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政科开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秦亡与法,先汉亡于外戚,今先有黄巾,后有董卓,天下之于天下,何哉?何解。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荀爽从考场外买了一张卷子,律科大致的扫了一眼之后就将重心放在了政科之上,然后就一道题。

    “陈子川果然是没打算要任何庸碌之辈。”荀爽苦笑着说道,“就是不知道蔡家那个大小姐这次能考的如何。”

    大概也只有荀爽这种上一辈和蔡邕有过接触的天下名士才有资格这么说,不过到现在荀爽也不再拿寻常女子对待蔡琰了。

    昨天算科那道题荀爽也不会做,蔡琰的卷子他也特意去看了,只能说一句,惊才绝艳,没别的说的了。

    也正是因为荀爽倒是升起了想要给蔡琰说一门亲事的想法,结果去找蔡琰当前的监护人,结果被李优一句话给顶了回去,“我倒是不介意,问题是昭姬自己不想嫁人,昭姬也不笨,她有自己的思考。”

    这样一来荀爽也是无可奈何了,没办法,蔡昭姬和别的女子很明显的不同就是光环太大了,唯一的瑕疵就是克夫,但是如果蔡琰愿意回河东,卫家这个时候绝对能将以前说的话吞回去。

    可惜现在的情况算是覆水难收了,河东卫家倒是想不要脸皮将已经说的话吞回去,但是蔡琰也不愿意回去了,虽说没有夫君,但是蔡琰本身安静的性格,呆在一个能自然生长的地方,也不希望挪窝。

    场上卢毓以最快的速度将两百道律科的题统统拿下,这些题基本没有难题,就是一个数量特别多,而且其中还有不少道题是特意混淆题干,读题太快,没看清的话,被坑的可能性非常大。

    两百道律科的题能在三刻钟之内做完,政科的题才有做完的可能性,然而如此数量的题不论对错。在半个时辰之内审完,理解已经可谓是佼佼者,因而真能在三刻钟中做完律科的考生只有三十余人。

    这三十多人将律科做完几乎都没有检查,统统将律科反扣开始做政科。也是这个时候他们才有时间看政科最后的题干。

    得,又是一个送人头的题,和昨天那个完全看不懂得题不同,这一道题是每一个字都能看懂,连在一起也知道什么意思。但是能看懂,知道意思,不代表能做。

    王异算是在场这群人之中最快的做完,半个时辰之内做完两百道律科相关的题,也当真是极快了,恐怕就是蔡琰下台比速度恐怕都不如王异这般快捷。

    也正因此,王异也才能抠出半刻钟时间检查了一遍,随后便扣了卷子,不再思考律科的试题,转而开始政科。

    空落落的试卷上只有一道题。这一点王异也早有估计,至于难度,王异已经没有什么好怕得了,没有蔡昭姬,王异已经能看到一点点榜首的希望了。

    【倘若我能再年长五岁,定要与昭姬姐姐真正的比试一场!】王异下笔前的最后一刻,心中浮现了这么一句话。

    虽说蔡琰很少陪着她们一起玩闹,但是如果要选一个大姐的话,也只能是那个一直安静的宅在院中,或者藏书阁中翻阅典籍的蔡琰。

    【陆伯言。这一次你绝对不可以大意。】陆逊做的并不算很快,甚至律科答完的时候都有些过点了,不过他可以保证自己的之前答得每一道题都是正确的。

    “秦亡与法,先汉亡于外戚。今先有黄巾,后有董卓,天下之于天下,何哉?何解。”陆逊默念了一遍,已然心中有数,他老师让他游历。让他实践,让他用双眼去看治下的变化,这些一幕幕的映照在他的心中。

    “非亡于法,亦非亡于外戚,实乃亡于土地,夫春秋百亩之地可活民一口,丁一人……”陆逊放空自己的头脑,缓缓地下笔书写。

    这道题如果按照正常的破题路数陆逊已经没有时间了,不过两个为什么,在他看来根本不需要区分,本就是一体两面,为何不从本质入手,读了那么多典籍,岂能没有一点感悟。

    陈曦游走在做完律科的那些士子身后,在他看来也只有那些士子算得上可塑之才,至于其他的只不过中人之姿而已。

    “子敬,你有没有看到比较有意思的文章。”陈曦传音给鲁肃问道,“我这边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大多数太过浅显片面。”

    “你怎么不说,你们出的题太难了呢?”荀悦没好气的说道,“不过我这边有一个角色,核心是立法度,强化民生,冯翊的张德荣,虽说解决不了长远问题,我看其才可为一郡之首。”

    “张德荣?”陈曦皱了皱眉头没想起来是谁,“子敬你那边呢?”

    “没有出色的角色,我这边多是扬州荆襄的士子,怎么说呢,总觉得这些人集体性眼光有些短浅,心气不够。”鲁肃吐槽道。

    陈曦翻了翻白眼,这也正常,不光是下面那些人,就算是上面那群人也都是如此,而且去之前目光长远,呆久了也会变得目光短浅。

    “蔡大小姐,你那边呢?”陈曦继续询问道。

    蔡琰倒是没有回答陈曦的问题,只是传音给陈曦,“陈侯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昭姬好了。”

    “呃……”陈曦苦笑,之前当着人前叫错了,才想起来不能乱叫女子的名字。

    “我这边都还好吧,她们接触的环境和其他人不同,写的角度都算不错,只可惜,她们的阅历始终有些过浅。”蔡琰清冷的声音出现在陈曦的耳旁,“相较而言,我妹妹贞姬和王异算是写得不错。”

    随后不等陈曦问询,蔡琰就心领神会的回答了陈曦的问题,“贞姬主要写的是因为哪些问题导致的卖官粥爵,以及更深一点的为什么国家会缺少钱粮,自然解题也是围绕着这两项,不过太理想化了。”

    “已经不错了。”陈曦回了一句,蔡贞姬的年纪也就比陆逊略大,跟甄宓差不多同岁,能这样已经非常厉害了。

    “倒是王异的想法和我有些近似。”蔡琰思虑了一会儿,盯着运笔如飞的王异,缓缓抬头看向陈曦。(未完待续。)