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另一种交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看起来你手上壮丁数目不少,是用钱交易,还是用其他东西交易,如果用其他东西交易,土地,你所需要的东西我们这边有的都是可以的。”陈曦缓缓地开口询问道,现钱的话,如果张卫弄来太多壮丁肯定吃不下。

    张卫双眼明显的闪烁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在陈侯能力范围之内的都可以?”

    陈曦眯了眯眼,他感觉张卫的要求不会那么简单,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只见张卫拿出纸笔快速的在纸上书写了起来,然后让仆人呈了上去。

    陈曦打开信纸微微一怔,随后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他突然发现历史上着墨不多的张卫确实是个人物。

    “确实在我能力范围内,不过一万壮丁不值这些。”陈曦一脸惊奇的看着张卫说道。

    “那只要其一,之后我们奉上三万壮丁,一万女子。”张卫面不改色的说道,他现在已经不是代表一个世家在开口了,而是代表一路诸侯了。

    “成交。”陈曦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我很好奇你哪来那么多的壮丁。”

    “山野的蛮子,羌胡抓之不尽,无法教化,收入监狱也是一个麻烦。”张卫摇了摇头说道,张任出兵的时候,汉中一带策应的蛮子非常多。

    “哦,没问题,回头我会命人送去,不过看过之后还请销毁,当然回头你要是不认账也行。”陈曦笑眯眯的说道,他对于张卫还是挺满意的,脑子居然这么活。

    “只要方法得当,我们张家自然会认账,信用上我们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张卫拱手一礼说道,“事成之后,我们张家还会再送给玄德公一份礼物。”

    其他人完全不明白张卫说的是什么,虽说有窥探的想法,但是陈曦收的那么严实,他们也没有没什么好办法。所以只能想办法从张卫那里掏出来点东西。

    “张兄,可否告知一下。”申耽说话并没有拐弯抹角,传音给张卫之后直奔主题。

    张卫听声便知道是上庸的申耽,想起之前刘璋伐汉中的时候申家曾伸手帮忙。于是微微动嘴将自己已经验证了的猜测告诉了申耽。

    说来张卫这个人没有什么大聪明,但小聪明还是有的,脑子非常的活,而之前的那个交易还给陈曦提了一个醒,不光实物能交易。某些非实物的东西也是能交易的,比方说秘密,消息,情报,还有解决办法!

    申耽听完双眼猛地一亮,原来这也可以啊,只要能付得起钱,应该没有问题是解决不了,毕竟面前坐着的这位可以说是天下最顶级的智者,更何况他的背后还站了很多人。有些时候某些事情的解决办法,更为重要一些,相较于钱来说。

    一个秘密被第三个人之后之后基本上即意味着暴露,很明显申耽并不是嘴严的家主,而张卫也没有要求申耽不去泄漏,很快所有的家主都知道了这个秘密。

    这一天结束之后,陈曦这边收来了不少的纸条,都是一些问题,有简单,有麻烦的。还有一些纯粹就是没事找事的。

    就比方说顾家送来的这张纸条,问题是如何让家族永远的延绵下去,先不说顾家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奇珍异宝,就单说这个问题有没有答案估计都是心中有数。既然如此还送上来,那不就是找茬吗?

    “还有这算是什么?”陈曦头疼的看着荀家的问题,“性善和性恶……”

    没有别的就这么一句话,看字体就知道是荀爽写的,而且给出的报酬还相当的厚实,但问题是这种问题。找个哲学家来回答才对吧,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到底问的是什么都不确定啊!

    “唔,不管了,看在报酬的份上,我觉得我还是想想该怎么写了,唔,荀子的性恶论和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从五德到凡人,还都是圆满的啊,既然如此,生拉硬拽到一起,纯粹的善和恶是没有标准,就这么来吧……”陈曦的节操也不高,但是辩证思想还是有的,顺着溜就行了,糊弄老人嘛。

    和古人相比,现代人提高的不是脑容量,而是经验,接受过各种信息的轰炸,思考问题的角度和古人以一派为立足之本完全不同,至少现在人某些理论生拉硬拽到一起,给够时间,也能拼出来一个看似完美无缺的玩意!

    将所有看起来能回答的问题,陈曦挑选了出来,给李优,贾诩等有空的人都发了一些,至于为什么有空,时间这东西挤一挤就有了,贾诩都有时间喝茶,那肯定是有空闲时间了。

    “为什么我也要弄这个啊!”法正不满的看着陈曦说道,“这些难道不是你的事情吗?”

    “你不知道我这是在给你攒家资吗?”陈曦扫了一眼在那里嘀咕的法正说道,“后面有价格,摆平了三分之一就给你,然后三分之一上缴,我只拿三分之一。”

    “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就拿三分之一,我绞尽脑汁也才拿三分之一。”法正不满的说道,对于陈曦的分配方式非常的不满,至于上缴到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因为这是我拉来的生意。”陈曦耸了耸肩说道。

    “我要一半,你只是个中介,缴了国库之后,剩下的给你!”法正极其不满的说道,然后顺手从里面抽出一张,直接打开。

    法正打开纸页,扫了一眼微微一怔,看完上面的字之后神色微微有些犹豫,随后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再无丝毫的迷惘。

    “就这样吧,告诉问这个问题的人,告诉他就这样了,东西我收下了。”法正顺手将东西递给陈曦,神色沉稳的说道,有时候始终需要一个准话啊。

    “你不多思考一下?”陈曦笑了笑说道。

    “也没什么好思考的了,就像你说的往事如风罢了,也没有什么好追忆的,而且你都将东西拿到我的面前,我还能视若不见?”法正笑了笑说道。

    “我去给文和,文儒他们也都分一些。”陈曦笑了笑说道,抽出五张给法正之后就离开了,还有至于那张法正交还回来的纸上,透过纸背隐约能看到一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