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为何而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扫了一眼李傕的外甥,李优看着下面的人说道,“知道烫手就是好事,来年战斗还要依靠你们,若有战事不利而后退者。?一看书??w?ww?·1?k?an?sh?u?·cc”

    “且不要我们会战事不利,若真出现这种情况,某斩了他的人头,再将某的人头交付军师!”胡封吼道。

    “很不错。”李优冷淡的口气看着胡封,“作为士卒你们要做的就是杀敌,用你们的武力去击溃面前所有的敌人,阻挡在你们面前的任何敌人对于你们都是功勋,都是战利品!”

    “吼!”整个军营之中所有的士卒皆是大吼道。

    “你们是天下最锋利的利刃,你们有资格拿着最高的俸禄,有资格去夺取属于自己的战利品,这些是你们应得的,作为交换,你们需要为身后的家国而战!”李优清冷的声音传遍在整个军营。

    曾经在他还是李儒的时候,为的不是家国而战,而是由董卓说出那句为我而战,为我董卓而战!

    这便是曾经西凉兵的信念,且不说这信念对与不对,当时西凉兵确实拿着董卓麾下所有同级别职位最高的俸禄,虽说董卓穷的都快不下去俸禄了,但是他没有克扣过。

    也因此西凉兵极力的拥护董卓,他们在信念上远远强过其他诸侯的军队,他们知道为谁而战,很清楚的知道,就是为了董卓而战,所以那个时候的西凉兵战斗力非常强。壹看书·1?k?an?s?h?u?·c?c?

    强到经过自虐级数训练之后,在李儒赋予给这些士卒守护董卓的信念之后,这些已经拥有了近乎完全统一信念的士卒直接拥有了军魂,也即是董卓的飞熊军。

    之后董卓玩完,为董卓而战的西凉兵再也没有了一个统一的意志,而现在李优再一次给西凉兵赋予了统一的意志。

    “作为交换,你们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为了身后的家国而战!”李优再次重复道。

    在见到了那张世界地图之后,李优很多思绪都浮现了出来,在查阅典籍,搜集情报之后。安息,大秦,车师这些有过联系的国家一个个的标注在了李优脑海中的地图上。

    这些都是威胁,不管强盛与否。这些都是威胁,因为是从西凉苦寒走出来的,李优对于身体素质和意志有很深刻的认识。

    泱泱华夏,要选择身体素质优秀的男儿为卒很简单,数以千万计的好男儿之中。要选择出百万身强力健的男子非常容易,但是空有一身肌肉,但是却没有与之对应的意志,依旧是废物啊。壹看书w?ww?·1?·cc

    当年西园八校成建之时,选得皆是天下最优秀的男儿,皆是身高接近八尺的好男儿,训练数年却被西凉铁骑轻易击败。

    这已经不是身体素质的差距了,而是战斗意志的差距了,没有那种意志,长得再高大也只不过是一个任人搓圆捏扁的面饼。

    作为支撑人的脊梁。精神意志如果磨灭了,那么剩下的不过是一堆烂肉,活着只是为了等死是何等的可笑。

    因而对于李优来说一支优秀的军队要得不仅仅是强健的身躯,更重要的是需要一个能支撑他们战斗的意志!

    为何而战拷问的不仅仅是士卒本身,更是这支军队存在的意义,以及这支军队所能承受的最大战损。

    “文儒,你确定他们能听懂?”陈曦在李优的背后小声的传音道。

    “以上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愿意为家国而战的,站立在原地。”李优看着台下的士卒说道,所有士卒无动于衷。仿佛所有人都认同了李优的提议。

    话说这种问问题的方式如果是愿意的往出走,恐怕移动脚步的人也不多,而且场面混乱的同时,也会多太多的犹疑。

    “很好!”李优看着众将士。“作为守护家国的精锐,你们非是为一个人而战,你们是为家国而战,你们需要更多的训练,胡封,李蒙。王方,胡轸,段煨何在!”

    “喏!”胡封,李蒙等人皆是大吼,西凉兵能有现在的战斗力,不少都是因为当年李优的操练。

    “从即日起全军进行实战训练以及百人级别实战对抗!”李优对着五人命令道。

    当场胡封等人就将各自的队伍拉开,分成五个大区,穿上铠甲,拿上武器,从军营之中杀出,当即便绕着军营奔跑。

    “这是什么?”陈曦眼见西凉兵呼啦啦的一片全部跑出去,有些不解的问道,“话说,你说的那些,确定那些西凉兵能听懂?”

    “先进行负甲奔跑三十里,这差不多是敌方斥候的探查距离,奔袭完后,弓箭手用回收来的不太锋利的箭矢进行射击,步卒则是就地进行展开厮杀,当然主要用的都是圆头木枪。”李优扭头对着陈曦说道,“以前经常这么干。”

    “等到五方剩下的兵力不多的时候,进行真刀真枪的实战演练。”不等陈曦觉得李优有人性,李优自己就将人性掐灭了。

    “至于你说的,他们理解不理解。”李优神色淡然的看着陈曦,“何须他们理解,只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亏欠于他们就够了,让他们感觉到在亏欠我们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样不好吧。”陈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李优冷笑着说道,“人人心中有杆秤,在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的程度上加一把赏赐,他们就有足够的死战理由,升米恩,斗米仇,让他们自去战斗,要比用利益去驱使他们战斗更强。”

    “你这是说我给的太多了?”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

    “并非如此,只是你给的方式不对!”李优摇了摇头说道,“你同样是用恩情去笼络,但是你给的恩情太大了,不能让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们不会珍惜,这也是我压着户籍和军制不的原因。”

    “你是说不能一视同仁,不能一刀切,就算现在有能力做到,也要让士卒和百姓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之后才能获得那些即将推行的福利?”陈曦捏了捏眉心说道。

    “对,三六九等才是刺激普通人进步的源泉,这是我再次看到西凉兵的时候突然醒悟的,剩下的东西我们需要一步步的推行!”李优无比郑重的说道。(未完待续。)

    ps:上班了,感觉好残忍啊,过年不从腊月二十三放到正月二十三简直对不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