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七章 道随时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从刘备那里出来后不久,各个世家的代表都像是收到了信号,换上准备好的服袍,然后朝着之前陈曦定下的那个地方走去。

    “家主,我们为何要去的如此之早?”贴身侍女欠身对着内里穿着夕阳红色绸衣,外面披着一层白绒的甄宓不解的的问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必须第一个前去,从任何的角度讲我们都必须一尽地主之谊。”甄宓缓缓地将甄家家主的宫装服袍穿在身上,然后让侍女将那繁琐的衣扣系好。

    大概天下所有家族之中,也只有甄家会备有女性家主的服袍,这个倒霉的世家,已经传承到了几乎要灭族的程度,空有无可匹敌的财力,嫡系一脉只剩女子了。

    侍女欠身不再阻拦甄宓,而甄宓则将手并拢放在腹胸之间,一步步如同丈量好了一般缓缓的走了出去,上了马车之后,缓缓的跪坐其中,门帘舒缓的放下之后,那个带着甄家特殊纹路的马车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朝着甄家提供的那座院落行去。

    一路车轮缓缓而动,未有丝毫的颠簸,抵达地方之后,甄宓缓缓打开院落之门,然后将带在手腕上的金牌卸了下来,收入袖子,将甄家的金牌挂在手腕上。

    “你们在这里迎宾,我在里面即可。”甄宓清冷的声音传过来之后,缓缓地迈步朝院内走去,这里已经打扫了太多遍了,每一处也都检查过来,四处遥遥保护的人并不在少数,所以并不需要有丝毫的担心。

    甄家一干仆奴皆是应声,而甄宓则带着肃然的表情缓缓地朝着前方走去,直到主位之下的第二主位,甄宓淡然的一挥服袍,闭目坐在那里。

    静坐一段时间之后,甄宓缓缓地将手腕抬起,金牌上耀眼的甄。让她微微有些花眼,抬起袖口,将另一枚金牌拿了起来,看了好久之后。闭着眼睛将另一枚金牌的绳头解开,系好挂在脖颈。

    做完这一切之后,整个内厅再一次恢复了原有的寂静,而甄宓则像是完成任务了一般开始闭目养神。

    辰时之后,世家开始陆陆续续的前来。不过这一批都很有自觉的步行而来,虽说在看到门口的甄家马车有些惊奇,但是却发出任何的声音,三三两两的迈步入内,然后皆是坐到后方闭目养神。

    随着时间的流逝,世家来的越来越多,但是却没有多少人会发出声音,几乎所有人进入这里之后,很快的就选择好了自己的位置,世家并非没有自知之明。

    天下世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能被称作世家的,往前推要么是古姓,要么是贵族,这些属于真真正正古老的世家,最明显的一点的在于,这些人的祖上,要么是为整个华夏文明进行了添砖加瓦,要么这些人的祖上曾经奠定了现在华夏的版图。

    这也是为什么袁术会说现在的世家已经背叛了曾经的道路,世家本身所歌颂的并非是代天子牧守教化。更不会是后面更糟糕的剥削下层百姓。

    世家在典籍之中记载的是他们曾经的功业,不为某一个人,某一群人,而是为了整个民族所付出的功业。

    甚至往前推。这些人的姓氏都代表着这群人曾经的功业,他们曾经是文明的传承者,曾经是历史的书写者,是披荆斩棘的华夏先民荣耀的后裔。

    因而这些人在曾经还没有堕落的时候,他们有一切资格享有现在的一切。

    可惜不是一切的优秀的东西都永远是好的,五百年前的馒头对于那个时候的古人来说。可以拯救人命,但是对于现在得人来说,却是实打实的毒药。

    春秋秦汉的儒家还算是先进的思想,宋儒明儒几乎臭不可闻,所谓道随时移也就是如此了。

    任何能存在的思想都有着自己适用的时间,时间的广度足以磨灭一切的圣典。

    从久远的姓氏算起,就算是汉末袁家的发源妫姓至今也不过才三千载,世家从贵族走到这一步不过四百年,从当初稳定地方,协调上下矛盾,到现在变成毒瘤也不过时区区两百年。

    最初每一个姓氏都代表着一个没有姓名的人迈出扩张的一步,为华夏的版图添上自己的一笔,之后岁月滔滔,每一个姓氏又代表着一份巨大的功业,而能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都代表足以追溯至上古的功业。

    陆陆续续位置已经坐满了九成,只剩下那五六十人还未到,而这五六十家,基本上代表着汉室每一个郡的郡望,也就是说,这些家族不但有着追溯千年以上的历史,也有着相匹配的实力。

    简单一点来说,这些家族所在郡,郡守一般都是他们选定的人,而那些能控制的位置,基本上都是他们家族能信得过的人,可以说如果没有郡守级别为官回避政策,整个郡官员都很难插手进来。

    当然所谓为官回避,也就是异地为官也不是真的无懈可击,颍川陈家就出现陈家人在本地为官的事情,当然荀家也出现过,至于袁家,想想袁术就行了,所以才说这些家族是第一序列的家族。

    随着河东卫家,陈留卫家联袂出现在路口,第一序列的世家也终于陆陆续续的出现了。

    这些世家有些刚刚遭受重创,有些只剩下零散支脉,有的则正处于鼎盛,但是却没有一家嘲讽过对方的失败。

    当然更没有任何人提议取消他们的资格,世家可以落魄,可以失败,但是只要他们还没有丧失自己的心气,还没有失落他们的传承,时间自然会鉴证一切。

    这个时候甄宓也不能再继续坐在主位让侍者迎宾,已经到了最后一批人了,她也该出去迎宾了。

    缓缓地睁开眼,之前一直像是一座雕塑,坐在次主位的甄宓缓缓地站起身来,面色沉静而又肃然的前

    去迎宾,整个正厅皆是鸦雀无声。

    河东卫家家主卫觊进入庭院的瞬间就看到起身朝着门口走去的甄宓,虽说不管是河东卫家还是陈留卫家跟甄家关系都不算太好,但是却也不能在天下众多世家面前失礼,眼见甄家家主前来迎宾,当即快步走去。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这个月在挣扎看看,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