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君视臣如土芥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关羽沉默,没想到才来马家就遇到了这种丑闻,而且看马超慌不择路直接从后墙一路撞进来的情况,关羽也知道马云禄确实是跑了。

    “打扰马将军了,既然马小姐不在,此事作罢,等来年子龙亲自再来。”关羽沉默了良久最后开口说道。

    其实关羽表示自己非常憋屈,来长安觐见天子大失所望,给自己义弟讨夏侯涓为正妻结果三书六礼被卡死了,之后给好友赵云迎娶马云禄,结果马云禄离家出走。

    总而言之,关羽突然发现自己来长安之后一事无成,所有目标完蛋,没有一项成功的,这是有多倒霉。

    “孟起,替我送关将军。”马腾这个时候也快气炸了,马云禄居然又离家出走,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事发了,他们马家可是凉州大族,这门风当着关羽的面被甩了一脸。

    马腾尽量保持着平静,但是任何一个自命百年豪门的家主在发现自己女儿无缘无故离家出走,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恐怕脸都没地方搁了,马腾就是如此,所以他的脸已经扭曲了。

    “令明,带上仆人,通知长安令将云禄抓回来。”马腾这个时候已经懒得掩饰了,既然已经丢人了,那也就不装了,至少在关羽面前是不用装了。

    关羽面色一沉,他突然发现马腾貌似有些不想和赵云结亲,找自家女儿通知长安令作甚,这不是明摆着将事情摆到曹操面前,这是和曹操有默契的节奏?

    曹操和关羽很能谈的来,但这并不代表关羽和曹操能合得来,双方的立场早就决定了,双方要是在战场见到了,那绝对是轮着刀子上的节奏,私谊始终只是私谊。

    而之前马腾那句话中暴露出来的意思明摆着就是马腾和曹操有深入的交流,至少马腾不介意曹操知道他们家的情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起来若是以前关羽可能还留心不到这种细节。但是常年跟郭嘉厮混,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少不得从郭嘉身上吸收到一些营养。

    【虽说不想承认,但是子龙绝对是天下最优秀的男子。迎娶马云禄也是正妻,并非妾侍,如此条件马腾尚不同意,也就是说马腾已经有了一些别的打算了。】

    关羽面无表情,冷傲的回礼之后扭身离开。心念百转,却未流露出丝毫的神情,马超当即跟了上去。

    “关将军稍待!”马超将关羽送出之后,眼见关羽翻身上马,赶紧伸手拉住关羽的衣袍。

    “孟起有何见教?”关羽虽说因为马腾暴露出来的心思有些不满,但是对于马超却没有什么芥蒂,加之关羽的神色一贯微冷,也没有人能看出关羽在想什么。

    “云禄,还请关将军一路照顾。”马超对着关羽一拱手说道,“到了邺城见到赵将军。就说三书六礼我会帮忙摆平的。”

    和马腾那种复兴马家之心以及忠汉之心不同,马超没有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因而同样视马云禄为掌上明珠的他,在给于自己妹妹幸福的时候,和他爹的做法完全不同。

    马腾要复兴马家,要完成父辈的梦想,所以他给女儿的幸福更多的是自己的认可的幸福,就像是李优给蔡琰的许诺一样,一世繁华,但这是不是女儿还有蔡琰所需要的。那就是两说了。

    马超则没有这些想法,他同样希望自己的妹妹幸福,但是做法则是让马云禄自己去追逐自己的幸福,适合不适合自己去尝试。他只用为自己的妹妹收烂摊即可。

    马超和马腾最大的不同,马腾相对教条,马超则多了少年的随意,他不怕错,不怕闯祸,只要自己妹妹选择了道路他就会支持。就算是错路,他也有把握保证自己妹妹不吃亏!

    关羽看了一眼马超,瞬间明白马超是什么意思,犹疑了一瞬,传音道,“孟起,长安非久居之地。”

    马超沉默,随后传音道,“我不会离开的,马家靠着我和我父还有令明在支撑,少了谁都不行。”

    【这是我家三代人的誓愿,马家不会离开这里的。】马超默默地想到,他也知道长安乃是是非之地,但是马家兴起于雍凉,衰落于雍凉,而再次复兴的时候到了,马腾必不愿意离开雍凉。

    关羽不再多说,倒提青龙偃月刀,调转马头朝着驿站行去,马超则是默默地目送关羽离开,最后长叹一口气,【我尚未有证明自己啊,岂能离去,而且不管承认不承认,曹孟德待我甚善。】

    马超很清楚自己父亲为何从会有这么多变化,当初合凉州数家之力联手勤王,功成之后,马家成功进入汉家皇室的眼中,一夜之间马家仿佛成功复兴了。

    那个时候马腾跪在马家先祖的灵位前又哭又笑,说是祖宗保佑,天佑大汉,汉祚再兴,汉室永昌。

    结果很快马腾就心冷了,作为勤王的自己虽说被加官进爵,自己先祖也被追封,但是马腾清楚的感觉到了汉室一干大臣对于自己的提防,不过这没有什么,马腾不在意,他只要拥护天子就好了。

    也就是在那个月的一天,马腾进宫,回来之后沉默了好久,之后就转移了自己的重心,从国事为重转向了家室为重,变得和关东世家子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马腾原本做孤臣,不和人其他人结交的做法也停止了,他开始结交曹家,夏侯家,作为调停亲自前往袁刘战场,准备结交双方。

    国事自有国士来处理,既然天子对于真正拥护自己的马腾都如此对待,马腾觉得自己何必要为天子殚精竭虑。

    国家的事情是国家的事情,天子的事情是天子的事情,只有自家的事情才是真正的事情,马腾自觉自己父亲临死的时候都要记得让他忠于汉室,复兴马家,那天子也应该能感受到自己的忠心啊。

    结果事实告诉马腾,天子认为的忠臣不是他,不是你救了天子你就是忠臣,而是君要臣死,臣就去死的才是忠臣,如此忠臣不做也罢,因此马腾连上朝都不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