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堵门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卫觊和卫兹在见到甄宓一身宫装,手腕上带着的金牌岂能不知道这位已经是甄家的家主,虽说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对于甄家这个已经没有嫡系男子的家族,两个卫家也实在不能表述什么了。

    “甄家家主宓,请河东卫,陈留卫入座。”甄宓神色平静的欠身一礼,卫觊和卫兹也赶紧回礼,之后才神色怪异的朝着内厅走去。

    “你刚刚看到了吗?”卫觊嘴角都没动,但是声音却清晰的出现在卫兹的耳中。

    “我很好奇她算是甄家还是陈家?”卫兹神色平静,缓步做了一个请,然后坐在第一排一个稍微靠后的位置,其实到了第一排,除了少数几个世家,其他世家都是随意坐的,不需要讲究太多,不过这两位也不想太靠前。

    “不管哪一家,她做的都不错,而且不管哪一家,她都是主人。”卫觊眼观鼻鼻观心的开始养神,卫兹也同样做出了这样的神色。

    “咦,你这个时候来了?”甄宓的声音出现在糜贞的耳中,眼见刚入门的糜贞有些东张西望,甄宓赶紧告诫道,“不要东张西望,给我施礼,然后坐到右手第一的位置,坐好之后,不要说话,闭目养神即可,万一有人问就说是代表玄德公来的。”

    糜贞赶紧收敛了自己东张西望的神色,缓步走了过来对甄宓一礼,而甄宓也浅浅回了一礼。

    “为什么要说是玄德公让我来的?”糜贞施礼之间声音已经传到了甄宓的耳中,现在这种传音之法,几乎已经被各大世家普及了。

    “你来迟了,现在进去没有你的位置,你如果早来一百息的话,还有你的位置,现在出现的世家已经和之前那些完全不同了,还好我有准备。”甄宓回礼之间快速的给糜贞将前因后果说清楚,糜贞和她关系还是挺好的。

    糜贞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而甄宓对于这些比他兄长糜竺都清楚。当即不再询问,准备按照甄宓的指挥继续往下走。

    之后糜贞几乎和甄宓以同样姿态走入了厅中,而进去之后,糜贞就感觉到一股压力。让原本跳脱的她,变得和甄宓一般肃穆。

    “这家伙是谁……”整个客厅之中并没有流露出一丝声音,但是下面却四处的传音了起来。

    “好像是糜家的糜贞,奇女榜的某个美女。”一个世家家主传音道。

    “糜家?他也有资格来?”又是一个声音快速传递了起来,而卫觊和卫兹则像是没事人一样毫不关心。

    这种看似无声。实际上私下里乱糟糟的传音,直到糜贞走到右手起手第一个座位坐下闭目养神才停止。

    “恐怕她代表的不是糜家,而是我们现在呆的这方势力。”世家家主在看到糜贞自若的动作心中皆是一凛,毕竟那个位置相当于另一个主位,就跟甄宓坐在左手第一一样,不是因为自身身份够,而是因为她们是主家!

    糜贞之后,一身蜀锦的吴媛缓缓步入,对着甄宓欠身施礼之后,和之前的甄宓还有糜贞一般走着丈量一般的步伐。缓缓地朝着中厅走去,然后走到右手居中的位置缓缓地做好闭目养神。

    话说足以让数百人坐下的中厅也废了不少功夫才算让甄家修筑好,这种事情绝对不能丢脸,找一处草坪会盟,开什么玩笑,世家的脸往哪里搁?

    “益州吴家也到了,不过吴子远没来,倒是他妹妹来了。”一个益州世家的家主调笑的说道。

    “吴家可是很看好刘玄德,若非吴子远现在不能脱身,恐怕已经倒向这边了。”又一个家主调笑道。

    “又来一个美女。之前还觉得许子将那家伙懂什么美女,现在见到才发现,当真是国色。”一个家主盯着吴媛和糜贞的背影赞道。

    “不知道那第一,第二的那两位到底如何?”有人顺嘴就问了一句。估计不谈点美女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所以说饭饱思淫欲。

    “蔡家虽说只剩孤女,大概也会来吧,从传承上她的位置也在第一列,而且说个笑话,要知道卫家主母原本可是她啊!”一个世家家主传音道。

    “卫家大概悔的肠子快断了。”一个不明的笑声传递了过来。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分不清谁是谁,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已经收到消息了,不会来。”某一个世家的代理人接过话茬说道,天下世家七成都在这里,大家情报一共享,基本上想知道的都能知道。

    “他们在说你们家当时做的那件蠢事。”卫兹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嘲讽,不过也不知道对象是谁。

    “难道不蠢?”卫觊的声音几乎没有什么起伏,“所以说卫家长老没有脑子,蔡家传承下来的典籍,足够将任何一个小家族堆成一个豪族,结果那群长老居然以克夫这么个可笑名义将那么个珍宝送走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卫兹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怂恿。

    世家的动作皆是不紧不慢,很快第一排的位置就坐的差不多满了,陈家,荀家,王家,阴家等等家族也都陆续出现了。

    当然在看到甄宓的时候,眼神都有些诡异,但是却也都没有说什么,只有陈尚和陈光在看到甄宓的时候有些头疼,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没有离去的打算,而甄宓则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他们先进去。

    “呼,就差子川了。”甄宓面色肃穆之中带着一抹笑容,她就不信了,这次还能不见面了。

    实不知这个时候坐在第一排的某些家主已经有些纠结了,某个不请自来的人啊,这位置已经坐满了,就剩左手第一的位置,和真正的宽几案的主位了。

    &n

    bsp;  “咔嚓。”门口左右两侧出现了两个相同的声音,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有世家在这个当口争位了。

    陈曦面色平静的打开车门,然后走了下来,而对面驾马车的汉子则扶着一个中年人走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对方看都未看陈曦,只是盯着牌匾看了一阵说道。

    “主上,就是这里了。”黄脸的汉子躬身一礼说道。(未完待续。)

    ps:  求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