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世家百姓收拢中……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至于现在国家统治处于混乱阶段,刘备这边靠着层级户籍管理还能勉强控制村落层次,曹操和孙策那边就只能靠世家去监管了。

    因而要稳定一样东西在整个汉室的物价绕不过这些世家的,否则只要这群人阳奉阴违,陈曦除了靠情报系统一个个的去查,一个个去收拾,还真没别的办法。

    “一石百钱?”卫觊,卫兹,吴媛代表着三大豪商的家族代表人皆是皱起了眉头,虽说这个时代盐铁官营才是王道,但是场子铺到卫家,吴家这个程度,官营私营实际上都不重要了,他们从某种角度讲就是官营。

    “这个价格,我们吴家还有一定的利润可言,但是其他家族可就未必了。”吴媛淡笑着抽身而出,将皮球踢给陈曦和其他家族。

    “这个价太低了。”卫家等商业之中有售盐一项的家族都开口了,非是不支持陈曦,只是违背经济规律的强制销售,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

    “不需要你们去倒贴,盐我们可以直接提供,卖出价一百钱每石,我们可以以每石五十钱的价格出售给你们。”陈曦摇了摇头,他不可能让一个阶级统统去做这种亏损的事情,有来有往,有出有入,才符合规律。

    说实话在陈曦看来每石五十钱的利润已经不相当高了,毕竟生活这东西是生活必需品,每天五克,五十钱每石的利润大汉朝一年也有个四亿钱的利润,要不是他们现在没统一,这种生活必需品绝对是国家管制价格。

    “陈侯,你可能忘了一点,我们之中有一些家族是以制盐起家的,如果变成了只进行销售。等于将家族的命脉交给别人,虽说清闲简单了很多,但是相较于家族命脉的重要性,有些时候不是简单的钱能解决问题。”卫兹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家虽说也制盐,但是和那种纯粹制盐的家族完全不同。

    陈曦听完微微一怔。他也是忽略了某些细节,对于某些世家来说某些产业相当于独门产业,从头到尾由他们家把控,也是他们家族在一代代的改善,而突然以倾销的方式摧毁掉这种体系……

    “嗯,我知道了,是我忽略了某些东西,不过该推行的东西我既然说出来,那么就不可能停滞。纯粹的以制盐为祖业的家族请起身。”陈曦点了点头,直接暴力推行也行,但是负面影响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看着十一二个世家代表站了起来,陈曦微微点头,他就知道这种家族不可能太多,毕竟一个州这种家族多了肯定会互相碾轧,最后留下一个家族才是所谓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如果就这些家族的话。那其他家族应该是可以通过我的政策了,说好。在这里通过了,以后再出现阳奉阴违的情况,不要怪我出手狠辣!”陈曦的眼中划过一抹狠光,他已经不是当初初来的少年士子了,手上的人命也不在少数,俯仰之间自有一番气势。

    “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改变你们现在的制盐业,然后进行腌制品开发,我想这一方面你们都有经验,我们泰山会给于一定的支持,也就是说我们会购入你们的腌制品。”陈曦想了想说道。

    搞出集约化生产之后。禽类和肉类外包给这些家族去处理,之前还想着自己搞的话会不会有些浪费,现在有了这些世家,倒是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将这些世家本身就自带规模化,到时候培训培训就行了。

    徐州,豫州,兖州,冀州,青州五州以制盐起家的世家直接同意了这个提议,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不同意没用,苏双和张世平的盐在这五州正卖着,拦都拦不住,难道这样还不服软,这是找死啊!

    “唔,看来这一个选择,你们不太满意,还有一个选择。”陈曦朝着许褚示意,让许褚去他家将产业铺设单拿来,陈曦铺产业也是铺着铺着就需要铺下一阶段,经常会出现漏了或者遗忘了,所以会做一个这个表。

    毕竟汉末年代,很多玩意其实都没有建设,甚至于某些产业都没有开发完,有些直接还没有。

    既然如此对着那几个家族的地区选几个适合的产业交给他们就可以了,反正按照规划,大汉朝区域建设迟早的事,也不差这点时间。

    很快许褚就将陈曦的产业单拿来了,对着上面看了看,雍州,凉州,并州也就是黄河流域一带陈曦直接打发这三家去种棉花了,陈曦表示长成了他会记得收购的。

    之后也不管他们三家满意不满意,独门生意还有什么说的,按照曲奇给的册子直接种就行了,又有泰山这个巨大的下家去收棉花,也就第一年忐忑不安,之后要不满意才是怪事!

    其他几家,选定某些只能在该地区种植的药草,让其去做药材种植和粗加工,至于这些种植方法只能在私下里说了,这个时代既然对土地爱的这么深沉,陈曦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至于益州的张家表示要做高度酒,陈曦想了想也同意了,益州也不缺粮,随他们去吧。

    其实某些家族更适合去搞水泥,不过没办法现在还不到时候,也就这样了,至于某些超级豪门虽说对于确定盐价感觉到不爽,但对于他们的伤害并不大,只是钱少赚了一点,所以也就给陈曦卖个好。

    “最后一个议题,我需要你们将你们各州郡的流民,乞丐聚拢起来,还有一旦我们和曹孟德、孙伯符开战对于汉室内部造成破坏,出现的流民需要诸位帮忙收拢,而流民吃穿用度的花费我们会进行补偿。”陈曦揭过之前的议题,直接进入最后一项。

    说实话冀州一战,本身破坏不大,但是逃兵流匪对于整个冀州的破坏几乎是毁灭性的,而且逃兵流匪破坏村镇之后更是出现了大规模的流民,这些流民有的也变成了流匪,有的没等到陈曦管理就自生自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