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懵圈中……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当时紫虚看到那个塔里面有一个小龛里面放了一块红黄色的奇怪东西,感觉有点像神石,因为都具有能量,所以紫虚手贱就准备去确定一下,所以就进去了……

    将那东西捏到手之后,感受了两下,吸收不到生命能量,但是却能感觉到一种诡异的精神能量在四周流转,所以紫虚脑子一抽给里面注入了一丝自己的力量。<し

    随后乱搞的紫虚直接被炸成碎末了,好在紫虚这个程度的仙人本身就不存在真实的身躯,在那颗石头一样的东西爆炸的瞬间,就散成了气,随后又再次聚合成了人形。

    不过等紫虚在聚合成人形的时候,一大群秃子就冲了上来,这个时候紫虚也才想起来,貌似这是和尚,自己之前拿的那个东西好像是舍利子,以前听说过,不过没见过。

    听说挺珍贵,闯祸了的紫虚想也不想扭身就跑,结果紫虚刚刚飞出去无数攻击就朝着他轰去,而且全都是内气外放带动天地精气的手段,差不多有十多道。

    紫虚当时差点吓死,不过好在他也算是历经百战,在攻击快要命中自己的时候,紫虚从那些攻击的缝隙之中穿梭了过去。

    飞出去的瞬间,紫虚就拔高身形,然后做出戒备姿态,要真是十个仙人还能扛一下,要是十个内气离体武者,那基本上今天只有服软抬出汉帝国扛锅了。

    结果紫虚飞身而出的时候。却发现只是十几个最强炼气成罡,弱的只有普通炼气入体的程度。

    没说的。紫虚扭头就将这群要搞他的和尚按到了土里面,虽说他们能使用这种令紫虚很惊讶的手段,打翻后顺带施展了一个实用的法术,让这群混蛋没一个能爬出来,做完这些紫虚也不敢多呆,赶紧飞。

    结果没多久就被人给堵了。一句话。从那座超级高山飞过去之后往西飞,一路的坑,若不是紫虚确实厉害,绝对被那群秃子给干掉了,不过就算逃了紫虚也没好过,虽说他后来学聪明了往东南飞。

    在最后那一场惊险的海上之战,紫虚连禁术都用上了,差点自灭了,不过成功扑死了贵霜的一个内气离体武者。三个大和尚,比起打架,中原那个地方才是真正的恐怖……

    其实大和尚什么不难杀,就是仙人那个程度。说是内气离体的内气水准,但是打起来还不如仙人,至少仙人还动过手,大和尚纯粹就是意识流,开禁术拼命纯粹是在打那个内气离体的武将。

    不过紫虚也确定绝对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不说别的,那里真心是一个坑。高手不少,而且还有让普通和尚驱使天地精气的手段。

    扑死那个贵霜猛将之后,紫虚基本也扑了,开禁术改变天象,结果将原本就有的龙卷风给抓了过来,贵霜猛将被超级闪电连虐二十多下成了灰灰,紫虚被龙卷风卷走,最后丢到海里面了。

    也亏紫虚不会被淹死,在昏迷了几天之后,成功飘过了赤道,然后太阳在北边,紫虚认为在南边,然后飞啊,飞啊,飞啊,飞到吐,才突然发现北极星不见了……

    顺带一说紫虚也是突然有一天发现天上的星相都变了,这种感觉对于仙人来说,差不多就是世界改变了,紫虚已经成功成为了没头苍蝇了,他已经不认为太阳从东边升起了。

    飞到吐的紫虚再次停下来准备用自己钓大鱼,然后弄点肉吃的时候一道红光飞过,随后一道紫光没入他的身躯,瞬间紫虚亢奋了起来,直接朝着那道红光追去。

    饭可以不吃,反正死不了,每天对着海水飞飞飞飞到吐,什么变化都没有,一道红光怎么说也算是不同,如果再这样下去紫虚觉得自己迟早会发疯,而作为仙人疯了也就意味着死了。

    追追追,紫虚不惜燃烧自己的身躯以求能追上那道红光,然而比起速度那道红光比紫虚快了不止一筹,所以紫虚只能眼睁睁看的红光消失在地平线上。

    吕布一戟在大鲲背上划走了十几斤肉,然后完全不管狂乱的大鲲,提着肉就走,随后几个闪身就跨越了千米,很快就消失在了海岸线上,返回到了他跟貂蝉现在居住的小屋。

    话说到现在吕布基本已经确定,这各地方应该没有别人了,吕布用他那不多的脑容量想了想,估计是因为这个地方的有口袋蹦蹦跳跳的那个动物太强,太多,所以没有实力根本不能住。

    “那是什么?”吕布正准备越过去给貂蝉招手的时候,一道红光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我跳~”吕布轻松一跳,闪开那道红光,只见那道红光完全没有惯性的朝着吕布追去,而吕布虚空平移,红光也左右变换,最后硬是逮住吕布没入其中,一柄凶厉的戟刃出现在吕布的身后。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吕布只感觉到身体一阵舒适,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说道,因为现在这个地方完全没有别人,吕布和貂蝉过着非常纯粹的隐居生活,短短时日,吕布相较于并州的时候轻松了很多。

    “啊啊啊,我就不信了!”紫虚抓狂的朝着一个方向飞,他再一次迷路了,那道红光带着他往南飞,然后他成功飞入了南极圈,那里正处于极昼状态,紫虚彻底进入懵圈状态!

    蹲在南极感受着零下二三十度的温暖气候,紫虚思考了半年,最后彻底放弃了太阳到底是往南还是往北,东升还是西落,直到某一天太阳落山之后再没有升起……

    嗯,是真的没有再升起,紫虚这个时候已经习惯于懵圈了,不就是太阳没升起嘛,前半年太阳不都没落下吗,习惯就好,嗯,习惯就好,这也不算什么太过重要的,除了有点冷。

    就这样在南极蹲了大半年,已经放弃星相和太阳的紫虚再次上路了,至于方向,那都无所谓了,紫虚已经不怎么奢望自己能飞回去了,这世界果然够大,不飞一次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大!

    【贾文和,我要是有一天能回到中原,我第一个就去找你麻烦。】仰望着让自已一脸懵圈的星相,紫虚默默地下定了决心。

    活了这么多年,紫虚第一次明白认路是一门学问,而且非常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