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 握住自己的命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看着身边一群随时就准备着动手的邺城百姓,还有依旧在挣扎的辛宪英,陈曦不由得有些感叹,至少这个时代百姓不缺胆魄。

    眼见众人讨伐,陈曦以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随即抬起左手,明晃晃的金印紫绶,随即所有人都知道面前之人是谁,符合这个身份这个年龄的邺城不多。

    “看热闹的都散了,你也该消停下来了。”陈曦平淡的声音传到辛宪英的耳中。

    辛宪英很明显有些不满,但是面对陈曦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随后居然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沉稳,微微欠身说道,“见过陈侯。”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出来的,封锁辛家是我的命令,除了避免你们被骚扰,也是为了省心,我不觉得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说出来就就能出来。”陈曦微微挑眉,对方居然知道自己。

    “同为颍川同乡,陈侯可否手下留情,帮我父一把。”辛宪英有些软糯的声音带着希冀开口询问道。

    “我现在更好奇,你怎么学会这些东西的?”陈曦微微有些咂舌,这些都不是一个小女孩该说出来的。

    “以前我爹爹在的时候,常有叔父拜访,而这句话对我父最为有效果,每次有人这么说,我父犹豫一下就会同意,我曾问我父为什么,我父告诉我,‘在外,有一个同乡,能帮就帮’。”辛宪英低着头,但是却偷偷盯着陈曦的一举一动,眼见陈曦沉吟,小手不由得握紧。

    “你怎么出来的。”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以陈侯你的名义离开辛家的。”辛宪英捏着手指说道。“有一个大哥哥每天过来,时间都差不多,我从他那里知道我爹就在城中,所以以陈侯的名义出来了。”

    陈曦点了点头,恐怕关平也没有防备这种小女孩。为了让辛家不担心所以就告诉了辛宪英,随后辛宪英大概就是以父亲已经投靠刘备,又被陈曦以同乡的名义邀请走的名义骗过看守的士卒。

    恐怕就守门的那些士卒,没一个会怀疑辛宪英能编出如此逻辑严密的谎言,至于询问,这些士卒恐怕没有一个能做到。再加之命令又是不能骚扰辛家,辛毗和陈曦又确实是同出于颍川,骗过去的可能性很大。

    “你一直是这么聪明?”陈曦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将辛宪英送回去的想法,这才四五岁居然已经聪明到了这个程度,辛毗怎么教的。

    “不知道……”辛宪英咬着手指头有些不解的说道。说实话陈曦说的话太有些不明白。

    “哦,韩老,给我篇千字文。”陈曦扭头朝着背后说道,随后刚回头,千字文就在手上了,陈曦也没有太过惊讶,将千字文在辛宪英面前摇了摇,“这个给你。接下来我念一遍,你的表现将关乎你能不能见到你爹。”

    说着也不管辛宪英有没有听懂,陈曦让辛宪英将千字文拿好。很明显这一刻的辛宪英的小脸直接板起来,盯着纸上的每一个字,虽说大都不认识。

    陈曦扫了一眼直接开始,话说作为自己的启蒙读物,到现在陈曦依旧能一字不落的背诵下来,顺带一说这个东西也是陈曦弄到这个时代。自然里面有些不合时宜的典故也都改了。

    虽说陈曦咬字清晰,但是也就一千字的文章。很快就过了一遍,然后将纸张收了起来。“给我背一遍。”

    陈曦很明显的看到原本因为被陈曦收走纸张有些紧张的辛宪英小心的吐了一口气,随后几乎和陈曦完全一样的口吻,字正腔圆的背诵了一遍。

    陈曦听着辛宪英的背诵,嘴角不由得上划,直到辛宪英全部背诵完之后小心翼翼的盯着自己才收敛了面上的笑意,“鳞潜羽翔怎么写。”

    很明显这一次也没有超出对方的极限,很快就写了出来,不过更明显的是辛宪英以前没有接触过写字,字写的有些难看,甚至连她自己都注意到了。

    “不错,跟我来。”陈曦没有再问其他,当即迈步朝前走去,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能做到这种程度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恐怕辛家辛毗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厉害。

    辛毗软禁的地方距离城中相当的遥远,辛宪英不开口,陈曦也没招马车,不行之下,没多久辛宪英的步伐就不如之前那么轻快了,但是依旧咬牙追在陈曦的身后。

    不过毕竟以前没有走过这么多路,很快就有些双眼微红,但是依旧没有放弃。

    “还能走不?”陈曦看着已经有些流泪的辛宪英询问道,只见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陈曦停步,他也不想虐待对方,只是看到这种在史书上都足以称作璀璨的女子,总有一些怜惜,这些女子的才华并不弱于这个时代大多数的男子,甚至若投生于男儿身,足以与天下群雄争锋。

    很快马车就途径此地,“上来吧,不要强撑,记住你的优势是头脑,而不是体力,用头脑去获得你所需要的一切。”说着陈曦将辛宪英扶上马车。

    等坐上马车之后小女孩才开始不断的抽泣,随后才变做嚎啕大哭,恐怕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如此委屈过,而动脑子去做一件事恐怕也是第一次。

    “擦擦吧。”陈曦将袖子伸向小女孩,相比之前的坚强,聪慧的辛宪英,现在才像是一个女孩。

    不过辛宪英看着陈曦的袖子并没有什么举动,而是拿出自己的手绢擦拭了一下,缓缓地让自己的平静下来,家中的巨变,足够让懵懂的天才觉悟太多的东西。

    “接下来我说话的,你自己记住就行了。”陈曦看着已经尽量平息抽泣的辛宪英说道。

    “嗯。”勉力制止住自己的抽泣,辛宪英咬着嘴唇轻声回复道。

    “你要知道你是一个天才,之前给你看的那个东西是一个正常九岁小孩三个月的学习量,而你只需要看一遍就能记住,所以你有斩断自己命运的资本,不再是相夫教子,而是另一条道路,一条掌握自己命运的道路。”陈曦看着似懂非懂的辛宪英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