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 上一个时代的终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一点没有问题。”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回头我会将书册送达各个世家居住的地方。”

    陈曦只提及了第一步,并没有提及第二步,其他人也没有问,并非他们好奇,而是没有办法去询问,陈曦不想回答的话,恐怕任何人都问不出来任何东西。

    他毕竟还是世家子,就算再怎么激进也还是明白自己出身的,有些时候削弱世家就是削弱自己,而削弱自己,永远不是什么好事。

    司马防也同样是聪明人,在从荀爽手上接过书册之后,略一思考就补上了前因后果,世人的看待事物的方式总归是无法脱离自己的阶级,有时候总是会带着一些阶级性,就像现在这些世家家主一般。

    至于跳出自身阶级去看待问题,以第三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很不幸,拥有这个能力的蒯家蒯越已经死在了滔滔长江之中,陈曦自信不会有任何人会看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真想用自己的精神天赋再一次去窥视未来,可惜最后一次机会已经失去了。荀爽看着主位上的陈曦默默地想到。

    现在荀爽的精神天赋已经彻底失去了开启的机会,在前两年他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使用了最后一次机会给荀家留下了一道护身符。

    以荀爽窥视的未来看来,荀家只要荀彧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其窥视到的百年,荀家依旧是天下鼎盛的豪门。

    可惜荀爽没死,但是最大的护身符却没了。要知道前前后后有五次窥视的机会,前四次使用的时候都逆转了局势,让荀家或是激流勇退,或是一步登天,为荀爽闯下了偌大的名望。

    等到剩最后一次的时候,自然明白这种能力的珍贵,因而一直保留着最后一次的施展机会。

    自然有这种逆天的能力打底。荀爽在任何时候表现的都是非常淡然,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颠狂。因为他知道在任何危险的局面下,他都有着绝对翻盘的自信。

    正因为这种绝对的自信,让天下所有的智者对于荀爽都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也同样因为这种自信reads;农门闺秀。荀爽在任何时候都能发挥出超出自己极限的能力,这才是碾压了上一个时代所有智者的荀爽。

    毕竟是个人有一个用出来什么情况都能解决的大杀器,那他的顾虑就会少太多,荀爽靠着原本就出色的智力,以及整个人生水准以上的表现,让荀家蒸蒸日上。

    自然最后一次机会他一直都没有,但当他老了,快死了的时候,要还不使用的话。难道要带到棺材里面去于是在两年前他快死的时候,使用了自己最大的底牌。

    结果荀爽现在没有死,他自然就感觉非常的浪费。要是那个能力还能用的话,对于这种情况他完全就不需要担心了,当然那能力还在,荀爽也绝对不会用,恐怕还得等到快死的时候使用。

    “看来诸位都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回头我会将相关的资料发放给各位家主。不过还请诸位记得不要将这份资料给于某些不该给的人,毕竟现在那块地方还属于敌占区。”陈曦眼见没有人再问。不由得感叹了两下这些世家子的素质还是不错的。

    “这一点陈侯可以放心,我们没有将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的习惯。”卫觊开口说道。

    “那就好。”陈曦扫了一眼河东卫家的现任家主,随意的说道,他也知道对方话中有话,不过并不需要太过在意,一些东西无视掉就好了。

    “不知陈侯除了我等的家学典籍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现在可以一并说出来,在座的天下世家能解决太多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旁听没有说话的吴媛温雅的声音传递了出来,算是给陈曦买了一个好。

    陈曦看了一眼和糜贞差不多的吴媛,对方神色温雅之中带着一丝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但是说话的方式却很明显的偏向陈曦这边。

    “唔,也对,趁你们都在,我想我所需要的东西你们大概都有,回头我们各自派人谈谈,你们有的我们有的,互通有无一下。”陈曦点了点头,若非吴媛提示,他都忽略了,世家除了家学,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唔,吾兄让我将此物交给您。”吴媛从袖子之中抽出一份像是帛书的玩意儿呈给陈曦,陈曦皱了皱眉头接过,说实话,在现在这种世家会盟的情况想呈递东西可不是什么正常情况。

    “这是”陈曦看了看帛书,感觉是地图,但这是哪里的地图倒是完全看不明白。

    现在也是问话的时候,加之吴媛将东西递给陈曦之后就缓缓离开了,令陈曦好奇的是,从吴媛面上没看到丝毫的敬畏,这倒不是陈曦的恶趣味,只是这么大的人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有些不自然。

    川蜀地图,不会吧,话说我记的川蜀的地图好像也不是这样的,而且这上面连驻军布防的据点都没有,吴懿要给也不可能给这么个玩意儿。陈曦想了想,还是按捺住性子,准备下来再问吴媛。

    之后解答了一番世家的问题,然后请在场所有人吃了一顿真正大厨做的饭菜,上了一壶蒸馏后的好酒,当然第一次喝这种酒的人有的非常喜欢,有的就觉得适应不了,不过满意的人居多。

    毕竟这个时代的酒与其说是酒还不如说是饮料,还会因为各种原因有些酸味,和陈曦这种粮食酿制的蒸馏酒完全没有的比。

    这一顿饭让这些传言之中锦衣玉食的世家家主终于明白了自己以前吃的真心是猪食,有些没接触过炒菜的世家家主都快泪目了,物质生活渣到了一定境界了。

    同样在场的世家家主看陈曦还有默默吃菜的陈家家主就诡异多了,培养这么个人物也真是难为陈家了。

    &nbs

    p;  这一顿饭自然就在这种平静而又诡异的气氛之中结束了,而陈曦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默默地吃饭,这个时代的物质生活啊,恐怕吃膨化食品都是享受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