随后仿若又更重了数分。

    刘备的面色微微有些尴尬,但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而继续为马腾和夏侯渊介绍邺城。

    马腾的脸色则很明显的难看了一节,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被自己这个不懂事的儿子给放掉了,法正的厉害难道之前在路上没有感受到?

    “邰亭侯,我托个大,代为应下此事如何,犬子鲁莽还请见谅。”马腾眼见马超实在不懂事,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马腾确实是为马超好。

    “槐里侯毋须如此。”法正摇了摇头没接话茬,但是在如此情形之下没接话茬,那就意味这法正不想再提,所谓的为代为应下也就不成立了。

    夏侯渊扫了一眼法正和马超,之前他还有些担心马超和法正一笑泯恩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我说过他日必回报你!”马超冷傲的声音传入法正的耳朵中,“在这之前你有多少的火气就来吧!”

    “我已经没有火气了,也不想继续这种无聊了……”法正回望了一眼马超,淡然的声音传到马超的耳朵之中。

    法正淡然的回答让马超更感觉到刺痛,法正如果还有针对的意思可能马超还会接受刘备这种和解,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有和解的意义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