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取死之道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可以说钱庄是世家和豪商抱着陈曦大腿强烈要求建造起来的,只不过要全面覆盖各地区陈曦需要这些世家和豪商帮忙,毕竟他们在各自的地盘上都有一张完整的人际网络,这也是门阀的网络原型。

    当然各地区的世家在陈曦没提的时候倒是想建,问题是没那个能力,合几家之力建设一个地区性的倒也可以,但是在当前的世家豪商看来,钱庄重要的是辐射范围啊!

    只有一个郡大,有个鬼意义啊,就他们几家做生意?他们都在一个郡,抬头不见低头见,还用这样?

    要建设一个全国范围的钱庄网络,对于尝到便利的世家和商人非常重要,但是谁牵头,怎么建,怎么搞,这都没头绪,最后只能默默地等陈曦发话,自然他们等到了。

    所以和刘巴等人估计的陈曦建立体系不同,实际上是世家和豪强要求建立的,在建立的过程中,陈曦还在不断的告诉世家他想要撂挑子,但是他给世家和豪强面子。

    当然陈曦建设这玩意也不是为了套钱,实际上更多的意思是监管,当钱庄体系真的嵌入汉室每一个郡的时候,那么大额度交易用信用货币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了。

    毕竟铜钱的弊端太明显了,单一个重量就足够让人无比头疼了,而一旦换成兑票之后,陈曦差不多对照着曹操的雍凉总庄和孙策的荆扬总庄就能算出两个家伙的赋税……

    陈曦就不信曹操和孙策在吃下这个之后,会因为这玩意不是自家的就不用这东西,因为好处太多了,缺点又看不出来,既然已经出现了那不用不就是亏了吗?

    再加上各大商人的兑票,曹操和孙策都算不出来的世家豪商的偷税漏税,陈曦算个大概还是可以的,当然世家和豪商估计也想不到陈曦能靠着兑票核算出这种东西,世家自己算自己漏多少税都不好算。

    这些都是把柄,虽说秘而不宣,但是等到某一天积累到某一个程度要下手的时候,证据就太多了,要知道不光是刘巴明白要打击豪强地主,垄断商人,扶持中小商人,陈曦心中跟明镜一样。

    只不过陈曦明白现在还不是做这些的时候,相反这种大规模的豪强之间的交易,在控制范围内的时候,能带动的产业是非常多的,所以现在还需要他们,至于危险,枪杆子可还在手上。

    再话说陈曦也明白,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吃饱穿暖更为重要一些,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到一边了,陈曦已经用官方收粮的方式平稳了粮价,大豪商的交易对于底层百姓基本没有什么影响。

    因此从这一方面来说刘巴接手的雍凉钱庄,除了让陈曦能多一个背锅的,其实基本没有什么害处,毕竟七成的钱已经运往了总庄,雍凉这边只有三成而已。

    当然天下世家豪强保证金二百多亿钱的三成也有六七十亿钱,留在雍凉的估计有三十亿钱,这庞大的数目足够将没见过市面的刘巴吓哭,不过这也就是残渣剩饭……

    因而等陈曦收到这边刘巴接手的消息也就是皱了皱眉,没有什么好感慨的,想要和陈曦打对台,想多了,刘巴还没有到这个高度,连他手上最大的牌雍凉钱庄都是陈曦发给的。

    甚至在刘巴将雍凉经济搞的火热的时候,陈曦都生出了自己要不要操纵一下,将曹氏集团搞破产,然后将曹氏收购了,不过这种事情也就想想,吃亏的还是老百姓。

    曹操那边经济能好点,到时候接收的时候也就能省事点,毕竟最后比的是武力,而不是经济,更何况就算是经济,陈曦拿着刘巴两倍多的资金要还能在最擅长的地方输给刘巴才见鬼。

    不过在刘巴将曹操那边弄得蒸蒸日上的时候,陈曦微微的生出了一些可惜,可惜他从一开始就没走出自己的路。

    当然那个时候关羽就很不爽了,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年在长安门外,哪怕是一刀斩了刘巴也好。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情况是,许子远开始和长安曹操一方的文臣接触了起来,说来许劭这个人确实厉害,虽说现在无官无职,但是在任何地方都能吃得开,比方说现在他就住在太尉杨彪家里。

    从刘虞那个和各方关系不算紧密的宗亲手上了解到长安形势之后,许劭就特意来拜访杨彪了。

    两人也算是旧交,自然相谈甚欢,杨彪最优秀的儿子杨修也亲来面见了许劭,不过正是因为见到了杨修,许劭才觉得有些可惜。

    从杨修的言谈举止,容貌神情,许劭都能看出来杨修乃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年岁又与陈曦近似,所以许劭仔细观察了一番。

    最后得出的结论,让许劭无比的感叹,杨家若不落到这个程度杨修恐怕也如当前法正一般如同天之骄子,可惜杨家已经进入了五世三公的余晖了,辉煌不在了。

    “子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么吞吞吐吐的不像你。”杨彪也是遍观人情世故,所以许劭面上刚有犹豫,他就看了一个一清二楚。

    “文先,你的儿子终有一天会因杨家所累。”许劭放下酒杯默默地说道,“心比天高,智深如海,然则命若金纸。”

    许劭说第一句的时候杨彪默默地饮酒,他也知道杨家迟早成为杨修的拖累,而地听到第二句智深如海的时候很明显的带着笑意,但第三句却让杨彪大吃一惊。

    “可有解?”杨彪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

    “无有。”许劭摇了摇头说道。

    在许劭看来杨修的悲剧已经注定了,杨修的聪明是货真价实的,但是杨修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因为杨家已经衰落了。

    杨修是按照五世三公甚至是更高的级别培养出来的,那个高度的继承人有洞悉人事的能力就足够了,不需要去迎合任何人!

    那个高度只需要去发号施令,让更多的人支持他,拥簇在他的身旁就够了,而现在杨家已经不再是那个超级豪门了,杨修也不再是那个只需要发号施令,不用去迎合别人的杨修了。

    上位者的恣意妄为成功了叫做大刀阔斧的改革,但是下位者的恣意妄为就算成功了也是取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