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曹操谋划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刘备等人庆贺大胜,在马超兴奋的挑战着中原高手的时候,身处关中的曹操,终于收到了来自北方的情报,袁绍死了,那个曾经号令过天下的英雄死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曹操一方的所有文臣武将都来到了曹操这里听命。

    “本初战死了……”曹操有些颓废的说道,这一世袁绍没有显露过任何的颓势,就算是在曹操面前都足以称之为强者,但就这么死了。

    “主公,我军当前并未整备完毕,但是事已至此,我军需要先行准备了。”程昱当即起身说道。

    “不必如此,刘备军会停止动作的。”荀彧少有的在其他人还未发言之前开口说道。

    “将自己的一切寄托在别人身上可不是好事。”繁钦皱着眉头说道。

    “不,恰恰相反,刘备再继续扩张下去,自身就会力有不逮,他需要保持内部的纯洁性,刘备注意不到这一点,有人也能注意到。”荀彧缓缓地说道,“不过接下来我们需要加速我们的动作了。”

    荀彧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担心,其他人也因而放心了下来,曹操麾下最能让人安心的就是荀彧,可以说只要荀彧不倒,曹操军就永远有再战之力。

    实际上只有荀彧自己清楚,汉室的大旗已经逐渐倒向刘备了,再这么下去,他所想要维护的汉室就会被另一个汉室所击溃。

    曹操一方的会议并没有开多久,甚至都没有多少人发言就结束了,这也是荀彧一般不早开口的原因,他一旦开口就是一锤定音!

    “文若。公达你们几个留下。”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曹操将荀彧等人留了下来,而繁钦则自若的退了出去。

    “现在没有其他人了,文若我们如果要于刘备争锋最正确的做法是什么?”曹操随意的坐在几案后面,看着荀彧说道。

    “先与袁氏联手,遏制刘备的发展。我们必须要吞并掉雍凉,不论是可以诞生西凉猛士的凉州,还是马超,庞德这种悍将都是我们所需要的。”荀彧缓缓地开口说道,“我们要击败刘备需要统合一切的力量。”

    “我来和羌人谈谈吧。”钟繇笑着说道,他已经进入曹操一方最高决策层。而且深受曹操信任,同样钟繇也为曹操的气魄所慑服,彻底倒向曹操了。

    “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是当初霸秦的地盘,这里拥有着天下最凶悍的士卒,最悍不畏死的战士。只是这些士卒的血性需要主公鼓起,如果主公能重新启用二十级爵位……”陈群缓缓地开口看向曹操。

    如果说陈群能在哪一方面超过荀彧的话,那么恐怕就只有制度这一方面了,只是制度这种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去动的,而现在曹操已经快要万不得已了。

    陈群现在已经不需要考虑太多了,陈家他也不需要背负了,虽说很不想承认。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族弟陈曦惊艳的让人已经无法直视了,他身上陈家家主的光环已经缓缓地褪去了。

    “刘备势力最最强的地方便是钱粮充足。不论是现在才夺得的冀州,豫州;还是早已入手的青州,徐州都是产粮地,能看得出刘备一方一直在保持产粮地的完整性,每一次出战都以快著称!”荀攸缓缓地说道,随后无奈的看了一眼曹操。曾经他们也是有一个机会的……

    任何战争打到后期都是拼钱,曹操不看好袁绍。期望让袁绍拖住刘备就是因为刘备太富裕了!

    就像现在曹操整合了整个雍凉,又有文臣猛将追随。单单看牌面上的文武群臣,就算弱于刘备也不会有太大差距,但是后方,刘备的后方造钱能力远远超过了所有诸侯的总合,五大产粮地,刘备几乎拿全了!

    “我们需要做好必要时候出兵并州的准备了,至少黄河以南以西我们必须扼守住,就算是为此提前和鲜卑发生冲突都有必要。”程昱缓缓地开口说道,“以国家的名义收服这些地方,可以臣服,可以死。”

    “只能如此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杜袭也缓缓的说道,不扼守住黄河的话,以刘备的实力,真的会是一个麻烦,至于其他地方,真以为函谷关是说进就进?

    “羌胡,匈奴,鲜卑一次性解决,连着马家和韩遂的问题也解决掉,给他们机会让羌胡叛变,看看马家如何选择!”司马朗默默地开口说道,这是司马懿知道袁绍倒下之后告诉司马朗的。

    “借吕布之力吗?只是如此我们会和袁氏交恶。”陈群皱着眉头说道。

    “不,这样做正好,正南他们现在绝对想要甩掉这个包袱,他们的实力已经不够维持那么多的地盘了,他们和刘备长达千里的战线,需要大量的兵力进行布防,我们可以用物资换下那些地方。”荀彧缓缓地说道,很明显他已经选择了资助袁谭,自身积蓄实力。

    “袁谭撤走,吕布的后方就会一片空虚,任凭吕布实力通天他也不可能实现自己诺言,而我们的出现会使他不得不依靠。”曹操补充道,他已经看到收服吕布的可能了,只是陈宫永远是一个麻烦!

    “公台恐怕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荀攸缓缓地开口说道,以陈宫的高傲,绝不会走回头路,就算曹操已经承认了错误,给了陈宫台阶,他也宁可血溅玉阶!

    “那就战吧,我们不可能允许一个钉子钉在我们身后,不过先礼后兵,将一切说清楚!”曹操面色明显苦了一瞬间,随后再次恢复了原本神色。

    “也只能如此了,但愿公台能理解。”司马朗苦笑着说道,“不过如果可能的话,还请尽量让我去说服他和温侯,虽说我不怎么喜欢温侯,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到了并州之后,并州肆虐的鲜卑和匈奴少了太多,还请主公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说服他,不因为他的勇武,而是为他所救的百姓!”

    “伯达,你随后就去吧,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四月之前,刘备军不会有什么动作。”眼见曹操给自己一个眼神,荀彧开口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