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幽州边界的交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仗不能这么打下去了!”黄忠看着才送来的战损,面上一黑就差拍桌子了。壹看书·1ka nshu·cc

    “我也是这么觉得。”法正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现在头疼异常。

    虽说法正也算是奇计百出的人物,但是对上对面以许攸为军师,蒋义渠为主帅的袁谭兵,在除了主将勇猛上有优势以外,其他方面不管是军略,还是兵力,他们都不占优。

    最重要的是黄忠就一个军团五千人,加上辅兵也没过万,而对面的许攸坚壁清野加踞城而守,光正卒就不下四万人,分布在幽州和渤海郡交界的数个城池。

    许攸不管法正使用任何谋略,只盯着黄忠的正卒打,每次出击只求有两位数斩获即可,根本不进行大规模的战斗,一段时间的切磋,法正和对上踞城而守的许攸根本没有占上便宜。

    反倒还因为许攸今天在黄忠这里偷个鸡,明天在法正那里摸个鱼,后天来袭个营,到现在黄忠和法正麾下算上负伤的士卒已经不下一千正卒失去了战斗力。

    虽说许攸那边可能会比法正这边多个二三百的损耗,但是这局势明显许攸占了上风,对方明摆着要挫败刘备这边的士气,只要刘备进攻幽州失败,袁谭腾出兵力,没有了刘备拖后腿,鲜卑绝对不是对手。一看 书 ·1kanshu·cc

    而同样如果不把袁谭逼迫的兵力捉襟见肘,那到时候陈曦的两面夹攻之计只能付之流水了。

    “许攸明摆着是想将我们逼回去。”黄忠也明白许攸的想法,原本以为袁绍已死,兖州一战大破袁绍军,袁绍军整体士气应该有所下滑,但是没想到,袁绍军居然依旧有如此战力。

    “我们不能继续耗,但是要拖住袁谭军在这边……”法正神色凝重的说道,原本他们的任务就是逼袁谭将战略的重心放在南边,放空北方,但是没想到袁谭军居然反其道而行。

    另一边徐庶也是一脸郁闷。他最拿手的就是破招,他布置计谋,布置战局可能比不上一流的文臣那么厉害,但就算是一流的文臣在他面前玩这些也可能被他顺手破掉。

    可惜对面的荀谌基本算是和他同样的人物。荀谌也属于破招的高手,而且荀谌抓住一个人可以往死了破招,破到最后,荀谌甚至能和对方的思维方式同步调。要看书 ww要w·1ka书nshu·cc

    这样两个人对上面之后,先来了一把阵战。荀谌小败一局,随后荀谌就开始各种骚扰,徐庶见招拆招,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徐庶越打越憋屈。

    没办法越往后荀谌对于徐庶的思维模式把握的越清楚,逼得最后徐庶最后将棋盘掀了,不再想着计谋不会被荀谌拆穿,既然所有的计谋都会被荀谌看穿,那就直接想着这计谋被拆穿怎么翻盘!

    最后徐庶直接祭出自己的大杀器。自己换了戎服亲自上战场,也亏得魏延知道徐庶本事,没有因此将相失和。

    不过饶是如此魏延脸上也不太好,倒不是徐庶损失过大,让魏延心疼,而是徐庶上手指挥调动居然比他更胜一筹!

    那一次徐庶的计谋确实被荀谌识破了,同样徐庶也知道瞒不过荀谌,便早早给麾下士卒通知遭遇伏击不要惊慌。

    说到这个就需要说一下魏延了,魏延麾下的士卒有一大半都是返聘回来的三十二岁以上的老卒,当初特殊征兵令之后。这群被退伍的老兵又被招了回来,之后刘备也没有强烈要求这群人退伍。

    到最后这群按说都应该回家种田的老卒又回到了军队之中,当然这里面也有一方面的原因是现在吃的好了,医疗也算不错。三十岁出头的士卒不像以前那么苍老。

    所以在刘备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魏延压根就没有清退这群老卒,而这群老卒也乐得上战场,当兵对于刘备治下的百姓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职业,俸禄有保障,身后事也有保障。战死还有人年年上香!

    不过也因为全是见过血的老兵,低级军官甚至有一些都是从第一次伐豫州的时候当兵的,很明白什么时候该战,什么时候该稳,加之徐庶的厉害,在之前带他们攻清河的时候他们就见识了。

    自然所有的士卒在徐庶叮嘱了之后都做好了准备,非常的谨慎小心,荀谌确实反伏击了徐庶,然而基本没啥用,徐庶手下的士卒全都冷漠的看着袁谭军。

    当然这一幕也在荀谌的预料之中,就跟他现在基本上将徐庶的思维模式完全弄明白了一样,徐庶能想到的他都能想到,因此他这次伏击本就是抱着伏击失败的想法,带了徐庶五倍的兵力。

    其实这里面不排除荀谌带的兵太多了,所以伏击失败了,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徐庶这次真信了刘晔的情报,荀谌这个家伙可以通过和对手的交手,完全模拟对方的思维方式。

    然而接下来徐庶给荀谌证明了,你就算是完全模拟了我的思维回路,但是只要你正面打不过我,依旧没有什么卵用。

    荀谌带了差不多徐庶五倍的兵力,那一次徐庶只是率兵了三千,荀谌差不多一万五,不过徐庶有魏延这个大将优势,可以顶个两千人。

    之后徐庶亲自指挥大军,正面推掉了荀谌的一万五千人,区区玄襄阵,别说你还没有推演到极致,就算你让沮授复生前来布置,信不信我照样推死你。

    一口气将荀谌的大军推掉,徐庶指挥着大军一边抓俘虏一边抓荀谌,可惜荀谌在形势不妙之后,就列阵保护自己后撤,虽说列阵后撤也被徐庶给破掉了,但是总归没有抓住荀谌。

    当然也就那一场让徐庶爽了爽,之后荀谌没把徐庶克死,除过那种灵光一闪,徐庶自己都没有想透就开干的计谋,其他的全部被荀谌给破了,那种憋屈感,徐庶整个人都阴郁了。

    不过荀谌自那次之后也没有再出城和徐庶正面交手,主要是之前那次徐庶的表现太惊悚,荀谌想了想还是继续自己的职责,将徐庶恶心走,再说应对鲜卑这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