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生而知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张地图给我,我回去研究一下。”法正顺手就想将地图卷起来带走。

    “我觉得我还想要。”贾诩翻了翻白眼说道,“这东西别想了,还不是我们现在就能拿的东西,就放在子川这里吧,也只有这里才当得起安全。”

    “嗯,还是文和知我,陈曦将地图卷起来,这张地图你们记着就行了,不要画出来,终归是一个麻烦。”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些错漏,虽说不大,但是也不能拿这张地图作为范本,仍需你们探查。”

    “其实这张地图更多的作用是让我们粉碎以前的桎梏。更好的发挥出来所有的实力,只要我们这个层次不乱,其他的中下层的纷乱根本不算什么。”郭嘉已经明白陈曦为什么要给他们看这张地图。

    “就是如此,现在还用不上它,它更多是给于一种警示,让我们居安思危,更为留心。”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毕竟一旦走到最后,而又同样年轻的我们不出现信念的争端才是怪事,无所事事找点事做也是正常。”刘晔苦笑着说道,正因为他们的势力走到了某种极限,所以才会因而引发出各n种的争端,自古以来各种势力在初期同心协力共渡难关,最后却倒在终点线前。

    “就是如此,所以给你们目标订的高点,贵霜和安息我们是必须要收拾的,而收拾掉这两个我们要还有余力的话,可以和大秦动动手。”陈曦面色肃然的说道。

    在之前的谎言灌输下,贵霜和安息在贾诩等人眼中已经非常的强大了。而车翻了这两个之后居然还会有一个对手,自然这个对手会更强。

    眼见其他人面色微微有些发苦。陈曦笑着说道,“放心吧。要是我们能平贵霜和安息的话,和大秦也就是罗马交交手没什么问题,不会发动灭国战的,也就是交交手啊。”

    众人面色更苦,聪明人最喜欢的就是从得到的信息之中分析出不同的东西,而陈曦的话让他们分析出更多的东西,比方说罗马帝国什么的肯定比贵霜和安息要强多了,否则绝对不会是交交手的。

    “等以后交手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陈曦也没有解释,他很满意现在郭嘉等人的神色。居安思危对于这些人来说非常重要,自满很容易出意外的。

    “好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冀州和豫州重建,提升我们的国力比什么都重要,和曹操他们比起来我们非常强大,不过还不够啊。”陈曦摆了摆手示意今天就到这里,各自回去休息。

    “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所有人在陈曦端茶送客之后都起身准备离开,郭嘉迈步向前之后又停滞了下来看着陈曦说道。

    陈曦微微一怔。随后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但是面上的高深莫测的神情仿若已经认可了他人的猜测。

    “好吧,不愿意说就算了。”郭嘉也是无所谓,但是从陈曦的神情上他们已经能察觉到一些异样了。

    “生而知之吗?”鲁肃微微有些苦涩。

    “生而知之?怎么可能?”贾诩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光泽。结合陈曦很多不合理,但仿若经历过万千遍的笃定,贾诩的精神天赋很清楚的察觉到了陈曦的异样。以陈曦的学习能力,不应该有这种程度。

    “如此也好。”刘晔涩笑。但是却轻松了很多,输给凡人心有不甘。但既然对手是圣人,输了不是理所当然吗,有什么不甘心的,反倒因此刘晔摆正了心态。

    目送众人离开之后,陈曦缓缓地抚摸着地图,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不管李优等人相信了几分,陈曦很清楚从这一刻起他们再一次恢复到泰山初建时的心态。

    “这块大好的田亩真的要送给他吗?为了长治久安树立一个同出一源的敌人,不过这两千七百万顷的沃土啊,真心太烫手了。”陈曦摸着地图上的某处默默地自语道,声音无比的低微,只有自己能听清。

    众人三三两两的抱团离开,李优和贾诩坐上一辆黑色的马车,缓缓地离开,不过并不是回自己的家中,反倒朝着远离他们居住的地方行去,他们需要吹吹冷风好好冷静一下。

    “你信了几成。”良久的沉默之后,李优闭着眼睛靠着车厢说道。

    “除了实力判断我全信了。”贾诩缓缓地睁开双眼。

    “我基本相信子川的判断了,安息和贵霜,真是强大的对手,我们也需要加把力了。”李优点了点头说道,他们虽说都察觉到了陈曦话中的不实,但总体而言陈曦并没有欺骗他们,对于智者真与假需要自己的判断。

    “先拿回属于我们的土地,十年的时间足够我们做太多的事情了。”贾诩缓缓地说道,“对于天下来说你比我重要,我善于军谋,而你则是治国,军略都很均衡。”

    “内政自有子川和子敬操心,我只需要做好我现在做的事情就好了,各司其职将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到最好就可以了。”李优平和的说道,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对于一个智者冷静的判断是不可缺少的属性。

    另一边郭嘉和法正坐在一辆马车里,相对于贾诩和李优的沉闷,这两个家伙就欢快多了。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法正将郭嘉袖子之中的装酒的竹筒拿了出来,喝了两口之后说道。

    “不对的地方多了去。”郭嘉无语的说道,“不过大体上子川的内容是真的。”

    “子扬这点真是讨厌啊,都好几次了,这次居然还要这么做。”法正这孩子完全不怕得罪人。

    “你难道不觉得有压力?子扬也有自己的诉求,毕竟他姓刘啊。”郭嘉笑着说道。

    “希望没有以后,这次都到这种地步了,下次要是他还这样,我非给他上个绊子。”法正不满的说道。

    精神天赋和人心有关的法正对于人心很有了解,但是在郭嘉面前说这话,却又是另一种不懂人心,陈曦当时说的不仅仅是刘晔啊,只是刘晔首当其冲!未完待续。。

    ps:  默默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还是静静的看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