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人治,法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贾诩扫了一眼鲁肃,基本上心中有数,扭头看了看自家那一排侍女,想想还是算了。

    “子川,如果明年并了幽州,你的精神天赋还能不能撑住?”贾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询,陈曦的精神天赋,对于整个国家平稳过度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现在处在不亏不增的状态,冀州百姓对于袁本初还是认可的,不过这种程度的认可,用不了多久就我们就能抚平。”陈曦摇了摇头,“幽州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掉链子的。”

    “中官正说明年天象有变,大寒之后大旱。”贾诩将筷子放正之后说道,“蔡昭姬同样也给出了近似的判断。”

    话说蔡琰其实是懂天象和节气历法的,总之这位貌似精通经史子集所有相关的延伸技能,嗯,除了运动能力是负的,基本算是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嗯,我知道,不过到明年,冀州百姓的精神量也应该能吸收到了,这一点你总该知道的。”陈曦倒也不没有太担心,其实从去年开始汉室就实质性进入灾年了。

    只不过由于陈曦大规模的调整天象,并且开始用精神量改变雨水日照变化,才维持住刘备这边的风调雨顺,就像北方大雪到刘备这边就没了,就是因为有陈曦。

    “你心里有数就行了。”贾诩眼见陈曦已经有所准备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陈曦存在的价值,一半是自身逆了天的治政能力。另一半就是调节四时天象雨水。

    这两方面都非常的重要,与这两方比起来陈曦的军略什么的就可以放到一边了。

    “对了。子敬,华医师。张医师还有汉谋下午就来邺城了,跟我一起接他们如何。”陈曦扭头对鲁肃说道。

    “说来我的最近脖子有些不太舒服,跟你们一起去接人。”贾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开口说道,“之前一直忘了说,子川,检查的时候,分开检查,有时候难免有些尴尬。”

    “哦,也好。”陈曦想起华佗那次直言不讳的对他来了一句节制。顿时感觉⊙style_txt;有些尴尬。

    鲁肃端着酒樽的手微微一顿,随后面露深思的神色,随后笑着扯开了话题,“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子健和子龙。”

    “子龙老家来了一些乡党,他去安置这些人去了,子健的话,正在练兵。”陈曦笑着回道,这么多年也就这一年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工作,休息了一下。

    “子健还真是闲不下来。怪不得带骑兵步兵都是一把好手。”鲁肃咂舌道,这都除夕了,华雄居然还有心思训练,也不知道那些跟着华雄的士卒是怎么接受的。

    “呵呵。”贾诩轻抿了一口酒。你试着将你的奖金给手下发完,就算是过年你说操练,他们也不会拒绝的。华雄这家伙就没脑子,一直遵照着同吃同住。有功重赏的方式来折腾。

    其实在陈曦提出年终奖这个概念之后,刘备治下上至高官猛将。下至士卒,胥吏,基本上年底都会给多发一点,让过个好年,当然未必都是钱,有可能是肉票和布票这种东西。

    好吧,票这东西也是陈曦弄出来了,其实纯粹是因为一次性发太麻烦,变成票据,让他们去当地某家店铺去领,之后由钱庄给该店铺划账,省的被贪墨掉。

    贪污这个陈曦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学朱元璋那种剥皮填草挂在那里,让来后面当官的先瞻仰一番前辈吧。

    因而只能让满宠加强吏治考核,然后将地方郡县的俸禄和地方治理水平挂钩,只不过考核量上升了不少,而且还出现了一些让陈曦都无奈的情况。

    爱财这个陈曦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有一些家伙治理治下水平确实很高,但是贪的水平也不低,这种陈曦搂下去感觉有些可惜,不搂下去又觉得不对。

    完全不贪的官要么是对其他东西有兴趣,要么就是家里太有钱,开国时代吏治清明实际上就是因为多数人都是公心为重,那个时候这些人的目标并非是钱财权势这些东西。

    就贾诩,李优这些人所谋求的并非是钱财权势,而是一种理想,而现在的爵位,权势这些实际上不过是一种附带。

    正因为他们的目标远大,所以这些附带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才是不屑一顾,也正因此他们才不会去特意谋取钱财权势这些对于其他人而言的终极奢求,对于这些人来说这些不过是生活得点缀。

    和想着分蛋糕的人不同,最初一代的人都是在做蛋糕,因为他们很清楚,做的越大,投入的越多,到最后拿到手的就越多,就越接近自己的终极理想,和这比起来,其他的根本不算什么。

    只不过陈曦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有这么高的觉悟,话说要是所有人都是如此,那早就进入大同社会了。

    因此对于正常人陈曦也就只能用律法的观念来约束对方了,不过满宠都承认法理不过人情,所以对于这种陈曦拿不出适合的法律应对的情况,陈曦一般都是采用人治!

    至于人治,很简单,你是哪个地方的官员,到时候找那个地方的乡老,学子,小孩,一共找上十九个人,乡老一波,学生一波,小孩一波,将那些功绩全部复述,同样违法乱纪的事情也都复述。

    这些人认可功绩,且认为不过是小过,那就将已经羁押的官员放出来继续在当地当官,无大功不予以晋升。

    要是认为功过相抵,那就将贪得全部没收,不够的充抵,然后削职为民。

    要是认为功绩不够,嘿嘿嘿,陈曦可是一点都不会客气的。

    一直不怎么认同死刑的陈曦在这种情况下都签署过祸乱一方的官吏的死刑,取证无误之后立即执行死刑,本宗上下全数收押,取消三族以内所有人的国民基础福利。

    至于为什么无罪释放这个,完全是陈曦遇到过一种情况,虽说那县令是被政敌给坑了,不过调查取证的时候却也取证出来贪污了,自然就被拿下了。

    回头陈曦查了一下,胡质那政绩,拿下了满宠都觉得可惜,可是要放那就有些不合时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