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北匈奴的决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李傕等人在安息呆了一段时间,了解了不少东西之后,带着安息人赔偿给他们的东西又返回了西域,罗马和安息已经定下了来年四月到下一年四月的停战期。

    这让安息王非常感谢汉室的援手,于是又给了李傕等人不少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李傕就不像之前那么感恩戴德了,他已经明白了跨出国门之后,原本的脉脉温情已经可以收敛了。

    罗马人在李傕回归的时候也跟着李傕一同前往了汉帝国,就像李傕准备派人去看看罗马一样,罗马也对汉室很感兴趣,只不过李傕找不到懂罗马话的汉人,而加纳西斯找到了懂汉语的罗马人。

    加纳西斯也算是雷厉风行的典型,在和安息进行完霸道的谈判之后,当即给李傕那里派遣了一个使节团。

    李傕为了彰显帝国气度并没有推辞,相反还一脸笑意的接受了这个使节团,并且准备来年就将这个使节团送到刘备那里,至于天子,李傕才懒得管。

    等抵达西域之后,李傕当即招了一个十几人组成的懂罗马语和汉语的乌孙翻译团,以安曰为译长,伍习为首领,引一众罗马使臣前往泰山,实不知泰山已经不是刘备的治所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李傕出凉州入川蜀,乘船抵达徐州,基本上一路繁华。

    虽说因为环境等原因让不少罗马使节水土不服,但是如此频繁的舟船劳顿,让罗马人感觉到汉室广阔的同时也让罗马人看到了汉室的繁华,川蜀,荆州,徐州,直至泰山奉高!

    进入徐州之后那宽阔的官道,还有那越来越密集的人口,都让罗马人感觉到了震撼,等到罗马人抵达泰山的时候,虽说伍习没有说过这是王城,但所有的罗马人都默认这是汉帝国帝都了。

    不过这些都是来年四五月才会出现的事情,现在李傕还在组织语言给李优写信,将阵亡了数百弟兄得到的情报一个不拉的写给李优,其中不会加入丝毫自己的分析,只用写上自己看到的一切。

    写完之后,李傕就命令数十个认识李优的亲卫务必将这封信交给李优或者贾诩,他相信只要这封信落到那两个人手上,他们肯定会给他一个非常好的出路。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傕和郭汜等人要做的就是等待了,当然他也不会在信中忘了交代自己的军团天赋,这一点让他非常的骄傲,这可是军团天赋啊,号称气不离体,将不出天赋的军团天赋啊!

    带着这封信数十名李傕的亲卫以一人三马不眠不休的方式加速赶往泰山,中亚一带当前的局势李傕觉得非常有必要告诉李儒他们。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北匈奴则是收到了安息境内传来的消息,安息人在汉军的帮助下击败了罗马人。

    “单于,出兵吧,让我们剿灭那一支汉军,我们和汉军的仇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洗刷啊,这一支孤零零的骑兵,让我们剿灭他们吧!”一个头人跪在呼延储面前痛苦的吼道。

    呼延储无比的痛苦,作为一个单于,他真的想和汉人一决高下,但是他仍记得上一代单于告诉他的,不要再和汉室争锋了,将匈奴这一支血脉保留下去,等待时机降临!

    “单于,出兵吧!让我们剿灭那一支汉军吧,至少洗刷掉我们身上一部分的耻辱啊!”又一个头人跪在单于面前苦涩的说道。

    北匈奴和汉室是世仇,是血仇,仇到必须一方彻底消失在片大陆上,否则绝对没有谈。

    “单于!”所有的头人一起跪在呼延储面前,这一刻呼延储无比的苦涩,仅剩下七十万的北匈奴到底有什么拼的资本。

    是啊,他们确实是强大到可以和汉室的精锐打出一比一的战绩,但那又如何,汉室有五千万人啊,他们北匈奴只有七十万啊!

    “我意起兵伐汉室!”呼延储抬起手来缓缓地说道,“明年年初回东方草原吞并鲜卑,并草原全力攻击汉室,就这样!”

    所有的匈奴头人大惊,就算他们天天叫嚣要打回去,也明白现在的汉室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狼居胥山沉了……”呼延储闭着眼睛说道。

    “什么!”所有的匈奴头人狂乱的站了起来。

    “我意携草原之力攻伐汉室!”呼延储冰冷的看着众人说道,与其和汉人直接拼命,还不如收服所有的草原部落,然后带着所有的草原部落强攻汉室。

    由狮子率领的绵羊所能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至少也是狼群级别的,至少这样填上无数的绵羊,在给汉室造成巨大伤亡的同时,也能减少北匈奴的伤亡,现在北匈奴真的伤不起了。

    “我等愿意追随单于!”所有的头人皆是双眼冒火的大吼道,他们都明白呼延储是不会欺骗他们的,既然他说狼居胥山沉了,那么这座曾经的匈奴圣山也就此消亡在历史中了。

    “各部头人从今日起东迁,在来年开春慑服西鲜卑,各部落勇士做好准备。”呼延储冰冷的扫过所有的头人。

    呼延储不愿意和李傕的西凉铁骑拼命,那等精锐的铁骑,就算是北匈奴的单于禁卫撞上也会折掉三千左右,这不值得!

    准确的说现在的北匈奴单于非常的清楚,十个北匈奴勇士率领的两万鲜卑就足够堆死的西凉铁骑,何必要拼掉三千自己的族人,如果要杀汉人,那么用别人的血去填吧!

    至少呼延储很有自信,打一场草原部落同仇敌忾的对汉室战争要比北匈奴去单刷西凉铁骑出现的伤亡少的太多。

    【我们可是高贵的北匈奴啊,和那些垃圾的鲜卑,乌丸可是完全的不同,我们可不仅仅是本身战斗力强大啊!】呼延储看着所有义愤填膺的头人默默地想到,他们北匈奴还有一个有脑子的单于啊!

    【看来我也到了培养新单于的程度了,我们不能只有武力啊,还要有与之匹配的头脑,真可惜啊……】呼延储看着那些愤慨的头人微微有些伤感,北匈奴多的是战士,也懂得团结,可惜却少有有头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