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章 各人的心思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公孙恭自然不知道陈曦是什么想法,准确地说陈曦也是在见到公孙恭之后才生出对方是个好棋子的想法。

    “公孙兄有时间多看看中原繁华,回到北方之后会不会还有这样的机会还是两说。”陈曦平淡的语气在凉茂和公孙恭的耳中微微有些生寒。

    “陈侯说笑了,公孙将军岂会做出令玄德公失望的事情。”凉茂低眉顺首的说道,陈曦的口气到底是调侃还是暗示他实在不敢确定,但是他却能感觉到对方在测度着什么。

    “但愿如此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也不再驻留,毕竟邺城诸事未定,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陈曦眼见凉茂心下已经有了打算于是起身说道。

    “邺城事大,你我双方已经谈拢,待我在青徐泰山游历一番之后,便去面见玄德公订下文书。”凉茂并没有迟滞陈曦,他看得出来陈曦的并不想久留,留个好印象对双方都好。

    陈曦并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扭身离开,没什么好说的,凉茂要看的是天下霸主的真正实力,而不是战场上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

    战场能力确实很重要,甚至可以作为决定性因素,但这并不能代表一个势力拥有持续强大下去的底气,输一场天下易手的事情不是没出现过。

    比方说之前的曹操就是如此,一路强势,甚至于最巅峰时期在气势上已经足以和袁绍、刘备分庭抗礼。结果事实上却是一战差点覆灭。

    回头再看袁绍,一路稳扎稳打,并没有什么实力暴涨的时候。但是袁刘一战若非袁绍战死,甄家反水,不打个三到五年才奇怪了,甚至于现在袁绍战死,袁家由袁谭在支撑,陈曦想要反手击败对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凉茂想看的就是崛起的如此之快的刘备到底是不是像曹操当时那样以战养战,若是如此他就不得不好好思考一番了。要是以战养战,一直赢下去倒也不存在问题。conad1;但是只要输了一局那就会出现倾覆之危。

    对于凉茂的要求陈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多看看多想想,谨慎的人不会做出疯狂的选择,有这么一个人来了。而且是作为使团的全权负责人,公孙度接下来的选择基本已经注定了,他们的根基可是天下所有诸侯之中最为浑厚的,虽说他们是白手起家!

    陈曦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特意叮嘱什么,几乎没有多少表情就那么离开了,也因此凉茂和公孙恭在第二天他们准备前往青徐泰山的时候收到陈曦的礼物非常的惊讶,等他们拿着那东西去了泰山之后就更为惊讶了。

    “呼,看起来事情算是成了。”公孙恭目送陈曦离开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对方的年纪还不及我,在那种时候我居然连和对方对视的胆量都没有。”

    “对方毕竟是陈侯啊,不过如此年纪基本已经位极人臣了。岂是你这种纨绔所能媲美?”凉茂无语的看了一眼公孙恭说道。

    “只是太过恐怖了,他真的比我还小吗?”陈曦离开之后,公孙恭逐渐恢复了世家子的本色,但是面上却是无比的忌惮,那种气势上的压制太恐怖了。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凉茂苦笑着说道。他们岂能不知道陈曦的年龄,只是在见到本人之后只觉得是天差地别罢了。对方并没有少年人的年轻气盛,相反身上的某些性质已经接近某些老奸巨猾的老贼了。

    陈曦出来之后就有些漫无目的了,毕竟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敲打公孙家,而很明显这次来的凉茂非常的识时务,让陈曦并没有下狠手,虽说算不上好消息,但也算是给陈曦攒了半天的假日。

    “陈宁,去给子敬复命说我已经解决了辽东的事情,让他派人给使团准备点礼物,他们想去什么地方就让他们去吧。”陈曦平静的说道,“告诉子敬给对方大开方便之门,不要有什么犹豫。”

    话说现在已经是第二个九月了,本身已经步入了冬季,自然鲁肃一般不会出现在政务厅了,而是抱着火炉,裹着毛毯在家里处理政务。conad2;

    “喏!”远远的一个护卫走了出来,对着陈曦回禀一声然后快速离开。

    鲁肃在接到陈宁的回禀之后,便快速写好一份文书让自己的护卫送往李优处,然后来回盖好印信,陈曦所谓的大开方便之门已经弄好了。

    “看起来需要给他们配备两个向导了。”李优亲自找到陈曦了解一番之后平淡的说道。

    “那就属于你的事情了。”陈曦根本不接话茬。

    “自作自受。”李优淡然的回了一句。

    “我乐意。”陈曦冷哼一声回答道。

    “呵呵。”一切灭杀于不言之中。

    李优的表情让陈曦的毛都炸了,但不等陈曦辩解,李优扭身就离开了,只是话音却传了过来,“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来,你赶紧摆平所有的世家,必要的联姻也不算是失了身份,别闹的自己不舒服,我们也跟着受累,其他人也都看不惯。”

    李优属于支持陈曦娶了甄宓的,毕竟刘备娶张氏已经是定局了,而陈曦娶了甄宓对于大家都有好处,结果现在闹成这样,若非所有人都知道陈曦和刘备关系极佳,绝对会怀疑两人是不是要闹矛盾。

    陈曦静默的立在原地没有开口,隔了良久之后摇了摇头扭身离开,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说什么。

    陈曦神色低迷的扭身朝着路的另一端走去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不远处的酒楼上看着他。

    “甄姐姐,其实你可以过去的。”辛宪英拉着甄宓的袖子说道。

    “过去干什么?需要等一段时间啊,他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好,过去了也没有办法交流。conad3;”甄宓瞟了一眼在自己旁边给出谋划策的辛宪英,伸手一点对方的额头,然后揉了揉脸蛋说道,“你这个小丫头真的是人小鬼大。”

    “不要我帮忙那我就去看我爹爹了。”辛宪英奋力的从甄宓的手上挣扎出来,然后远远跳开,对着甄宓做了一个鬼脸直接跑开了。未完待续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