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症结所在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氏带着甄宓联袂出现,看到有人和刘备在一起也没有出现太过惊讶的神色,毕竟以她对于刘备的了解,如果没有贤人,刘备肯定不会如此待她。

    以事业为重的男人,令豪门出身的张氏微微有些无奈,但是相较于小家子气的普通人,这些方面张氏肯定不会特意计较。

    不过在看到对面的刘良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现在的刘良和她十几年前见到的那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当即欠身施礼,“妾身莽撞,不知先生在此。”

    “夫人毋须如此。”刘良伸手虚扶张氏,而张氏也顺势而起,至于甄宓虽是同时跟着张氏施礼,但是神色之中却没有恭敬,准确地说法应该是整个人都处于恍惚。

    “玄德公和夫人不介意我和小姐闲聊几句吧。”刘良看着神色恍惚的甄宓,心下感慨连连扭身歉意的对二人说道,虽说依旧是贵不可言,但是有些事情依旧需要自己去把握,不是上天一句注定,你就什么都不用做。

    眼见刘良眼中没有丝毫的,张氏点了点头,毕竟现在的甄宓状态太差了。

    “宓儿怎么了?”刘良将甄宓带到一边之后,刘备才转过神来,现在的甄宓身上完全没有那种少女的朝气。

    ■↓   “还不是你手下的陈子川害得!”张氏愤恨的说道,对于女儿的爱完全压过了对于陈曦的敬畏。

    “子川?”刘备难以置信的望着已经远去的甄宓,“怎么可能,子川对于宓儿完全是真心吧。他看宓儿的神情和你看宓儿的神情都没什么区别吧。”

    “但他就直接挑明了他和宓儿没可能,宓儿心都快碎了!”张氏双眼冒火着说道。然后将甄宓告诉她的事情给刘备复述了一遍。

    “不应该啊,子川脑子没发烧吧。宓儿有什么不好的?”刘备也傻眼了,最近没关注陈曦,原本还打算给陈曦说个媒,到时候占陈曦个便宜,结果自己不就是出来了解一下冀州民生,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

    “你问我,我问谁,陈子川怎么想天下人谁能猜到?”张氏都快气炸了,一肚子的火。她甄家的嫡女嫁给谁家都不算是高攀,才学女红容貌样样标志,怎么搁他陈曦那里就见了鬼了!

    “我回头劝,回头劝。”刘备抹了一把冷汗,赶紧给张氏许愿,对方的怨念已经清晰可见了。

    要知道刘备虽说不屑于用手段,但是他实际上也很清楚让陈曦娶甄宓是当前最适合自己拉近双方关系的方式,不过刘备从来没有主动去推动过这件事。

    刘备不希望用这种手段,同样以他数年来对于陈曦的了解。这种人你只能将心比心,如果想用手段去去驱使,吃到苦果基本上时间问题。

    因而在甄宓一事上,刘备一直的做法就是乐见其成。但是却不会去努力促成,只等着水到渠成的那一天,然后自己先娶了张氏。占陈曦个大便宜。

    另一边刘良上下打量着甄宓,容颜依旧绝美。气质还如当初那般典雅婉约,但是唯一一点不同的便是那双眸子。空洞无神。

    “我有办法让你得偿所愿,当年我所批的贵不可言可并非是子凭母贵,而是夫荣妻贵,而把握着天下权力的男人会是你的继父和你的夫君,这才是贵不可言。”刘良毫无起伏的话让甄宓双眸缓缓回神。

    实际上刘良这次来就是来看甄宓的,因为当年他批的是贵不可言,而后来天象还有气数发生了变化,使得他不得不看看自己曾经断言的命数,而甄宓就是他所断的命数之中最贵的一个。

    看到的结果让刘良纠结无比,虽说还是同样姣好的面容,也依旧是贵不可言,但是某些地方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比方说这子凭母贵,他想想也就能想明白,再比方说近乎之前的夫荣妻贵,但是更为大气,更坑的是这似是而非的长公主之相……

    刘良对于自己相面非常有把握,刘备的面相并非是帝王之相,甚至可以说如果有追封他都能看出来,但是没有,不是帝女,但是是长公主,还好是似是而非,否则刘良都想将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

    刘良的话彻底勾起了甄宓心中最大的烦闷,原本无神的双眸缓缓地回归了幽深,盯着刘良没有说话,但是那审问的眼神已经让刘良微微感觉到压力。

    有一种人随着成长就会逐渐的无法让人直视,而甄宓就属于这种,原本封闭着内心的她倒还没有这种贵气逼人的感觉,而当她的精神回转的时候,同样的人在气质上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生有话不妨直说,既然为此而来,那么想必也不会介意宓的怠慢。”甄宓缓缓地张口,那如同风铃一般清脆的声音让刘良不由的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我想你也注意过陈侯看你的眼神,也同样见过陈侯看他妻妾的眼光,想想看有什么不同?”刘良尽量平静的说道,有些事旁人只能给提点,真正要执行还是需要自己动手,而甄宓很聪明,刘良相信对方能明白。

    “好像没什么不同。”甄宓缓缓地开口说道,陈曦迁就她的时候和迁就他夫人没什么差别。

    “再想想张夫人看你的眼神和陈侯看你的眼神,有没有发现什么?”刘良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就没有注意到张夫人和陈侯看你的眼神实际上是一样的。”

    “同样是爱,但是也分了很多种,有亲情也有爱情,陈侯看繁夫人和陈夫人是亲情,虽说有些怪异并非不可以理解,张夫人看你是亲情也是理所当然。”下面的话刘良没有说,但是甄宓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甄宓掩着嘴看着刘良不知道该说什么,虽说很难以置信,但是结合她所看到的一切来说刘良说的非常有道理,她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陈曦看甄宓和看繁简与陈兰的眼神一样,不正是最大的问题?陈曦和繁简、陈兰之间几乎没有爱情,只有责任和爱怜转化而来的平淡如水,但又无比醇厚的亲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