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错不在你我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种延绵数百年的仇怨,想要化解非常的困难,同样也非常的简单,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

    这个时代不会有对于自由的追求,不会有对于人权的宣言,这个时代只要能活下,那一切都还有希望,所以要化解这延绵数百年的仇怨,实际上只需要给于羌人平等的生存环境就好了。

    甚至这种平等就算是带着引号也无所谓,表面上做到就可以了,羌人的追求真的很简单,但是却无人能满足这种条件。

    华夷之辨自古就有,更何况在这个华夏强的足够在前面缀上一系列称号的年代,甚至于连陈曦想要收拢汉化外族也需要缓步慢行,就算是大儒的教化也没有说过将他们变成同族,而只是说是变成友邦,变成“自己人”。

    这个时代的汉庭骄傲自矜,作为最强的帝国他们有着这样的资本,同样他们也同样有资本不让外族混入其中,就算是贫弱,就算是困苦,这个时代汉室的百姓对于外族也有一种发自骨子中的高傲。

    不管穷苦到了什么程度,汉室的百姓至少保留着一份帝国的骄傲,他们在面对外族的时候都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虽说都是两个胳膊一个脑袋,但是百多年帝国不断扩张带来的自信,在上了战场之后其实很清楚的就能看出来,对外作战的时候少有畏惧,就算是对上数倍的外族也不畏惧,从骨子里面认为他们不会输给胡人!

    在这种心理之下要是能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怪事,外族虽说都被打的半死不活。但也做不到逆来顺受,逼急了兔子还咬人。更何况是人。

    可以说每一次汉室和羌族的冲突,最一开始的时候都不是高层的碰撞。都是汉民百姓和羌人百姓之间碰撞,然后这种事情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将两族矛盾彻底引爆。

    马超听完自然是头大,这种事情法正可没有教授他该怎么解决,准确地说,除非是法正亲自过来,否则的话他不实地接触要凭空制定政策解决这个问题也绝无可能,这已经涉及到了实操了。

    不过法正在这一方面给马超的提示就是听钟繇,或者荀家兄弟的。这三个人肯定能拿出办法。

    马超虽说非常不爽法正,但是在头脑方面他是承认法正的,尤其是在对方言出必中的情况下。

    自然马超听完就沉着脸看着荀攸,而荀攸对于马超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虽说他头脑通悟,非常明白马超想说什么,只是他很奇怪,马超这次为什么这么灵敏。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荀攸虽说有所怀疑,但是却也清楚。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化解现在危机,逆转当前曹操不利形势的大好时机。

    “说!”马超就坡下驴,当即威严的制止了羌族各部头人的倒苦水。心中对于法正更加的纠结,说实话越是用法正的策略,越觉得顺手。但是越顺手,马超就越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烧。

    一干羌族头人顿时闭嘴。羌王开口,其他人也只有闭口不言。于是都扭头盯着荀攸,打算听听荀攸能说出什么玩意儿来。

    “贵部和汉室的矛盾究其本质实际上是双方互不信任,在没有信任基础的情况下,一切的联盟不过是笑话,想来反复这种事情,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太多次。”荀攸人看着木讷,但是脑子可是一点都不木讷,他的话虽说不好听,但是所有的羌族头人都明白这是事实。

    “为了解决贵部和汉室之间的矛盾,历代都有能人贤臣为之努力,这些人有汉室的,也有贵部的,要说我们汉室之人包藏祸心,那贵部的贤人为了什么而努力,恐怕诸位也都清楚。”荀攸神情木讷,说话也没有什么起伏,但是说服力却出乎意料的强。

    下面的羌族头人之间在听到荀攸的话不由得窃窃私语了起来,羌人之中自然也有为羌汉和平共处而努力过的部族,不过后来都告吹了,但是历史却记载了这些事情,荀攸的话没有什么可反驳的。

    “实际上到现在追究双方到底是谁对谁错并没有意义,现在最大的意义是让我们双方的百姓都吃饱,至于双方之间的仇恨,人都没了,仇恨还能延伸下去?”荀攸的话里面根本没有化解仇恨的意思,反倒有一种让恩怨延绵下去的打算。

    羌族的头人原本还想着荀攸要说是化解仇恨的话,跳出来打两下脸,结果荀攸的话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直接让他们连辩驳的话都没有办法说了。

    马超听到这话有些皱眉,他是真正希望羌族和汉民和平共处,倒不是有什么私心,而是因为他明白羌族生活环境的恶劣,也明白生活环境恶劣的羌族,在无比困苦的时候会带着汉民一起走向苦难。

    荀攸也看到马超的神情,心下已经有了数分把握,于是神色淡然的继续说道,“实际上你们在给汉室带来巨大伤害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创伤,这一点想来诸位也都心中有数。”

    “锦衣玉食的生活不光是汉民需要,你们同样也需要,这一点在座的诸位心中有数。”荀攸神色平淡,双眼划过一抹精光,他的话已经引起羌人头人的思考了。

    “但实际上诸位一直在做的事情便是在毁掉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的同时也毁掉别人同样的生活。”荀攸的眼中闪烁着精光,而身后的典韦却听的是一头雾水。

    话说,荀攸的话说到这个程度之后反倒马超也开始晕了,他也听不懂了,不过他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曾经羌族和汉室最大的问题在于,羌族不是一个整体,政令无法一致,各族只为自己考虑,没有高层相互协调,而汉室一旦将对方认定为敌人,其实你是零羌还是烧当羌都不重要,无辜与否也不重要。”荀攸缓缓地道出了他要说的东西。

    “曾经你们代表自己部族缔结的契约,不能束缚所有的羌族,而汉室的契约不会给于某一个部族,所以是和整个羌族签订的,从一开始双方就选错了。”荀攸淡然的话语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双方意识上的认知差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