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运数显化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张飞在赵云那里没待多久,一身儒袍当自己是文官的赵云就将张飞礼送出门,赵家的歌姬和侍女最近很忧郁,听说她们要有主母了。网

    要知道从去年进入赵家,花了三个月确定赵云确实是一个表里的如一的君子之后,这些侍女和歌姬都在努力将这个大金主弄到手,结果赵云就跟玉人一样,无动于衷。

    弄得最后歌姬和侍女都怀疑赵云这个大帅哥是不是取向有问题,不过还没等她们确定,就流传出来一个消息,赵云和某个女子一见钟情了。

    感情人家不是取向有问题,只是等的人不是你,这群歌姬侍女集体受创,无奈之下只能转向收集未来主母的信息,没办法,赵云家的日子很好过,不代表有了主母之后依旧好过。

    “芸儿,我让你编的同心结呢?”陈曦扭头对陈芸问道。

    陈芸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编好的同心结给陈曦,这种东西懂编织的看一眼就会了,陈芸看着陈曦的要求,之前试验了不少次,后来手熟了,编的不少。

    “捡最大的一个给我,今年的礼物算是搞定了。”陈曦伸手接过陈芸编制的大号同心结赞叹道,“你的手还是很巧的嘛。”

    “这个给家主。”陈芸面色微微浮现一抹殷红说道。

    陈曦提着那个大号的中国结,看了看中间那块作为装饰的玉璧,符合刘备那种审美观。应该能糊弄过去了,扭头看着陈芸手上的那个外圈是中国结编织起来的小香囊啧啧啧称奇。

    “给我系上吧。”陈曦张开双臂。陈芸蹲下身去帮陈曦将香囊系在腰间,一串细碎的坠子顺滑的展开。

    看着陈芸那里放着大大小小的数个中国结,那艳红的色彩,陈曦觉得过年就这么糊弄一下古人好了,其他东西随便拿点一送就好了。

    中午吃完饭,陈曦等人出门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相互作揖招呼之后。陈曦将早上用礼盒装好了的同心结发给这群家伙,也亏的陈芸手巧,编的花色都不同。

    “呦,这东西看着不错啊。”郭嘉还是和以前一样吊儿郎当,不过当着陈曦面打开之后,对于陈曦的礼物还是挺满意的。

    “你也什么都不缺,我要是送你美酒恐怕嫂夫人不开心,还是送给你这东西比较不错。”说着陈曦微微欠身,将一包封好的零食递给郭奕。至于其他东西还是等明日再说。

    “你家儿子不错啊。”陈曦看着知书达礼的郭奕微微有些好奇。

    “也不看他爹是谁。”郭嘉笑着说道。

    进刘备家后,就有管家帮忙将东西收下,基本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一个刘备不需要。再一个这群人都不是笨蛋,没必要搞那些。

    刘备家的管家和曾经几乎没有什么不同,依旧低调的收着这些人的礼物,不管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面不改色,目不斜视的说着恭喜的话。

    刘备依旧和往年一样叙述了一遍所有的人功绩,然后按照拟定好的章程赏赐了一番,依旧同往年一样希望所有人继续如今年一般为匡扶汉室而努力。

    今年废话少了很多。煮羊肉可能也是吃腻了,也没有继续上,等到正午才开始今年真正的大戏。

    这是一个讲究国之大事在于戎与祀的时代,刘备的祭祀算不上郑重,修筑的九层祭台也不算高,休沐也没有强行要求。

    可以说这几乎不算是正祀,按照古人的说法,这已经算是亵渎了,更何况在这个小小的院落之中祭祀的还是轩辕鼎。

    不过关于这一点刘备这一边的实干主义者几乎没有发表什么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刘备这边对于祭祀不再是以隆重和繁复著称,而是转为以诚心为重了。

    关于这一点,陈曦所能说的只有一点当初泰山太穷了,穷到祭祀仓神的祭品都被刁民偷吃了,不过看这那群刁民瘦弱的身躯,刘备沉默了,从那以后,泰山的祭祀就随意了很多。

    【如有一天上天要罪责后人祭祀不诚,还请责罚于我,始作俑者,刘玄德也。】陈曦想起刘备消减祭祀花费的时候对于他说的话,刘备有时候确实挺让人吃惊的。

    看着那个小小的九层祭坛,天人二鼎立在那里,陈曦和李优都知道这鼎实物是假货,但是其中附着的运数乃是货真价实的,到了现在天下人都认可了这天人二鼎。

    “……今有汉室后裔刘玄德,愿负天下之重担,重立乾坤,启民智,树德行,立万世之基,不求上天准之,但求上天鉴之!”刘备将祭文烧掉之后,缓缓地直起身看着轩辕二鼎掷地有声道。

    陈曦默默地看着刘备的背影,不知不觉之间刘备已经从一个小瘪三成长到了这种程度,刘玄德的信念啊,是人定胜天啊!

    刘备的话念完的同时,天人二鼎原本隐约的光辉猛地闪耀了出来,下一刻天鼎之中涌出一道光辉,注入天穹,随后一道龙影闪过诸人的视野,不同于以前用望气之法,这一次实打实的肉眼可见。

    天空之中的异变几乎北方数州在这一刻都算是清晰可见,刘备不求天允,但凭天鉴的话也为在这一刻为运数所记录。

    天象变更之后,人鼎外表面的浮雕闪出一抹鎏金的精粹,数百道或大或小的各色光泽从浮雕上飞出,不少流光直接落在在场的文武群臣身上,而剩下的部分则像是流光一样飞射了出去。

    金光没入的瞬间,所有人都进入了一种恍惚明悟的状态,然而在清醒的时候却又无法记起自己明悟的那些东西。

    就在在场诸位看着收拾自己心态的时候,人鼎上浮现一道青黑色光泽和天鼎上一道金色的光泽没入李优身躯,随后一道模糊的青衫人影的气运显化体出现在李优身后,李优瞬间明白为何如此了。

    【这算是自作自受吗?我造假的时候,特意制作了我能辨识的标志,结果这两个标志居然作为气运和我本应具有的气运一起注入到我的运数之中了。】

    李优苦笑,他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自己的运数直接显化出圣贤的形象了,嗯,这个圣贤形象其实就是李优造假的时候雕刻的自己的形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