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 阴谋渐起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司马懿看着手上的榜文,嗤笑连连,“煌煌如大日普照,却又暗含着这等算计,不愧是我的本家。”

    “仲达,别笑了,陈子川正式开始对于世家出手了,这不同两年前那种看似毫无希望的誓约,而是实打实的宣言了,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贯彻自己诺言的力量了。”司马朗略带无奈的说道,许子将的榜文能糊弄过去顶级之下的人物,但想要糊弄如荀彧,司马懿这般最顶级的智者那就差的太远了。

    “大兄,你看我们那本家想做什么事,可曾有做不成的?虽说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双眼就仿若望穿历史一般,未雨绸缪,一步十算。”司马懿面带微笑的看着司马朗未曾有丝毫的犹疑。

    “唉!”司马朗叹了一口气说道,诚如司马懿所说,陈曦的手段永远是刚柔并济,从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某一件事情上,而且计略大多是早有谋划,等到某一日爆发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泥潭深陷了。

    “与其关注这种遥不可及的事情,不若去思考一下如何处理鲜卑和羌胡,现如今曹公的形势可不算太好。”司马懿平和的说道,“至于本家那位处理世家,与我司马家还遥不可及,我们家可是门风未坠。”

    司马朗苦笑,他感觉自己和司马懿今天这话说的有些像是鸡对鸭讲了。

    “大兄你且放心,那位对世家动手,终归变革不了一点,那就是他的身份,而且你我也都了解过对方。不管是说心慈手软也罢,还是说妇人之仁也好,对方终归没有将任何事做绝。”司马懿眼中划过一抹异色。

    说实话对于陈曦,司马懿实在是懒得评价了,若是他能站在陈曦那个高度。手掌天下大势,绝对不会像现在这种徐徐图之。

    “有些后悔当年将话说的太死,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对立和统一此言不虚也!”司马懿随着年岁的见长,智慧也在不断增加,时至今日。对于当初那册对立与统一已经有了非常深的见解了,甚至于他已经开始在这个根基上走出自己的道路了。

    “陈子川所要达成的一切恐怕到现在才开始尝试,毕竟无有前路,就算以其之惊才绝艳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开出道途的。”司马朗摇了摇头说道。

    当年的话说的确实是太死了,虽说无人得知。但是以司马兄弟两人的心性到现在也不会回头了,做好自己的本职,以本心去做即可。

    到时不论是胜是败,对于司马兄弟都没有什么大碍,他们的身份注定输了,也不会一无所有。

    “大兄,你错了,恐怕陈子川的路已经在手上了。当年那本书上说的很对,对立与统一,所有的矛盾之间是有勾连的。也因此才会有解决的平衡点。”司马懿摇了摇头,时至今日,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看过最为精粹的书就是泰山藏书阁的那本对立与统一,不提内容,只提思想,高度远远超过了先今为止所有的书籍。

    “这也是你和孔明的机缘。我和子瑜所看的不过是你们那两本书演化出来的细枝末节,可惜那些书仿若有一种神奇的效果。入手的第一册最为震撼人心。”司马朗苦笑着说道。

    这些年司马朗也曾搜集了一些泰山流落出来的典籍,虽说由蔡琰等人润色修改之后作为传世名篇问题并不大。但是却失却了那种初见的震撼。

    准确的说,司马朗这种有成熟世界观,认知手段的人接触到的第一种这种类型的书,感触极深,而第二本则就差了很多,这也是为什么会说是机缘。

    “确实是机缘。”司马懿一脸感怀的说道,那些书带给他的智慧增长并不大,而是那种认知方式,那种看待问题的方法,让他耳目一新!

    “不说他了,他再厉害,一时半会也要安宁一下。”司马朗果断转移话题,刘玄德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才几年时间,而且更重要的是根基夯实了,百丈高楼平地起,势力最怕的就是根基不稳。

    “不说他,难道你想说别的。”司马懿笑着说道,天下大势推演到现在这个程度,基本上只有围绕着刘备势力发生的事情才算是大事,其他的就算是围绕着曹操和孙策发生的事情也只能说是些许小事了。

    “恐怕主公要动手了。”司马朗掂量了一下说道。

    “羌胡虽多,但只能说是廯疥之疾。”司马懿摇了摇头说道,“相反我之前所说的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刘备才是大敌,所以当前一切要务不仅仅是增强自己,而是应该在增强自己的同时剪除刘备未来的力量。”

    “陈子川之能一步三算,很多事情都是瓜熟蒂落,种下种子,到时候自会收获他想要的结果,一切仿若自然而然,单靠曹公的能力,别说是追上,遥望其尘都不容易吧。”司马懿一脸嘲笑的说道。

    “……”司马朗无奈,问题又被司马懿给带回来了。

    另一边程昱在回答完曹操交付的职责之后,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要说曹操麾下文臣谁最忠于曹操,那不用说必然是程昱,他可以为曹操的理想违背自己的信念,为了曹操他可以染黑自己的手,、染黑自己的心,甚至不惜沉沦,为后人所咒骂。

    程昱对于曹操的基业最为看重,可以不惜一切去守护曹操的基业,而现在曹操的基业已经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有了消散之危。

    虽说有荀彧接连的算计,但是曹操一次错误的战争就将一切付之流水,可以说若是没有那一场徐州之战,曹操现在现在绝对是兵锁雍凉,戴甲十余万,虎视天下,可惜徐州一战,戏志才和荀彧的一切付之东流!

    也因此浪费了最佳的决战时机,也浪费了最开始荀彧和戏志才先手入主兖州,取南阳的战略优势。

    好在之后又艰难崛起,但是时至今日依旧没有恢复元气,别说是与刘备争锋,连统合雍凉都无法做到,在这种情况下由不得程昱不思考一些其他的手段。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努力的求月票,只要能投的都可以,不管是哪家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