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自古以来的官本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次日一早,伊籍和梁习作为刘备新任命的陈曦属官,于年前联袂前来拜访陈曦,算是混个面熟。

    伊籍这家伙不用多说,本身心羡刘备,早早就想跳槽,只不过刘表待他不错,因此他一直抱着忠君之事的想法,等刘表战败,伊籍也就算是送佛到西,洪水过后安置了一番就来泰山了。

    至于梁习,原本是周瑜荐拔的武官,只不过在徐州那次法正坑了一路人,将梁习活捉了,之后一直收押。

    等到将梁习放出来的时候天下已经变了颜色,简单来说之前刘备如果是霸主的话,那么现在刘备已经问鼎了。

    梁习这个人的喜欢就是臣服于强者,先是被收押了那么久,刘备收服李通的时候王霸之气一放梁习也就跟着投了,随后略一考察,刘备发现梁习还是很能的,于是就送过来给陈曦作为属官。

    毕竟陈曦现在已经是九卿之一的大司农了,管天下盐铁,税收,钱谷,主要干的就是管国家财政收支,虽说陈曦没在中央,但是管管刘备治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陈曦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也没觉得如何,能人已经见了不少,最多可惜一下梁习来给自己做属官有些不合适,这家伙适合去做边郡的郡守和刺史。

    总之现在看起来像是人畜无害的梁习,在边郡干刺史的时候也杀得是人头滚滚,当然这家伙也是很擅长教化百姓的,汉末六大刺史之一,边郡治理的溜溜的。

    不过陈曦也没有直说梁习不适合在这里做属官,他还没有那么傻,梁习再怎么着也算一个小名人。

    因而陈曦略微思考了一下就让梁习管理和外族进行的牛马羊毛珠宝美玉交易,至于伊籍,陈曦果断让他当太仓令,虽说官职不大,但是架不住陈曦这边最喜欢搞战略储备。

    这个安排伊籍明显满意,梁习则有些郁闷他想去打仗。虽说上次被人收拾了,但是他还想打,而且现在背靠刘备,府库充盈。梁习觉得自己不可能一直输啊!

    梁习的郁闷陈曦也能看得出来,然而他却没有给其调换职位的意思,要是连钱都拢不到手,到时候外放你还想削人?

    陈曦跟伊籍还有梁习闲聊了两句,然后就送二人离开。两人同架而来自然同架而归。

    “子虞可是心有不满?”伊籍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官员岂能看不穿现在还有些稚嫩的梁习。

    “这倒没有。”梁习微微一怔,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神色看起来正常了很多,伊籍不由得笑了笑,梁习也确实是一个人才。

    “子虞无需隐瞒,你之所想我也明白,然则若是连现在的钱粮都建不起来,谈何他日坐镇一方。”伊籍摸着胡子笑着说道。

    梁习沉默,虽说难以启齿,但每次看到刘备麾下那些年轻的不类人的高官。梁习就有些憋屈,为何当年他就没有遇到这等从龙的机会。

    “主公起于微末,当年以迎宾之礼邀请世家才智尚被拒绝,那时又有谁知道今日,做好眼前的一切再言其他。”伊籍的心态非常好,他表忠心表的非常早,只是人没来罢了。

    梁习也不多话,他只是有些怨念而已,陈子川这一代的高官太年轻了,年轻到足够统治四十年。这个时代没有进入那个行列的,已经注定成了陪衬了。

    伊籍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些事情必须自己想清楚,而梁习在伊籍看来并不是一个笨蛋。应该知道孰轻孰重。

    陈曦在送走伊籍和梁习之后就不再关心二人了,原本还打算写副对联装一装,结果发现自己的字实在有些装不上档次,要是找人代写就太没意思了,所以简简单单的挂个桃符了事。

    朦朦胧胧的躺在摇椅上,这个时候陈芸走了过来轻声唤醒陈曦。“家主,有一少年外客来访。”

    陈曦极其意外,他这个陈家基本不会有外客来骚扰的,因而也生出了一些好奇心,“少年外客,可知来者是谁?”

    “名帖上写的是并州温家。”陈芸温和的回答道。

    陈曦皱了皱眉头,他还真没和并州温家有过什么交流,随后不由得展颜,管他见过没见过,招进来一问就知道了,说不定是他父亲在世的朋友。

    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说不定还真是他父亲的朋友,人家敢来肯定有点底气。

    “请他进来。”陈曦笑着对陈芸说道。

    “内院?”陈芸皱了皱眉头说道。

    陈芸在内院呆了这么多年,连刘备都基本没进来过,这里住过最有杀伤力的就是诸葛亮,只不过被她们逗弄了一阵子就给逗弄跑了。

    至于陆逊,太幼了,思维到是够了,人还没长成,加之又是陈曦的弟子,侍女也不敢太过乱来。

    “前院正厅。”陈曦回道,随即起身换衣,等陈曦到了前院正厅的时候,温恢已经坐在那里开始喝茶了。

    陈曦从侧厅而入的时候,扫了一眼对方,只见对方一身绒衣,穿着不算华贵,却极其契合对方的容貌,不松不紧的衬出一袭贵公子形象,陈曦不由得微微点头。

    “并州温家温恢,温曼基见过陈侯。”温恢在见到陈曦之后当即起身施礼。

    “呵,毋须拘束。”陈曦笑了笑说道,“不知……”

    提到并州,陈曦就基本能确定温家肯定和他爹那一辈有过交流,毕竟当年陈家主要的商事就在并州,连并州王家的生意都做,从这一点来说,颍川陈家的虎皮还是挺不错的。

    温恢几乎没有

    左右言他,只是恭谨的将昨日之事复述了一遍,然后就将东西奉送给了陈曦,镯子之中明晃晃的“曦”让陈曦读出来从古到今官本位思想的强大。

    “温曼基吗?”陈曦望着温恢离去的背影,微微思考了一下,“陈伯,让人将温曼基的卷宗调出来,如果举过孝廉,就给他补一个单人的科考,补他做盐官。”

    陈曦这个时候已经记起来这家伙是谁了,不过相较于梁习的性子,温恢如同他的姓氏一样,这种有能力,性格又好,又想进步的人实在是太好用了。(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