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争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运气真好啊,居然遇到了顺风车。”卢毓坐在马超之中伸着懒腰说道,“车夫的水准很高啊,很少见这么厉害的车夫了,而且马车质量也非常好。”

    陆逊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卢毓的话,毕竟从这架马车上已经能看出对方必然是世家豪门,不过这个时间点前往泰山的世家豪门,目标必然不是刘备等人,同样也不可能是其他的世家。

    【这个时候如果是去面见玄德公那应该前往兖州,然后转道邺城,同样要做生意的话,作为一个驾着这样马车的豪门,去邺城也才是上上之选。】陆逊已经习惯了不断的去思考,努力将所见到的事物拼接到一起。

    “伯言,你在想什么?”马忠虽说相较于陆逊和卢毓来说蠢笨了很多,但毕竟在社会上摸打滚爬了很久,察言观色还是很会的。

    “他在想对方的身份,还有为什么去泰山。”马忠开口之后,还没等到陆续回答,卢毓皱眉之间已经猜出来了陆逊所思所想,不过很明显开口时的神情不算太好。

    【这家伙,永远都这么谨慎吗,什么事情都要思考一下?】卢毓低头也开始思索,他可不希望这个和他同岁大的家伙将他甩开,面对陆逊的时候他已经出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对方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天才。

    “是的,不过顺带整理一下我这一路来的所见所闻,果然就像老师所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虽说没看下万卷,但是结合书本的知识和所见所闻确实让我有了更深的感悟。”陆逊点了点头,这一次说话的时候之前那种稚嫩一扫而空,已经有了一些饱读诗书的文华之气。

    “理论不去实践都是空谈,就像我们才来的时候,所见到的大多数官员都应该拿下了,但是等走的地方多了,了解的多了。才明白黑和白并非是对立,其中也有重合啊。”卢毓抬头看了一眼陆逊说道。

    “不过接受归接受,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陆逊神色郑重的说道,这几乎是他这么长时间游历以来。不断深入去思索得出来的结论,“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改变这些,我会尽力去让一切回归法度。”

    “别说笑了。”卢毓嗤笑道,“法理不过人情。更何况你又如何保证你的判断是正确的,相反我倒是认为现在这种可控制范围之内的情况是必须容忍的,我们可以去调节,但是不能以绝对的个人意志去扭转!”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正确,但是我知道现在这种制度本身就是错的!”陆逊冷静的说道,“知错便改,在我的控制之下就算不能改到完美,也不会更烂!”

    “调整的想法是对的,但是你能保证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卢毓更善于从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上手直接给了陆逊致命一击。

    “用制度保障。”陆逊竖起食指说道。“用制度去约束人,人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制度就算有问题,也可以不断的修正,总有一天可以达到我的要求。”

    “你太理想了。”卢毓皱了皱眉头说道,“陈侯曾经说过,智者不在自己不擅长的事物上发表言论,伯言你现在就在站在我最擅长的角度和我争执。”

    陆逊沉默,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但是他确实想整治现在汉室中下层存在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已经对于底层百姓造成了影响。

    “所有的制度都是靠人来执行的,人才是起始点和最终点,执行的方式,和执行的心态都会导致最终点的结果不同。所谓人治,法治就是如此。”卢毓摇了摇头说道,因为陈曦打算将他往权谋政斗方向培养的,所以他在这一方面要远比陆逊这种小白花强的太多。

    “那就一代代的推行,总是会达到我想要的程度。”陆逊也认为卢毓说的有理,但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心气上来了死不回头。

    “那现在的制度就不是一代代的贤人推行下来的?虽说其中有太多的问题,但至少现在这种制度非常的适合这个时代,至于创造出另一个制度,我做不到,甚至该如何下手我都不能确定。”卢毓很现实,很现实,在自己最擅长的一方面据理力争。

    “陈侯很喜欢说道随时移,这句话其实非常有道理的。”卢毓笑了笑说道,“制度没错,环境变了,所谓萧规曹随,但是四百年后的今天为什么也要变革?”

    陆逊不在说话,这些他都知道,但是知道并不代表他就没有疑问,就像最一开始所说的那样,他陆逊能接受这种制度,但并不代表这种制度就没错。

    卢毓同样没有说话,他更现实一些,他这个人做不了改革派,同样他认可陆逊的思考方式,但不代表他能跟陆逊去做同样的事情。

    良久之后原本站立的陆逊再次坐好,长叹了一口气,“第一次从自己的身上认知到了师父的厉害,仅仅只有我们我们两个人,而且还看的都是同样的东西,都出现了争执,我们的前辈难道没有争执过?”

    “怎么可能没有争执过。”卢毓望着窗外说道,“每一个人都是不同,每一个人看问题的方式都带着自己对于万事万物的认知,同样一个人的出身,社会地位,眼界都决定着这个人的看问题的方式。”

    陆逊苦笑,他敢保证这句话是陈曦家里某册书上写的,只不过那册书并不属于他的涉猎范围。

    “每一个人的认知都带着自己的偏见,这是那本书的总结。”卢毓看着陆逊说道,“所以任何含有自身认知的判断都会带着自身主观的判断。”

    “所有的争执来源其实都是自身对于问题认知的碰撞。”卢毓仿若自语一般的说道,“而之所以你没有看到争执,那是因为妥协,不管是世家,还是其他人都选择了妥协,因为大势在陈侯啊!”

    不知道为什么陆逊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陈曦给他看的书中的一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是这么说的吧,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