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完全克制的兵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翻译二把刀,给安息人翻译的话安息人也就听懂了一个这个锅他们大汉朝接了,顿时千恩万谢,觉得还是还是汉室靠谱。▼

    李傕早就全身长蘑菇了,给那些以前的驻防兵叮嘱了一下看好地盘,一人赏了三金币,然后五万金币给西凉铁骑一,三千多人兴高采烈的穿好铠甲,拿上强弩,背好短枪,绑好马鞍,整装待。

    当初跟李傕,郭汜一起走的西凉铁骑实际上都是一些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的战争犯,而且也都是一些孤家寡人,这群家伙职业和爱好在这是十多年的磨练中全部变成了战场精通。

    这也是这群人没有跟华雄而是追随李傕等人的原因,他们的存在就是制造死亡,上来就灭了一个小国当作地盘的家伙们啊,才闲了几个月他们就全身难受了。

    因此在每人领了十枚金币之后彻底兴奋了起来,将武器装备带好之后就准备去干架,管敌人是谁,中亚这种平原,他们要是能输除非对手是神!

    安息使节看着只有三千多接近四千的军队非常无奈,感情这里只有这么点人,对于罗马雄兵来说,这么点人有什么用。◆

    “将军,您不通知您的国王吗?这可是数十万人的大会战啊。”安息使节操着听不懂的话给李傕说道。

    “将军,他说战场很大,您需要找帝王。”二把刀翻译解释。

    “告诉他,平原我们就是神。”李傕傲气的回复道。

    二把刀翻译给安息使节翻译为我们是神,安息使节彻底绝望了,原来汉朝人这么自大。

    不过不管自大还是不自大,安息使节都忍了,一人三马狂飚一旬,终于赶到了安息国,然而这个时候罗马人已经兵临城下了。●.ww.●

    “将军出兵!”安息使节在得到消息之后,当即大吼道。

    李傕虽说听不懂说的是什么玩意儿,但是却也猜到情况如何。而且他已经能看到数十里外的那道黑线了。

    当即命令所有士卒做出冲锋阵型,然后以一种不紧不慢的度朝着前面冲去,直到仅剩一里距离的时候,李傕高吼一声。猛地提,西凉铁骑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奔袭了起来。

    几乎同时一道黑色的云气从大军身上延伸了出来,覆盖在所有的西凉铁骑身上,这一刻铁骑就像是吃了药一般猛地飙飞了起来。

    “完了!”安息使节惨呼,区区四千已经被现的骑兵居然敢于冲击已经有了防备。¢£¢£网,弓箭上弦的成建制罗马弓箭手。

    罗马的瞭望手在数十里外就看到了李傕的骑兵,并且通知后军防备,因为罗马已经基本剿灭了安息四周的援军,兵临安息王城之下,所以对于后方的防守稀疏了很多。

    加之要攻城,罗马人将驻守后方的枪盾兵全部调到了前方,准备一鼓作气打破安息王城,李傕等人的出现让他们大吃一惊,不过这个时候对方也来不及从前方撤兵了。

    不过随后他们就看到西凉铁骑送死的一幕,居然迎着弓矢冲了过来。这是多么的愚蠢,至少这么多年他们从未见过迎着他们短弓队冲锋的骑兵。

    第一波箭雨射了过来,西凉铁骑条件反射的低头屈身,结果李傕居然看到射中自己的箭矢被自己的防御轻松弹开。

    西凉铁骑虽说属于云气自动加强防御的军队,但是在中原冲锋的时候哪遇到过箭矢居然被弹飞的情况,他们以前都是顶着攻击爆掉敌人,这次敌人攻击不破防!

    “冲冲冲,干掉这群弱鸡!”李傕狂笑道,直接无视了箭雨。▼.ww.▲

    这个时候李傕才看清楚对面用的居然是弓,而不是弩。顿时李傕笑抽了,这是哪里来的脑残,弓这种东西六十步能射穿西凉铁骑的防御都算是本事,问题是对于骑兵六十步根本就是一眨眼!

    虽说这群弓弩手靠着非人的射。在西凉铁骑的冲锋距离中射出了十波箭雨,但是西凉铁骑毛都没伤,云气防御是全覆盖,马都能将弓矢弹开……

    在罗马人难以置信的十波箭雨之中,李傕的一方所有的人抄起了强弩对着对面就是一下,然后看也不看将强弩挂在马背上。随后抄起短枪朝着对面飙去。

    直到做完以前基本没机会表现的招数之后,西凉铁骑才施施然换上了大砍刀和罗马步兵撞到了一起,

    平原最佳的冲锋距离,无伤通过箭雨的狂暴士气,对方几乎见了天神的恐惧,在大砍刀狂飚血之后的瞬间就逆推了对面,四千不到的铁骑爆出来的战斗力直接崩掉了对面。

    连破十一道防线,直接爆掉中军,几乎出场就进入垃圾时间的战争就这么出现了,罗马前军根本没明白生什么事就被后军挤散了阵型,随后被大马蹄子碾成了肉泥。

    沃洛吉斯五世在被罗马兵围王城,几乎快攻上来的时候都快要忍不住动用最后一支后备军了,结果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就看到罗马军大乱,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援军来了,当即将王城禁卫军投入战斗,将罗马人赶下城的同时开城门去夹攻罗马大军。

    一场大杀特杀之后,李傕终于爽了,一票子西凉战争犯也心满意足了,他们至少灭掉了六七千对面的敌人,自身算上伤的也就几百,更重要的干净利索的推了一个十万人的军团。

    “他们真的是神……”安息使节望着满地尸骸的战场喃喃自语道,西凉铁骑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乎他的认知了。

    “这大秦也不行啊。”樊稠吐了口唾沫说道。

    “不,大秦非常厉害,如果不是我们,其他骑兵遇到绝对死的不能再死了。”李傕捡起一张罗马人

    用得到短弓凝重的说道,“他们的弓箭比我们的大黄弓射的还远,而且他们射了十波箭雨。”

    “但是完全没用。”樊稠哈哈哈大笑道。

    “射箭度比白马义从还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李傕拍了拍樊稠的肩膀说道。

    “再快也没用,白马那种兵种根本射不穿我们的防御,只要被我们逮住,分分钟摁死。”一直没说话的郭汜开口说道,问题是你要能逮住啊,白马跑起来铁骑只能吃土好吧。(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