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习以为常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m.

    陈曦不想解释铸币背后的事情,毕竟铸币只是表面,事实上他是想要收回某些生活必需品的定价权,虽说现在有他们存在,世家不会过分的扰乱市场,但是以后可就说不定了,只有将某些东西收归国有才能保证安稳。

    有些东西不能掌握在某一阶层的手中,那样太危险了,为了避免那种事情发生,陈曦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用所谓的巨大利益来回收这些东西。

    陈曦喜欢所谓的等价交换,毕竟知识、信息以及武力也都是具有各自的价值的,武力先不谈,单说知识和信息,这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商人可以将废纸卖出黄金的价格,而科学家可以将废物制造成黄金。

    这本身就是知识和信息本身的价值,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事实就是如此,算上信息、知识和武力附带的价值,“交换永远是等价”这句话并没有多少问题。

    “你还是做吧,这一方面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指点了,只能看结果了。”李优沉吟良久之后开口说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至少我不会去坑害普通人,或者说我的本心一直是为了整个国家的稳定,虽说效果不怎么明显,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时间会鉴证一切的。”陈曦笑了笑说道。

    对于自己,陈曦已经看出来了,所有人都有一些忌讳了,政事方面就算是违背点常理他们也会先看看,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制止。

    正因为在场这些人都是智者,所以更能明白陈曦的恐怖。对比陈曦,在场所有人一起努力都没办法让刘备在数年间抵达到这个程度。但是所有人又知道陈曦当年从虎牢返回泰山对于刘备说的话。

    在那个时候,那个仅仅弱冠的少年便定下了现在的局面。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自始至终,一切仿若在那一刻就确定了一般,一点一点,缓慢而又坚定的向着当初那个可笑,但是现在又将唾手可得的目标迈进。

    也就是说在这些人都明白一点,陈曦的对于大势脉络的掌控非常的厉害,而且对于内部政务的处理也让人无比赞叹。

    “和以前一样你做你的,我们不会干涉。除非出现重大失误,在你不通知我们帮忙之前我们只会看着。”贾诩缓缓地说道,他对于政务不算在行,所以直接应承道。

    “不涉及到我,我也不会去管你做什么。”鲁肃作为老好人在这种事情上自然不会干涉陈曦。

    “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我,虽说我也没什么好帮忙的,有时间跟我一起帮子敬处理政务。”李优随后回复道,他不做户籍不代表他没有什么事,不跟在刘备背后的时候虽说挺清闲的。但是也不能真的什么也不做。

    “其实铸币很简单的。”陈曦从袖子之中掏出一盒糕点,将糕点取出来,其他人顺手就开始捏着吃。

    “挺不错的红豆糕。”郭嘉懒洋洋的评价道。

    “确实挺不错的。”法正附和道,他们两个带歪话题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

    “你们都只注意到红豆糕啊。没看红豆糕上的印子吗?”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哦,这不就是将米粉压下去蒸好就好了吗?”郭嘉可是做过饭的,自然也知道那个印子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我们铸币的话。制造这个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啊。”陈曦笑着说道,母钱。祖钱的那套手段现在可是没有的,不过这种东西和雕版印刷一样实际上都是天天见。但是却都忽略了的东西。

    “……”众人皆是一愣,随后就反应了过来,有些东西实际上都是再简单不过,甚至天天在使用,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习以为常被忽略了。

    “所以说很简单的只是你们想的太复杂了。”陈曦笑着说道,这种东西的本质实际上还是印玺。

    “果然越习惯的东西越容易忽略,天天在用印也没有留心过这种事情。”李优看着自己腰间的印绶苦笑着说道,很多事情都在这种习以为常之中被忽略掉了。

    “这也是铸币啊。”说着郭嘉在红豆糕上按了一个指印,更何况这个时代材料温养与否差别非常大,只要软化基本就和郭嘉这种情况没有丝毫的差别了。

    “到时候借用黄河水利,会更省事的。”陈曦笑着说道,人工做这种事情还是太慢,水利铸造才是最快捷的。

    “果然是奇思妙想,不过铸造的工具结构你有制造出来吗?”刘晔询问道,他已经看出来这和之前铸钱完全不同的一点了,对于铜料的损失非常少。

    “回头等郑文公和黄小姐来了之后自然就能解决,两人在机械和工具上的能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水准。”陈曦笑着说道。

    虽说还没解决,但是陈曦对于郑浑和黄月英非常有信心,目标已经说了,基本原理也有,怎么创造就是他们的事情,第一次哪怕是残次品,第二次肯定就会有进步,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出现完整版。

    “至于特殊提款权,实际上是我需要加强钱庄的调控能力,毕竟我们现在钱有些不够用,更多的是靠某些手段来钱,只不过无法被任何人拆除,而且我们也确实是在蒸蒸日上,所以看不出来隐患。”陈曦想了想还是给解释了一下特殊提款权。

    “我们钱不多?”李优翻了翻白眼,在前不久泰山钱庄总部部分人铺设过来之后,他就已经将纸票抵押在其中提取了七千万钱让刘备做好对文臣武将的赏赐。

    官职爵位虽说并非不能再升,但是李优对于封官和封爵始终有一种危机感,他们太快了,而且高层太年轻了,这么下去,封无可封的事情一旦出现,那就距离勋贵造反不远了。

    因而这一次李优对于刘备的建议就是除了少数真正大功的进行提拔官职和爵位,其他的统统进行钱粮土地的封赏,甚至于李优已经开始预支东北大平原了。

    既然土地有的是,那就赏赐土地,然后控制户籍,让私奴变少,之后给他们权力让他们可以较多的拥有私奴,弱化版的爵位不就是如此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