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劫数难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p,y{h,bjlh,tjd03f4no\一击砍出的瞬间马超只感觉到寒毛倒竖,之前他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气势停滞了一瞬,也就是说并没有达到巅峰,但就算如此,那一击砍出依旧让马超感觉到了直面死亡的终极恐怖

    跨越了数千米的距离直接砍中马超,生命的本能还有武者的本能都在那一刻告诉马超,绝对不能跑只要转身必然只有死路一条,那一击必然命中

    奋力爆发出所有的力量,不息崩碎所有的经脉只求在那一刻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什么重伤,什么奋死,这一次只要挡不住马超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一定要挡住啊”这一刻的马超本人直接变成了一颗金色的太阳,在那漆黑的乌云之下照亮了无数黑暗。

    那一刻马超几近将自己的一切燃烧到了极致,但是依旧无法完全挡住吕布几近全力的一击,不过靠着那疯狂的爆发硬是没有被斩杀,硬顶着那一道戟光倒飞了上去,直接被吕布一击轰入到了雷云当中。

    “挡住了”吕布并没有回头,凭着感觉自语道,但是随后面上就浮现了一抹嘲弄,“天空之上还是雷云,不知道你会是灰飞烟灭还是活着归来。”

    荆州北部已经摆平了山越和五溪蛮的孙策遭遇到了自出生以来最大的麻烦,在自己的地盘上他被围攻了,但是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人前来救援。

    说来孙策也是厉害在平定扬州之后气数就将告罄,但是硬是熬到了平定完山越,入荆南,折服沙摩柯之后气数才开始滑落到低于正常水准。

    之后在视察荆北洪涝瘟疫形势的时候,才遭遇了于吉等人的袭击,这一次连带着周瑜,大小乔,孙权等人全部被围攻了,而且也不知道于吉部下了什么阵法还是手段,不管孙策等人如何折腾。也无法招来荆北驻军。

    “于吉道长为何要拦住我们”孙权愤懑的盯着于咆哮道。

    孙权的一干护卫在不久之前就被啊罪和于吉的帮手干掉了,这些都是孙权精心挑选的手下,至于孙策给他的百战老兵,则因为不通文事被他撵走。这些都是他在豫州亲自招来任侠好手,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绝对忠心于他的手下。

    结果不用多说,孙权除了厚黑学和政治当得起一流以外,其他都是儿子辈的,自然选出来的那些所谓的高手轻松的被啊罪带走。若非孙策赶紧让周泰前去护卫孙权,搞不好孙权已经躺在地上了。

    “果然当初你就是不安好心吧。”周瑜不急不缓,并没有多少的担心,就那么平静的看着于吉说道。

    “各取所需而已,那个时候我就种下了因果,现在只是收回种子的果实而已,而且这一枚果子我已经养了二十年,上一次不过是施施肥,催熟一下。”于吉对于周瑜的精神天赋完全没有抗性,轻易的将自己目标说了出来。完全无视了其他人诡异的眼神。

    “伯符,靠你了,之前感觉不对之后,我就特意叮嘱过了,如果一个时辰没有我们的信息,驻军就会出动,而现在再有一刻钟时间都到了。”周瑜平静无波,但是又让人无比振奋的消息出现在了孙策和孙权的耳中,实际上这话只是周瑜用来安抚孙权的

    “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孙策完全不解的问道。

    “他们的目标是你,估计是气数之类的东西。最近你又没有天地协力的感觉”周瑜平静的回答道。

    “有啊,但是这和他们来找麻烦有任何的关系”孙策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关联,稍稍做了一个戒备的动作。

    “你只需要做掉这群人,以后就万事大吉了。”周瑜默默地说道。在发现其中仿若刻意的轨迹之后,周瑜特意的查阅了一些典籍,自然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

    就像当初左慈所说的,这群顶级谋士如果和他们一样修道的话,绝对比他们更快,这群人都是人中龙凤。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幼平。保护好我的家人,我去干掉他们”孙策面上毫无畏惧,当即大吼一声冲了上去,根本无所畏惧,只要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绝对不要废话,这就是孙策的思维。

    于吉手上的拂尘一甩,猛地拉长了无数倍,差点将孙策缠绕住,然后无数的丝线直接朝着孙策刺去。

    “来得好”孙策大吼一声,整个人爆发出耀眼的金光,和当初模仿吕布走出来的路完全不同,虽说同样耀眼,同样的霸气,但是中间的气度却出现了不同,如果说吕布是至强者的气度,那么现在孙策就是王者的风范

    至刚至强的一枪,刺在拂尘之上,那原本如同钢丝一般具有绞杀力的拂尘,猛然之间虚不受力,一刚一柔之间孙策刚猛的攻击直接打在了空处,让他几乎生出了一种吐血的想法。

    随后在孙策招式用老的瞬间,拂尘再次变成了杀人的利器,朝着孙策绞杀而去,直接缠住了孙策左手,下一瞬间孙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和他远去了一般。

    “杀”孙策顾不得多说,一枪直刺于吉,却发现于吉的身前已经出现了另一个于吉,直接挡住了孙策奋力刺来的一击。

    “果然如此吗”于吉看着身前已经半凝实的分身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果然气数是可以交换的,而他的气数在这一刻燃爆之后,最后一搏之下,有太多的东西豁然开朗,术法随手拈来。

    “当年的张角他果然达到了术由心生的地步。”于吉笑了笑,剩下来的就是夺走孙策所有的气数。

    孙策和于吉又是几个交错,再次被盗取了不少的气数,以至于孙策已经进入了某种狂躁阶段,反倒是随着于吉气数的提升,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

    同样另一边周泰和啊罪

    罪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虽说啊罪确实不是周泰的对手,但是架不住有三个道人帮忙,周泰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但是那刚强的身躯就像是一个不倒的堡垒牢牢的守护着孙权等人。

    “叮”一声琴音,原本焦躁的孙策猛地心头一轻,于吉一方所有人的动作都猛地一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