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 三书六礼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马超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和法正和解,高傲如他不能认可这种被人以近乎无视的方式进行和解。

    【我为何这么弱!】这一刻的马超无比渴望力量,他很清楚自己的头脑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追上法正了,唯一有可能能得到对方正视的也就只剩下武力了。

    【从初见时还有点对付我的想法,再见到我实力之后就失去了兴趣,果然我在他的眼中实在太弱了,引以为傲的武力根本无法匹敌真正的高手,而在雍凉有数的统兵,在他的眼中也不过笑话!】

    马超扫过在场众人的背影,这些人每一个都不是他现在所能应付的,要么武艺他远远不及,要么统兵他只能仰视,更有两者兼有,这群人现在都是他追逐的对象。

    【如此的高傲吗?】法正那被遮住的嘴角上划出一条小小的弧度,说来见惯了高手的法正对于马超确实没有什么太重视的地方,对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便是潜力,可惜战场上从来不比潜力。

    “孝直小心一点。”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赵云突然给法正传话道,“那家伙的天赋非常好,尤其是根骨接近我少年的时候,很有可能成为一个超级高手。”

    赵云虽说也知道根骨好不代表以后实力强,在场关羽的根骨就一般,但是现今天下,真敢让关羽一招的一个都没有,这玩意根本说不准,根骨好只是能让你省点事,可是像马超这种已经走到这种程度的天才,有这么一副好根骨,成为超级猛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必担心的,他有他的高傲的一面,他年若是他能抵达另一个高度,他自然会和我一了恩仇,现在的他只是颜面过不去,在他眼中估计认为我是蔑视他吧。”法正侧首笑道。传音之法他们这些人早就普及了。

    【实际上该说的恐怕都不是蔑视,而是无视吧。】法正缓缓地摇了摇头,如果是蔑视可能马超都不会如此举动,至少蔑视说明法正还记得你。而无视,则完全不同。

    【只是,在曾经可能还有些兴趣,但是当我真正见到之后,渺小而又脆弱。真的值我挂念吗?】法正的想法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随后就抛之脑后,这些不重要。

    刘备秉承诸侯之礼宴请了夏侯渊和马腾,至于之前的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一般,而在宴请过程中某些细节却让夏侯渊看出了其他的东西,陈曦坐的位置所说并不属于主位,但是很明显没入从属之席。

    【这是怎么回事?】夏侯渊瞟了一眼刘备侧手位的陈曦有些不解的想到,现在的他虽说觉得其中有些古怪,但是也没有深想。

    “大哥,小弟有一事相求。”众人喝的有些微醺的时候。抱着一个酒坛的张飞突然上前一礼。

    “你我兄弟,有什么相求的。”刘备笑着说道。

    “我要娶一人为妻,万望大哥同意。”张飞少有的流露出一些别样的神色,但是豪放之色并未减少。

    “哈哈哈,好我个三弟,看上哪家女君,可要我来说媒。”刘备一愣,当即大笑道。

    刘备心道,【自己的三弟也老大不小了,以前颠沛流离也没想过这些。现在岂能不思考这终身大事,我还担心没有好的人选,没想到回头他就自己解决了。】

    至于说媒一说,也只是刘备担心女方身份地位配不上张飞。到时有他牵线,也能让张飞少些压力。

    这时夏侯渊脸黑的和锅底差不多,虽说被夏侯涓上次气懵了之后夏侯渊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有心理准备不代表就能接受这件事。

    “秒才兄从女涓。”张飞扯了扯嘴角说道,他倒是不在意自己会掉辈分,只是担心刘备不同意这婚事。

    文臣一方集体打开扇子。遮住半张脸,让人看不出喜怒神色,动作整齐划一,看的对面一干武将皆是一愣。

    “夏侯涓什么情况?”陈曦掩着嘴问道,虽说他知道所谓的夏侯涓肯定是张飞老婆夏侯氏,问题是张飞什么时候遇到的。

    一干文臣七嘴八舌的传音交流,很快就将事情交流了一个通透,然后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这有何不可?门当户对,有什么问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三弟英雄豪气,妙才兄从女也是大家闺秀,合情,合理,合适,不知道妙才兄可愿意同意这着婚事。”刘备先是一愣,没反应过来,随后大笑着应和道,然后才看向一旁面色黑如锅底的夏侯渊问道。

    说实话,刘备这是先准了张飞的婚事,然后才问张飞丈人夏侯渊准不准,不说夏侯渊该怎么回答,现在坐在夏侯渊旁边的关羽已经默默地撕下一块服袍,开始擦自己的青龙偃月刀了,而且就在夏侯渊面前擦。

    很明显为了张飞的幸福,关羽已经在沉默之中表明了立场,节操没有兄弟的幸福重要。

    话说就拿着一把佩剑的夏侯渊和马超,在关羽将青龙偃月抽过来开始擦拭的时候,两人都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那引而不发的威压让人微微心颤,话说这种场面还抱着重型武器不放的也就关羽了。

    “万望玄德公见谅,非是我不允,而是当初从弟将涓儿托付与我之后,我便发誓不要让其受到丝毫的委屈,张翼德要娶可以,三书六礼,缺一不可!并且涓儿要自己同意这场婚事,否则恕我万难从命!”夏侯渊开口口气还算正常,但是说到最后口气已经无比的硬气了。

    刘备侧头看了看张飞,只见张飞已经开口,“之前涓儿的回答您也听到,三书六礼,我一样也不会少。”

    “我等着!”夏侯渊冷哼一声直接坐下。

    三书六礼最大的问题在于,做这一套需要女方在家,也就是说夏侯渊能将夏侯涓带回去,至于有没有胁迫回老家之后一问自知,要是没有胁迫,他也就没有阻止的理由,那心下再不满,也只能认了。

    想反,要是张飞胁迫了,夏侯渊自然有理由拒绝,至于张飞想来抢,他夏侯家可不是用女人换取和平的家族,不服那就来战,谁怕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