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陈宫的迷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高顺的话完全没有给曹性面子,不由得曹性的面上出现了一抹讪讪之色,他确实没有驾驭内气离体实力的能力,凭空得来的实力不是那么好用的。

    军魂确实能大幅度提升主将的实力,像高顺和鞠义自身实力只有炼气成罡,但是靠着军魂却能表现出内气离体极致的战斗力。

    不过他们终归是最为特殊,正常的武将,就算是像曹性这般一起训练,甚至都能算是陷阵成员的将领,承受超过自身极限的军魂也不代表他能发挥出那份实力。

    以炼气成罡的心性能力,强行驾驭内气离体的实力,若能表现的和内气离体一样那才是奇怪,而曹性就是如此,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射杀鲜卑头人,只能说一句箭术非凡。

    曹性也没有在意高顺和吕布话中的小视,他很清楚自己除了那手箭术,其他的对于两人真的是提鞋都不配。

    可以说若非高顺因为当初走岔路的缘故,终生无法依靠本身的力量的突破内气离体,单就他的心性,绝对不会弱于张辽这等顶级武将,有时候机缘会比天赋更让人难堪,只不过大多数人屈服了,而高顺并没有屈服。

    甚至可以说现在的高顺已经成功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虽说不是依靠内气的道路,但又有谁能小视

    “全力探查鲜卑的动作,一旦他们出现任何的异动都要记得像我禀报。这一次不要用任何的计谋,正正经经的用实力来打醒他们打到他们臣服”吕布扫了一眼张辽,高顺。成廉,郝萌等人缓缓地开口说道。

    用吕布的话来说胡人就是欠揍,他们不会臣服于头脑,不会对于智慧敬畏,他们只会用,也只能用双眼去见证对手的强大,用自己的尸骸去铺就强者的道路。

    “喏”陈宫抱拳一礼说道。“虽说不能用任何的计谋,但是战场的选择也是另一种优势。”

    “这一次所有的小伎俩都停止吧。不需要任何的手段,用最强硬,也是最血腥,最震撼的方式击溃他们。将我的印记永远刻录在北方胡人的灵魂之中”吕布平静的语气之中带着丝丝的高傲说道。

    陈宫看着吕布的双眼,沉默了良久之后,“交给你了,感觉到了北方之后,我们实际上就没有做什么,只是在给你打下手罢了。”

    “因为这里的对手是胡人,而不是中原的智谋之士,在这里只需要用拳头就可以征服一切,同样也就可以获得一切。”张辽叹了一口气说道。

    中原呆的久了。习惯了使用头脑去解决的一切问题,用利益去笼络别人,用权术去压制别人。却忘了自身才是强大的根源,所谓的联盟,分化,最根本还是自身。

    “”陈宫沉默,良久之后才说道,“有些时候规则是由智慧建立起来的。而有些时候,规则却是由武力建立的起来。却是我疏忽了。”

    “我们在前面打,你们在后面建设,怎么能说你们是在打下手”张辽笑着说道,“只是职责分工不同罢了,我们做不了你们的建设,做不了你们收拢民心,做不了你们整地开荒,做不了你们”

    张辽的话并没有让陈宫恢复过来,虽说他面色已经恢复,但是心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谋臣一直无事可做的话,怀疑自身价值只是时间问题,无所事事和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同样让人痛苦。

    “公台,其实一个令天下国泰民安的文臣,比一个出谋划策的谋臣更重要。”胡昭也开口说道。

    北地的战争确实是用不上他们这些高级文官,但是胡昭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上战场出谋划策,从一开始他对于自己的定位就是坐镇后方,治理民生,教化百姓和臣服之后的鲜卑匈奴等外胡。

    同样臧洪对于自己的定位则是如何更快速更合理的击杀外胡,所以他也没有什么迷惘的,他从一开始的做法就是怎么大规模大规模的制造死亡。

    唯有陈宫一直不能适应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要知道在中原的时候,不管是吕布如何强横,终归没有了他,吕布势力顷刻间就会出现倾覆之危。

    现在在来到并州北部之后,就算有着陈曦交给他的鲜卑势力图,陈宫也没有多少的表现。

    和中原那种一个势力只要顶级谋士漏算一步,自身就可能遭受到巨大打击的至关紧要不同,在北方这里几乎是吕布驰骋的疆场,根本不需要陈宫出谋划策

    陈宫感觉自己存在的价值已经逐渐失去了,他并非是擅长政略的文臣,尤其是在有一个能将政务做的井井有条的胡昭面前,陈宫的存在感已经拉低了太多。

    有时候陈宫都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功成身退了,一个已经没有价值的谋臣活在一个势力之中,其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个高效,主动的势力,自己这个什么都不需要干的顶级谋臣存在的价值是什么难道就是作为米虫静静的看着吕布等人在前方拼杀,胡昭等人在后方努力的工作,自己能做什么陈宫扪心自问

    从当初放弃大汉朝官位那一刻开始,陈宫就知道了自己的追求,他需要一个平台,一个能真正能绽放自己的舞台,他需要强大的对手,就算是惨败,至少在失败之前也足够他证明自己,然后无怨无悔的死掉。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陈宫并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他努力的方向却在一直展现着自己的选择,他陈宫不想活的像一个米虫,他想要去证明自己。

    只有这样才是能知道自己活着,否则没有意义的米虫生活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等死,活着是为了等死这是何等的可笑

    没有了中原的勾心斗角,没有了中原的朝不保夕,也没有了繁琐的谋划,无事可做的陈宫开始思考自己的意义,

    以至于他隐隐都有些后悔当初自己北归的选择。

    北方的并州并不需要自己,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陈宫最清楚的感觉,他存在在这个势力的最大意义已经逐渐的消除了未完待续

    ps:我在这里该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