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帝国的骄傲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和杂兵不同,西凉铁骑最优秀的一点在于,有非常优秀的战斗经验,而且基本不存在被克制的情况,最重要的是西凉铁骑是长腿,跑得也很快,活动范围够大。

    等这种想法出现之后,无数的心思就从李傕的心头滋长了出来,李儒,那可是李儒,那可是带着西凉铁骑满地图征战,几乎抵达不败的李儒,怎么可能不给他们命令。

    “稚然,你这么一说的话……”樊稠敲着桌子思量了起来,越想越觉得李傕说的很对,貌似还真的很有道理,李儒可不是一般人的角色啊,怎么可能只让他们蹲在一个地方。

    “那稚然觉得军师让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郭汜也缓过味来,李傕的话确实是一个提醒,戊己校尉需要他们这等精锐?

    “戊己校尉存在的价值就是慑服西域,而汉庭已经很久没有真正拥有西域了,在我看来,我们应该算是先锋,主要就是为了确定一下对方的实力。”李傕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这样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没有被削去爵位,并且还拥有正统的征伐权力。”樊稠这个时候已经全面进入了李傕的思维路线。

    话说樊稠在发现原来自己背后站的还是李儒之后,彻底兴奋了起来,只要那条大腿不跑,捅了多大的篓子都不会出事的,再说在古以来最容易获得功勋的不就是先锋吗!

    同样自古以来抢的最凶的不就是主帅还有先锋吗,不就是因为这两个最容易捞到功勋吗?而他们现在扮演的不就是先锋的工作吗?

    “所以说,你们干不?”李傕看着郭汜和樊稠说道。

    说来这三个人都很清楚如果汉室重新崛起的话。他们的日子会难过,原因非常简单。吕布这一世没挖皇陵,皇陵让这三个家伙给挖了。虽说前面有董卓顶着,但是执行者就是这仨。

    这一点基本没什么办法洗,可以说如果不是挖了皇陵,就钟繇给李傕出的计谋,这三个人不说其他,投任何一路诸侯都会被接受,他们在雍凉干的真的不错。

    ≥style_txt;不过就算到了现在这个情况,李傕依旧没有放弃希望,因为李儒还活着。而且他已经成功出走西域,也没有人拦截,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兵权和爵位。

    更重要的是李儒的仆人李凡带着李儒给三人承诺,李儒保证天下归一之后让他们不会有事,至于他们的子嗣,亲友,李儒表示自己会代为看护。

    可以说正因为有这么一个保证,李傕才安心的蹲在西域,李儒的承诺在李傕的印象之中。几乎没有什么是摆不平的。

    “干,军师说过,就算有有人帮扶,也需要拿出足够的能力。”郭汜大笑着伸出手。随后樊稠和李傕也都如此,三人碰拳之后大吼,“此战必胜!”

    既然下定决心。那就没有什么说的,先锋最容易获得大功。但是先锋也同样容易损兵折将,而要作为国之先锋对战另一个帝国。李傕,郭汜,樊稠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准备。

    就算是败,也要给军师留下足够多的情报,大秦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帝国,到底是强大还是弱小,都需要有人去试探,而这少不得人命去填。

    李傕和郭汜等人早就有了某一天战死的准备,李儒许给他们泽荫后人的誓言,还有其作为精神支柱的重要性,足以让三人赴死。

    “那还有什么说的,平原之上,我们就是不败的!”健壮的樊稠站起来无比自信的说道。

    李傕,郭汜,樊稠命人将所有的西凉铁骑聚拢起来,好在由于语言不通,西凉铁骑并没有太多外出玩耍的,很快就被李傕聚集了起来。

    三人突然聚集兵马,让泰西封城中的贵族无比惊恐,很快就闹到沃洛吉斯五世那里,然而等沃洛吉斯五世去问询的时候,兵营之中除了少数的高头大马,已经空无一人了。

    “他们去了哪里!”作为贵族的安德拉戈抓住李傕的二把刀翻译大怒的追问道,并且回头对沃洛吉斯五世说,“陛下,请派人捉拿这些不遵将令的贼子。”

    安曰随意的一巴掌的将安德拉戈的爪子拍开,然后整了整衣领,作为一个翻译,他也是很高傲的,尤其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乌孙跑龙套的,而是汉室的官员了。

    虽说只是七品的译长,司职翻译,但是安曰已经完美的代入了这个身份,他不是龙套,他是汉帝国官员,就算只有七品,但是他可是和安息帝国皇帝陛下谈笑风生的汉帝国官员,你个谁谁,给我闪开!

    一巴掌将安德拉戈糊开,安曰走到沃洛吉斯五世面前,微微躬身,不同上一次都快吓跪了的情况,这一次他的底气很足。

    安德拉戈被安曰一巴掌拍掉手,直接懵了,他可是安息七大世袭贵族之一啊,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蔑视过,不过眼见安曰欠身对于沃洛吉斯五世微微施礼,他果断怂了。

    “陛下,将军为您去击溃大秦了。”安曰操着二把刀的安息话说道,虽说装的很给力,实际上他还是个二把刀。

    “何以至此?”沃洛吉斯五世来了一句安息方言,表示自己无比震惊,大汉朝的援军居然负责到了这种程度。

    【这话是说牛马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唔,这和牛马没什么关系,估计是问将军他们怎么不见了。】安曰被沃洛吉斯五世一句话问住了,听不懂地方谚语,准确地说,官话他有时候都不懂。

    “将军,有信心,有能力。”安曰基本已经泪流满面了,不过听不懂就说通用的话,作为一个二把刀,要有这样的能力,才能混开。

    沃洛吉斯五世完全没有怀疑译者没有听懂,反倒安曰的回答让他深思,【不愧

    是击溃了匈奴帝国的汉帝国啊,信心,能力,还有这种气势简直让人艳羡,我的国家在罗马撤走之后只知道欢呼,却不知道追袭,更不敢说出这种话。】

    “传令,分一半王城禁卫骑,追随汉将脚步攻伐罗马!”沃洛吉斯五世突然下定决心说道。

    “陛下!”哗啦啦一群人出现准备阻止沃洛吉斯五世。

    “哼!”一声冷哼,沃洛吉斯五世直接将王杖交给佛洛特,命其调兵。(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