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长远的眼光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爵位的本质不就是特权加上封地和人口吗?也就是封多少户的问题。

    李优的做法就是将爵位拆开,先封给你特权或者土地,之后再封其他,这样至少能延缓封无可封时代的降临,像陈曦这等虚岁不过刚刚二十已经是乡侯,入列九卿的家伙基本已经注定封无可封了。

    对于一个国家最担心的就是这种封无可封的情况,不是你功劳不够,而是你功劳太多了,多到已经不够赏赐了,皇帝用来交换你功劳的东西已经不够了,而这基本上就是祸乱的根源。

    不过李优自认自己看人还算准,至于董卓那种自然是意外了,陈曦最明显的一点便是完全不争权夺利,或者说他漠视当今天下的权利。

    加之刘备性格也确实当得起仁厚,基本上就算到了封无可封有刘备和陈曦在最上面压着也不会爆发太大的问题,当然那个时候刘协在还是不在那就不确定了。

    不过以刘协的薄凉性格,恐怕刘备和陈曦真的走到那一步也免不了和其发生冲突,甚至可以说,如果刘协不能历经人世沧桑,看穿世事的话,到最后就算刘备和陈曦一直忍让也少不得有人暗中出手。

    且不提李优的担忧,先说陈曦的烦闷,青徐泰山看着非常有钱,也非常富裕,实际上只有陈曦清楚,他们根本没有多少钱。

    看着有钱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陈曦能随时在钱庄之中抽出来钱,而且在钱庄要用到这部分钱的时候,又有其他已经完成的建设供给出更多的钱款,如此看起来才像是陈曦手上的钱永远花不完。

    实际上陈曦非常清楚。这种做法就相当于偷偷拿别人的钱去搞建设,借鸡生蛋而已。

    当然基础建设起来就会自动生钱,只要在别人用到那份钱之前,将亏空补上,就实质而言只不过是陈曦凭空造了一个基础设施。至于花了别人的钱,谁知道啊!

    这也是为什么钱庄越做越大,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陈曦敢从钱庄抽调的钱也越多的原因,同样也是陈曦开始用信用货币的原因,他想要从钱庄之中抽调更多的钱!

    这就是原理。但是这个原理并不意味着陈曦会拥有无限的钱,只能说陈曦在花未来的钱,一旦其中一环出现问题,国家信誉直接拜拜,顺带着还会引发出一系列的经济问题。比现在世家玩的那套破坏性要大的多。

    好在这种事情现在没有人能看清,陈曦又颇为淡定,再加上能拆东墙补西墙,整个链条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问题,所以看起来陈曦就像是财神一样,有无中生有的能力。

    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陈曦玩了什么戏法,但是有些东西只要没有人能拆穿,那就属于仙人的手段。就象现在陈曦的手段,好奇的人非常非常多,但是陈曦只要不说。他们也只能这么好奇着。

    陈曦会说吗?肯定不会,在国家经济基础没有达到自给自足之前,陈曦肯定不会说出去,这个世界不存在不透风的墙,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这种预支的方式带来的经济风险陈曦绝对不愿意担着。

    “钱真的不多。”陈曦撇了撇嘴说道,“我还有很多基础建设要修建。首先就这个铺路修桥肯定要做,这需要投资的钱不在少数。”

    “明明不需要钱的。”贾诩阴恻恻的说道。“水泥和石料都是我们自己的,人也可以用军队,只需要稍稍提高点工资就足够了。”

    “别开玩笑了,真以为只修主干道啊,奉高那种通到各县都没算完,我的目标是让各个乡镇,乃至各个村落都通上!”陈曦冷笑着说道,贾诩也有眼光短的时候。

    “……”全场静默,没人说话,隔了好久之后鲁肃才开口说道,“这个问题先丢到一边去,还修到各个村落去,没有五十载绝对做不到,尤其是这是这个计划肯定要普及整个大汉朝,一百年能完成我该庆幸了。”

    “迟早我会将这东西公布出去,现在就我们自己造太慢了,这种东西配方发给平民,让各个乡镇自己解决就可以了。”陈曦撇了撇嘴说道,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他们非要想的那么困难。

    “这样的话,被外人拿去终究会是一个麻烦。”刘晔皱着眉头说道。

    “你们要看的长远一些。”陈曦的话让所有人都翻白眼,他们看得已经够长远了,只是有你这个怪物在旁边,才显得他们的眼光过于短浅。

    “到时候再说,这种事情涉及的问题太广,一时半会很难给出答案。”鲁肃思考了一下说道,他总归是执行者,陈曦很多堪称恐怖的建设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涿郡一带的水土勘探到了什么程度了。”陈曦侧头询问道,随即换了一个话题。

    “子仲已经带人前去了,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至于初步开挖还需要等待来年,我们还有不少的时间用以处理冀州水文和水利,工程这种事情最好还不要给后人留下麻烦。”鲁肃肃然的回答道,随着他们统治范围的扩大,他已经越发的明白了那条内河的意义。

    虽说现在海运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准,但等到以后攻下长安,距离东海的距离就不是一般的遥远了,大军行进没有一个月绝对不可能抵达。

    要是完成陈曦的那如同涂鸦一般的内河网络,整个天下,除了益州叛乱短时间无法解决以外,其他地方基本上都能在一个月抵达!

    站的越高思考的问题也就会越抽象,透过些许小事看到事物的本质已经成了高位者必备的能力,而同样某些对于当前有损害,但是却会获利千载的事情,只要能承受的得住,那就应该去做!

    “真正懂水利的人我们这边现在有几个?”陈曦看着鲁肃苦笑着说道,水利这玩意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鲁肃想要将水利网络和大运河合并了,这里面的难度陈曦只能说自己静静的看着鲁肃作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