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呦,你居然没地方过年!”陈曦调笑道。

    吴媛带着恼意横了一眼陈曦,她现在最忌讳有人说她无家可归,顺带一说吴媛还算有职业道德,虽说横了一眼陈曦,但是面上却依旧带着职业化的笑容,不过却能透过神色看出她的不满。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家在冀州没有老乡或者好友吗?”陈曦正色道。

    “我家在陈留,在长安,倒是有好友,还和曹孟德有点旧交,上推一代,也算是故交好友,但是在泰山,在邺城还真没有一二熟识之人。”吴媛一扫之前的笑容,正色的说道。

    关于各大世家之间的联系,贾诩将需要关注的节点都告知了陈曦,吴家和曹操的关系其实相当不错,只是当年吴懿父亲和刘焉关系实在太好,吴家跟着刘焉举家迁往益州了。

    当然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曹操举兵的时候可能就不是卫兹一人力顶曹操了,身在陈留的话,吴家不说鼎力支持,至少也要出手相助,毕竟曹操也算是雄主。

    “在这里和你能谈的拢的也就是甄宓和糜贞了,我不信她们没有邀请你去。”陈曦摇了摇头说道,※←总觉得吴媛是在特意打他的主意。

    “其实你不用多想了,我就是在打你的主意。”吴媛伸了一个懒腰,慵懒的神色,将她之前装出来的笑容全部打破。

    娇媚的神色甚至让陈曦微微一怔,甄宓,蔡琰。糜贞等人虽说也是绝色,但是却也都顾及影响。不会在陈曦面前做出这种举动。

    吴媛从衣袖之中拿出一卷卷轴,丢在柜台上。示意陈曦打开,而陈曦透过卷轴滚开露出来的地方,就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等到只剩下益州的时候,只需要一封传书,天下即可平定,此物无用。”虽说画的很精细,很认真,但是对于陈曦来说完全没有什么用,益州地图什么的完全不需要的。

    “难道。陈侯想要小女子~”吴媛做出一副怕怕的神情,缩了缩身子,看起来娇柔可欺,然而眼中那一抹嫌恶却被陈曦捕捉到了。

    “好了,好了,给个理由,为什么要住在我哪里?”陈曦眼见吴媛的神色,来了点兴趣。

    “需要有人保护。”吴媛冷静的说道。

    剩下的话没有多说,陈曦基本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你们家该不会就你兄长还有你是明白人吧。”

    吴媛没有说话,但是那种无奈的神色已经说明了所有的原因,果然有那种脑回路不正常的家族,或者该说是川蜀天险让他们信心爆棚。

    “不过你确定我能罩住你。再说你就不担心吗?”陈曦这个时候挺好奇的问道,“万一,我不靠谱呢?”

    “至少你不靠谱了还在我接受范围。”吴媛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哦。真明智。”陈曦突然觉得吴媛挺聪明的,于是将两对镯子收走。也没有给钱,地图也顺手揣走了。

    “等一会儿。我家的车架会过来,你到时坐上去就行了。”陈曦握着卷轴,背着摆了摆手说道,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安置吴媛了。

    吴媛也没有担心陈曦食言而肥,再说就算是陈曦食言而肥,区区两对镯子就认清了一个人的真面目,完全不觉得是损失。

    陈曦带着两对镯子跟陈芸离开,陈芸摸着手腕上的镯子,犹豫了一阵之后开口问道,“家主,您真要让吴小姐住到家中吗?”

    这句话其实已经有些逾越了,不过陈曦也没太在意,笑了笑说道,“自然不是,她想要庇护的话,除了我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地方也能作为庇护,只不过我和她有点眼缘。”

    陈芸明显安心了不少,她总觉得吴媛有些心机,像陈兰完全就是傻白甜,繁简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甄宓虽说愿意藏事,但是藏着藏着就说出来了,但是吴媛给陈芸的感觉完全不同。

    陈芸可是完全不想多一个有心机的主母,就算她对陈曦基本没什么念想,毕竟差距太大了。

    就连陈曦都知道,如果双方地位,身份差距太大的话,普通人的那一方面,只要不是主角,生出来的绝对不是爱情,大概更多的是一种感动和回报的心理。

    要真多一个有心机的主母,陈芸觉得现在好日子就可以划休止符了,像她这种危险的贴身侍女,就算不愿意战也不得不战,天下第十五啊,陈芸突然感觉许子将坑她……

    “阿嚏!”正在长安刘虞府喝酒的许子将打了一个喷嚏,【难道是我因为没有调查清楚而没发文臣榜,导致有人在背后骂我?】

    “子将,还是找个医生吃点药,可别文臣榜都没发,就死了。”刘虞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岁数,说起这种话完全不忌讳。

    “成为绝响也好啊。”许劭随性的回答道,完全不当一回事,在没有见到荀彧,荀攸等人之前,他绝对不会下笔书写文臣榜,他需要一个个的确定。

    之前的榜文,都有随意而作的意思在里面,但是文臣榜绝对不能如此,必须要足以服众!

    “你这家伙!”刘虞将筷子放下,一脸朗笑着对许劭说道,“公孙家还有卢家还好吗?”

    “刘玄德此人不说其他,对自己人确实不差,卢子家现在被贾文和收为弟子,公孙一家都已经安置妥当。”许劭郑重的说道,他清楚刘虞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此就好。”刘虞摸着胡子笑着说道,随后双眼一横,“现在想想我居然比公孙伯圭那个家伙活的还久,哈哈哈,果然老聃所言有理,以柔克刚,公孙伯圭太过刚强了,他原本不需要死的。”

    许劭翻了翻白眼,刘虞和公孙瓒的矛盾确实没得解决了,公孙瓒都死了,现在也没有办法跳出来辩驳了。

    “不过可惜我大汉朝少了一位戍边的名将,除了杀性重了点,他在北方干的不错,他的后裔也该享有这些。”刘虞突然话锋一转道。

    说来刘虞很注重自己的名声,自然不会介意夸两句公孙瓒,反正给公孙瓒说两句好话,对方也不可能从坟里跳出来,还能落个贤名大度,果然有事没事将公孙伯圭拉出来晒晒,心情好了一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